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一剑斩却十八楼
    随着雷池大阵的落地,整个望海台被完全笼罩其中,滚滚黑云就在头顶三丈处,仿佛进入到另外一方世界,与外面的天地彻底隔绝开来。

    面对尘叶的雷池大阵,身如佛陀的龙王第一个身形离地而起,好似一颗金色彗星冉冉升空,径直撞入那座雷池大阵之中。

    他要以一己之力暂时扛下整座雷池大阵,让它下落时间再晚上那么一点点。

    电闪雷鸣,黑云如同被炸开一个窟窿。

    其中迸射出无数的紫色电浆,其势如大江大潮,瞬间淹没了龙王的身形。

    v=唯p,一正版…,◇其r他^√都)。是h盗◎、版:b

    与此同时,帝释天、大梵天、大阿修罗三人金身璀璨,互为犄角之势,一起攻向尘叶,尘叶张口一吐,从他口中飞出一朵青、黑、赤三色交杂的火苗,形如莲花。

    他脸上露出一抹罕见的凝重神色,用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这朵小火苗,然后双手合拢,轻轻一吹。

    点点火星飞出,粒粒分明,然后在半空中依次悬停。

    火星看似不起眼,实则是道门的三味真火与阴火相互交融,地仙十二楼以下的修士只要被其浸入体内,自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丸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哪怕是百年修为,也要付于虚幻。

    尘叶大袖一挥,以浮于半空的点点火星再度结成一座炼狱火阵。

    天雷地火,雷火交加。

    比起寻常道门大真人何止是更胜一筹。

    三位佛门高手立于火海之中,顷刻间金身已经是摇摇欲坠。

    按照佛门八部众的规矩,八部以天部居首,天部又以帝释天为尊,所以帝释天的地位相当于镇魔殿的太乙救苦天尊,而就在此时,帝释天猛然一步踏出,一手指天,一手指地,宝相庄严。

    “天上地下,唯我独尊。”

    梵音仙乐阵阵不绝于耳。

    大放光明,照彻十地八方。

    有天女当空散花,朵朵金莲绽放。

    有护法伽蓝显示,天显异象。

    漫天雷火不能近其三丈之内。

    尘叶嗤笑一声,伸手张开五指,掌间凭空出现一杆尺余高的玄幡,他朝着帝释天轻轻一挥,斩出一道剑气。

    道门剑宗本就是一家,既然身为剑宗弟子的徐北游都可以练养内丹,那么道门镇魔殿殿主驾驭剑气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

    不过这道剑气与剑宗的剑气有些不同,非刚非柔,非阴非阳,亦正亦奇,让人摸不着跟脚,在于一个乱字。

    如何一个乱法?

    只见天女、金莲、伽蓝都安然无恙,唯独帝释天直接被这一剑破碎了金身,整个人的身形瞬间飘摇不定,不过好在还有大梵天,他伸出一掌抵在帝释天的后心部位,不但帮他稳定了身形,而且破碎的金身还有逐渐愈合的趋势。

    与此同时,大阿修罗已经身形向前,无声无息,更无丝毫气机波动,如同孤魂野鬼,他手中一抹,出现一柄雪亮戒刀。

    这柄曾经斩杀无数“魔头”的戒刀直刺尘叶心口。

    尘叶无动于衷,笑意昂然,“佛门八部众,如何能与我道门镇魔殿相提并论?”

    就在大阿修罗的一刀在距离尘叶心口还有一寸两分距离的时候,再也不能前进分毫,他猛然惊觉,就想要抽身后退,却被尘叶一手攥住脖子,生生提起在半空中。

    这位在佛门中地位尊贵的阿修罗部之主,此时此刻就像一个顽劣孩童被大人捏在手中,只能徒劳挣扎。

    尘叶五指如钩,刺入大阿修罗的脖子,扯动嘴角,“八部众,贫道今日就先毁去一部。”

    刹那之间,帝释天和大梵天想要出手相求,却都已经来不及了。

    两位佛门高手此时不得不承认,自己三人与这位镇魔殿殿主之间的差距的确是太大了,大到已经很难用人数来弥补的地步。

    大阿修罗直接被尘叶捏断了脖子,脑袋弯折出一个诡异骇人的角度。

    尘叶松开手掌,尸体和戒刀一起落地,分别发出沉闷和清脆的响声。

    立于火海中的帝释天和大梵天眼神阴沉。

    尘叶笑问道:“这就死了?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话音落下,分明已经死绝的大阿修罗化作一团黑色雾气四散消失,紧接着又在帝释天和大梵天的身边重新凝聚成形,不过自身气机却是大为削弱,远不复刚才的鼎盛之态。

    在尘叶大真人的恐怖威压下,平日里最爱指点江山的魏国士子们此刻犹如面对盗匪的小娘,只剩下瑟瑟发抖,三百余人拼命缩在一个远离望海台的边缘角落里,看着眼前的天雷地火,欲哭无泪。

    好在尘叶只是针对佛门四人,无意在此地大开杀戒,藏身于众多士子之间的徐北游两人还算安全。

    只是徐北游在心底总是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尘叶为何要将这三百多士子也一起困在此地,难道他也已经隐隐有所察觉,只是因为佛门四人当前,暂时还腾不出手来?

    徐北游脸色逐渐凝重起来,若真是如此,在佛门四人败退之后,便是由他一人面对已经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尘叶。

    以他现在的境界而言,就算手握诛仙,身怀剑三十六,只要不能第三次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那就绝对是十足有死无生的下场。倒不如趁着佛门四人还有一战之力时,自己也放手一搏。

    徐北游抬起头来,望着雷火之间那道隐隐可见的身影,身上响起一阵噼啪之声后,猛地起身,然后在上官秋水惊讶错愕的目光中,大步向前。

    剑匣出现在他的背后,诛仙的剑柄已经出匣。

    徐北游反手握住剑柄,脸上没有任何畏惧和犹豫,只有坚定和决然。

    徐北游第一步踏出,与寻常人无异,诛仙出匣三寸。

    第二步,在地面上留下了一个淡淡的脚印,诛仙出匣五寸。

    第三步脚印渐深,诛仙出匣九寸。

    到了第七步,地面已经是破碎不堪,诛仙出匣一尺五寸。

    第八步,方圆数十内地面塌陷一尺有余,诛仙出匣二尺。

    第九步,诛仙完全出匣,徐北游手握诛仙化作一道流光,奔向望海台!

    紫青二色的剑气瞬间弥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向外扩张,甚至开始侵蚀笼罩了望海台的天雷地火。

    尘叶转头望向正朝着自己横冲而来的流光,平静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讥诮神情,然后重新恢复平静。

    地仙十八楼境界,是为人间修士的巅峰,也代表着绝对的武力,寻常修士只是提起就已经觉得高山仰止。

    可对于徐北游而言,它是高山,却并非不能逾越。

    因为他已经不止一次登上这座高山,见识峰顶的无限风光。

    就算你是地仙十八楼又如何?

    我有一剑斩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