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一手握住一手腕
    徐北游在心底也想过从暗处偷袭的念头,不过他转念便将这个念头摒弃,因为如此一来,剑意势必要有所折损,而且还未必能瞒过已经登顶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尘叶,倒不如直接光明正大地一剑而去。

    :h永$久{免/费看小说kp

    这一剑声势浩大,在天雷和地火之间硬生生地撕裂一线缝隙,直奔尘叶而去。

    尘叶轻笑道:“徐北游,贫道还没去找你,你自己倒是送上门来了。”

    下一刻,徐北游握剑的右手手腕处骤然爆开一朵血花,神魂大乱,体内气海更是沸腾如水。如果仅仅如此倒也不算什么,更令徐北游感到震惊的是,他体内奔腾在四肢百骸中的气机竟然有了倒流的迹象!

    若是体内气机逆流,就好似江河倒灌,徐北游这一剑不谈伤人,恐怕要立时反伤自己。

    不过也就在此时,上方雷池中骤然生出变化。

    无数紫色电浆被从中分开,显露出一尊巨**相,琉璃通透,高有六丈。

    浩大声音压倒了一切声音。

    “如是我闻,西方有佛,其形丈六而金黄色。无量光,无量寿,以大愿力,济度众生。”

    漫天雷声不见,只有一片金光如海。

    这尊由龙王所化的巨**相缓缓伸出一掌,朝尘叶当头压下。

    尘叶不得不举起手中玄幡一指,使手掌不能下落分毫,不过这也给了徐北游喘息的机会,原本逆行的气机再次如大江东去,一人一剑掠长虹。

    与此同时,大梵天开始转动手中数珠,原本肆虐的炼狱火海也在这一瞬间被暂时镇压下去,一时间不见天雷地火,而尘叶却是四面皆敌。

    在龙王拍出一掌之后,首先到来的是徐北游的剑光。

    直到此时,徐北游才猛然发现,慕容萱、李清羽、叶道奇、慕容真等人早已不知去向,望海台上除了佛门四人之外,就只有尘叶一人而已。

    剑光一掠而过,尘叶黑色道袍的前襟上多出一道裂口,鲜红色的血液从中缓缓流出,在伤口位置还盘踞着缕缕紫青色剑气,就像是蜿蜒而动的龙蛇,拼命地想要钻入他的体内,生根发芽。

    紧接着则是帝释天和大阿修罗两人齐至,在佛门传说中,真正的帝释天与大阿修罗乃是死敌,佛门八部众照此而建,所以在如今的八部众中,帝释天和阿修罗同样是截然相反,帝释天的气息光明浩大,正应无量之光,大阿修罗的气息则是阴暗诡异,如同域外天魔。两人此时一起出手,竟是暗合道门的阴阳之道,把尘叶推出去十多丈之远,尘叶的后背直接撞碎望海台的围栏,飞身出了望海台的范围。

    不过无论是徐北游,还是帝释天和大阿修罗,脸上都没有半点自得之色,视野之中,尘叶仍是神态闲适淡然,要知道门中人最为薄弱的就是体魄,休说与武修、佛门相比,就是比之剑宗也多有不如,可此时尘叶以体魄硬扛下三人攻击,这便意味着已经不能用以常理来揣度尘叶。

    尘叶低头看了眼胸口处的剑伤,笑着说了个好字。

    下一刻,大梵天手中念珠一颗颗由金黄变为黑灰,然后又一颗颗化作飞灰。

    所有念珠全部消失之后,原本消失的火星再次浮现,尘叶心念一动,火星悉数紧紧附在在大梵天的金身之上,炸出一连串的金色涟漪。

    转眼之间,越来越多的火星附着在大梵天的身上,连接成片,开始慢慢渗入其体内。

    大梵天已经是摇摇欲坠。

    紧接着尘叶又是举起双手,浩大磅礴的气机自他双掌迸发,气贯长虹。

    粗如大江的两道气机分别冲向帝释天和大阿修罗,虽然后两者也曾出手抵抗,但无奈境界之差实在太大,直接被两道浩荡气机震飞出去。

    最后,尘叶随手扯去胸口处盘踞的诛仙剑气,轻笑道:“这把诛仙换成公孙仲谋来用还差不多。”

    徐北游何迅速横剑身前挡住胸口。

    下一刻,一道剑气正面击中诛仙,他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

    徐北游落地之后,双腿没入地面,周围出现一片如蛛网状的龟裂痕迹。

    徐北游没有就此怯懦退缩,双腿微微弯曲,然后猛然一踩地面,身形按照来时轨迹再次激射而去。

    然后徐北游就被尘叶反手一掌拍入地面,整个人都嵌在其中。

    虽说徐北游不是第一次面对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对手,但却是第一次以不是十八楼的境界面对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对手,这一刻他望着头顶的漆黑天幕,深感自身之渺小。

    简单来说,如果说尘叶是一位成年男子,那么徐北游就像一个手持匕首的孩童,能够在尘叶不防备的时候伤到他,但如果正面敌对,根本没有半点还手余力,就连自保也很难做到。尘叶之所以不曾杀他,只是因为他要先除去威胁更大的佛门四人而已。

    如今只剩下佛门龙王一人,此时他的如海金光已经摇摇欲坠,马上就要压制不住滚滚雷池,他高诵一声佛号,强行压下蠢蠢欲动的雷池,然后向前踏出一步。

    这一步踏出之后,他整个人的气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像一尊佛陀,倒像是一名赳赳武夫。

    他这一步如鼓槌,以大地为鼓面,狠狠落在上面。

    然后一步便来到尘叶的面前,双手成拳,猛然跃起,狠狠砸向尘叶的面门。

    大擂鼓式。

    当年还未分化出慕容玄阴的完颜北月与莫风争夺玄教教主之位,便是以此拳式将莫风锤成一团血雾。

    尘叶的脸上终于露出些许凝重神色,可也就仅仅如此而已。

    他伸出一掌,带起轻微的风,绵绵软软。

    然后轻描淡写地挡下了这极为跋扈的一拳。

    不过他身上的玄黑道袍也随之荡漾起层层如波浪的抖动,一直在持续了许久之后才算平息下来。

    尘叶接下这一拳远没有他所表现出来的那般轻描淡写,但是已经无所谓了,龙王比他更为凄惨,七窍流血,又被他一掌重新拍进雷池之中。

    对于尘叶而言,佛门的人是死是活都无关紧要,毕竟佛道两家一直就是这么分分合合过来的,但是有一个人必须要死。

    那个已经逐渐成为道门心腹之患的剑宗首徒,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再让他侥幸逃脱。

    养虎遗患,放虎归山,这些道理可是已经被无数个血泪教训证明过了。

    尘叶瞬间出现在徐北游的不远处,问道:“可有遗言?”

    徐北游双手拄着诛仙挣扎着从地上站起,咬牙不语。

    尘叶轻笑一声,举起手中的玄幡,以幡代剑,就要斩杀徐北游。

    徐北游闭上眼睛,许多过往景象在眼前走马观花地掠过,有喜有怒,有苦有甜,有哀有乐。

    他在心底轻轻叹息一声,终究是没能完成师父的遗愿。

    只是等了许久,也未等到这一剑落下,他忍不住睁眼望去。

    不知在何时,有只手掌从旁伸出,握住了尘叶的手腕。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