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三章 大笑一声过雷池
    竟有人能抓住尘叶的手腕?

    秋叶?完颜北月?还是慕容玄阴?

    都不是。

    徐北游抬头望去,有一位气态儒雅的中年儒生负手站在尘叶身旁,就是他伸手握住了尘叶的手腕。

    世间儒生千百万,无人比他更有雅气。

    虽然尘叶经过先前的激战,气力有所消耗,但仍旧无损他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事实,此人能伸手抓住尘叶的手腕,难不成他也是地仙十八楼?只是世间又哪来那么多地仙十八楼境界?

    尘叶皱了皱眉头,猛然挥手,强行震开儒生的手掌。

    那儒生也不惊惧恼怒,身形向后飘然而退,来到徐北游的身侧并肩而立。

    尘叶皱起眉头,缓缓说道:“贫道有些好奇,你不过是地仙十六楼的境界,如何能悄无声息地靠近贫道?”

    儒生笑而不语。

    徐北游满心惊讶,此人会出现在此地,实在是出乎意料之外,可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他认得此人,这位不速之客是那位曾经在大报恩寺中主持王霸之辩的儒门大先生,陈公鱼,在四位有望成为儒门魁首的大先生中位列第一人。

    徐北游从未想过陈公鱼会出现在此地,所以说是意料之外。

    至于为何又说是情理之中,徐北游倒是有几分大胆猜测。如果说儒门准备推举一位新魁首的传闻属实,那么陈公鱼出现在此地的原因也就有理可循。如今四位儒门大先生按照先后顺序分别是陈公鱼,李清羽,谢苏卿,叶道奇。四人之间的魁首之争已经渐渐浮出水面,尤其是一二之争,既然李清羽要帮助叶道奇掌握叶家,那么陈公鱼选择相帮叶老太君也在情理之中。

    陈公鱼望向徐北游,轻轻开口道:“南归,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如今已是与当初大不相同,为何还要行白龙鱼服之事?”

    徐北游无奈苦笑,魏王厉兵秣马,道门卷土重来,他身在江都看似是如日中天,实则是危如累卵,虽说他可以退回帝都,但既然师父将这个剑宗交给了他,他又岂能坐视不管?

    徐北游沉声道:“陈先生,大丈夫立于世,当有所为,如亚圣所言,虽千万人吾往矣。”

    陈公鱼点头笑道:“好一个虽千万人吾往矣。”

    尘叶轻声问道:“陈公鱼,你不过地仙十六楼境界,如何阻挡贫道?”

    随着尘叶的话语出口,本就黑云密布的天空顿时如沸水一般,黑云翻滚不休,一条条雷龙于其间若隐若现。

    道门是当今世间最为强大的宗门,底层修士们也许没有太过直观的感受,只是单纯觉得道门弟子可以趾高气扬,任何人都要让他们三分,那么今天尘叶就要给世间一个更为直观的说法,他除去佛门八部众四人不算什么,杀掉一个剑宗首徒也不算什么,就算再加上一个儒门大先生,他也大可杀之。

    这就是道门的底气。

    换成其他一个散修,哪怕他同样是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也不会有这样的底气。

    尘叶一步踏出,冷声道:“陈公鱼,贫道无意与你为难,现在退去,刚才的事情贫道可以既往不咎。”

    陈公鱼笑道:“在下本无错,何来不咎之说?”

    尘叶脸上的寒意愈重,“陈公鱼,你这一身修为来之不易,若是不想多年苦修化作飞灰,那就给贫道让开道路,否则贫道让你多年苦功尽化虚无。”

    陈公鱼大袖飘摇,发丝随风轻轻飘动,微笑道:“大真人是要恫吓在下?”

    nt看9正\版章节上‘

    他抬头看了眼头顶的滚滚雷池,平静道:“好一座不可逾越半步的雷池,在下今日倒要斗胆跨越,看看大真人的雷法到底是如何玄妙。”

    陈公鱼一手抓住徐北游,然后一步踏出,身形扶摇平地起。

    八方雷动。

    二十八颗雷珠滚走于漆黑如墨的铅云之中,声势更威更壮。

    雷电轰鸣交织,空中云上犹如有无数战车滚滚而过。

    雷池并非真的雷电之池,早年时只是一处地名。大晋咸和二年,历阳太守苏峻反叛,都城江都被围,驻守寻阳的平南将军温峤率大军驰援,廋亮回书劝阻曰,“吾忧西陲,过于历阳,足下无过雷池一步也。”由此生出“不可越雷池一步”的说法。

    后来道门大真人在此说法上加以延伸,结合道门雷法,才有了今日由二十八颗雷珠筑就的雷池大阵。

    雷池大阵的根本就在于“不可越”三字。

    此时陈公鱼不但要越过雷池,还要将徐北游一起带走,在尘叶看来,这几乎就是挟泰山以超北海的不可能之事,可偏偏陈公鱼就这么做了。

    尘叶想不通,陈公鱼哪来的信心把握可以带着一人逾越雷池绝地,他更想不通,陈公鱼又为何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救一个徐北游,毕竟徐北游与儒门魁首的归属可没什么关系。

    徐北游同样想不通这个问题,在陈公鱼迈出逾越雷池的那一步之前,他曾以神念将自己的疑问问出。

    陈公鱼则干脆利落地答复了一句话,“既然遇见,又岂有见死不救之理?”

    下一刻,徐北游就被陈公鱼带着向前冲去。

    雷池横于天地之间,雷霆森然,一道道紫雷游走于云层,如一条条蛟龙翻江倒海。

    寻常修士不必进入其中,仅仅是靠近几分就要彻底灰飞烟灭。至于地仙修士也好不到哪里,诸如龙王这等地仙十六楼的大修士,同样是在其中狼狈不堪。

    似乎是察觉到了陈公鱼这个“小小蝼蚁”的大不敬,本应是一方死物的雷池竟是生出无穷怒气,一声响彻整个天地的雷鸣之后,随之而来的是无穷无尽的雷电大潮疯狂倾泻。

    只是在雷霆即将临身之时,陈公鱼的身周出现了无数的镜子,任由万钧雷霆落在上面而不伤分毫,甚至还将其反弹毁去,与其他的雷霆撞击在一起,在雷池中炸出无数扩散至整个雷池的巨大涟漪。

    这样一幕,壮观且惊世骇俗。

    各大宗门都有世代相传的重器,作为镇压气运之物,道门作为当世最大宗门,拥有两件,分别是玲珑塔和都天印,剑宗有诛仙,天机阁有天机榜,而儒门则是一面镜子,名为正心,取“揽镜自观以正心诚意”之意。

    陈公鱼作为最有希望接掌儒门魁首的儒门大先生,能够执掌此镜也在情理之中。

    尘叶即惊且怒,以手中玄幡劈出一道剑气,直奔陈公鱼的后心。

    陈公鱼没有转身,只是双臂猛然往外一扯。

    无数镜子在瞬间合而为一,然后骤然变大,犹如一座静湖,竖立在他的身后。

    剑气来到镜子面前,然后瞬间消失无踪,似乎从未存在过。

    趁此时机,陈公鱼任由周围紫雷滚落,大笑一声“请大真人留步”之后,带着徐北游一气掠出近千丈,将尘叶远远抛在身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