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有不谐者吾击之
    春香城,叶氏祖宅。

    慕容萱在大门前驻足而立,抬头望着那个笔力雄厚的“叶”字,轻声道:“这叶家老宅,我有好些年没来了。”

    李清羽笑道:“夫人既要协助掌教真人,又要打理慕容氏,有所疏漏也在情理之中。”

    慕容萱回头看了他一眼,笑骂道:“你这小子挖苦我。”

    李清羽笑着连道不敢。

    一直未曾说话的叶道奇开口道:“伯母……”

    慕容萱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打断道:“我知道你心中有所犹疑,可秋叶是你大伯,这叶家本就该是他的,再者说了,难道堂堂道门掌教还会算计你这个晚辈?”

    叶道奇点了点头。

    慕容萱接着说道:“此事之后,叶氏交由你全权做主,不过在某些关系到天下大势的大事上,还要你这位叶氏家主配合,这不仅仅是我这个妇道人家的意思,也是你那位大伯的意思。”

    叶道奇满面凝重之色。

    慕容萱迈步走进了叶家的大门,无人可挡。

    在一行人马上靠近萱瑞堂的时候,尘叶凭空出现在慕容萱的身侧。

    慕容萱问道:“有变数?”

    尘叶脸色凝重道:“影响不大,佛门四人已经退走,只是徐北游被陈公鱼救走了。”

    “陈公鱼?”慕容萱微微蹙眉,“他来做什么。”

    尘叶摇了摇头,“不好说,可能是针对李清羽,也有可能是其他别的什么原因。”

    李清羽轻笑道:“陈公鱼曾与徐北游有旧,此时出手倒也勉强算是在情理之中。”

    慕容萱微微摇头,“徐北游是死是活,无关乎魏国大局,现在当务之急是魏王那边。”

    尘叶问道:“孙世吾?”

    慕容萱道:“这个老书生还真是不让人省心啊,已经是垂暮之年却还满腔书生意气,竟是拼却性命不要也要跟萧怀瑜讲一讲他的道理,若是真让他把萧怀瑜的人头带走,我们在魏国的多年谋划也就全部付之东流。”

    尘叶点点头,身形再度消失不见。

    慕容萱再度前行,来到叶夏所居的萱瑞堂。

    此时叶夏已经拄着拐杖立在堂前,看到慕容萱一行人之后,将视线转到叶道奇的身上,怒斥道:“孽障!”

    叶道奇以袖遮面,不敢与母亲对视。

    慕容萱淡然道:“叶夏,你有什么怒气尽管对我来,别冲着孩子发火。”

    叶夏望向慕容萱,冷笑道:“慕容萱,莫要得志猖狂。”

    慕容萱轻声道:“秋叶一共写了三封信给你,可你都不曾回复,所以他让我回家一趟,临行前他亲口对我说,道奇年纪不小了,也该出来做些事情。”

    叶夏勃然大怒,“这里是叶氏,不是你的家。”

    慕容萱平静道:“这里是不是我的家,你说了不算,秋叶说了才算,至于你,既然不愿意出来做些事情,那就安心养老吧,交给年轻人去做。”

    叶夏阴沉道:“这些年来叶秋对你言听计从,我都怀疑他是不是被你迷惑了心智,这次的几家联手更是可笑至极,说白了不过是为你们慕容氏做嫁衣而已,可偏偏叶秋还答应了,他的脑子进水了吗?”

    慕容萱笑道:“一味求全等同是固步自封,秋叶的宏图大志又岂是你能明白的?”

    叶夏死死握住手中拐杖,一字一句道:“难道你忘了张氏和公孙氏的前车之鉴了吗?”

    慕容萱轻轻摇头:“不一样啊。”

    ……

    魏国“东都”城,一波又一波的铁骑冲锋就没有停歇过,朝着那名老儒生疯狂涌去。

    但是始终近不得老儒生身前三丈,那面由赤红色浩然之气构成的铜墙铁壁根本无法逾越,任凭这些重骑如何奋不顾身和视死如归,始终不动分毫。

    不过也并非毫无影响,老儒生的脚步重了几分,每前行一步都在地面上踩踏出一圈圈裂纹,仿佛身负万钧之重。

    地面上的裂痕不断向外延伸,扩展到街道两旁。

    墙壁裂开了,房屋的屋檐粉碎了,就连垂柳的枝条上也寸寸碎裂。

    魏王宫方向骤然响起萧瑾的声音,“孙世吾,孤劝你一句,百年苦修来之不易,苦海无涯,回头是岸,若是你现在就此退去,孤可以不计较你闯城之事,若是你仍是执迷不悟,那就别怪孤不讲情面。”

    萧瑾的声音不算大,但却字字清晰,字字入耳。

    孙世吾脸色平静,道:“萧瑾,人生在世,总要有所坚持,不是谁都愿意做一棵风往哪边吹便往哪边倒的墙头芦苇。论年纪辈分,老夫都长于你,今日便倚老卖老一回,也劝你一句,得民心者得天下。”

    萧瑾的笑声隐隐传来,“当年张载同样是以民心二字相劝家兄,可到头来却是家兄得了天下,反倒是张载在绝岛一战中身死道消,老先生如今又言民心二字,当真是可笑至极,殊不知百姓愚昧,民智未开,哪里有心可言,有意可说!”

    “既然如此,那便无话可说了。”孙世吾轻轻摇头,继续披风破浪地向前而行。

    很快,这条街道变得彻底破碎不堪。

    茫茫多的铁甲重骑也终于开始显露颓势,孙世吾不再环顾左右,也不曾去望前路,只是低头看着手中竹简,轻声自语道:“当年张载相劝先帝萧煜,惹得先帝勃然大怒,声称要敲断读书人的脊梁,打折士子文人的膝盖,看看所谓的风骨,到底有几斤几两。虽说只是一时气话,但这些年来,读书人的风骨的确轻了许多啊。”

    一部春秋,道尽了读书人的鼎盛时代。

    老人轻吸一口气之后再吐一气,整个人以一线之势前行。

    剩余骑兵被一冲而散,已经支离破碎的街道地面上同样出现一条直线状裂痕。

    刹那之间,老人来到魏王宫的不远处。

    他脚下的地面砰然一声,彻底化为粉末。

    老儒生终于不再盯着手中竹简,抬起头来望着魏王宫,“萧瑾,老朽来了。”

    声音不大,却让天空中云卷云舒。

    身在魏王宫中的萧瑾未曾说话。

    w看◎正版k章#节}x上@i

    只是站在魏王宫前的四人各自向前一步。

    为首虬髯之人冷然,“镇魔殿,阎罗王。”

    儒雅中年男子淡然,“中央鬼帝。”

    道装女子肃然,“东方鬼帝。”

    最后的年轻男子笑道:“西方鬼帝。”

    阎罗王沉声道:“奉殿主大人之令,护卫魏王,送老先生登天。”

    孙世吾点点头,“原来是镇魔殿中人,不过想要老朽的性命,还要看你们的手段如何了。”

    话音落下,他的手中出现一柄玉尺。

    儒者,教化百姓万民,为万世之师。

    有不听教诲者,有不谐者,当以戒尺惩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