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九章 慕容夫人慕容萱
    虽说慕容萱多年不曾在世间行走,但她的相貌与几十年前相比未曾有太大变化,所以当她来到望海台后,众人在短暂的面面相觑之后,顿时哗然。

    慕容夫人,慕容氏的家主?!

    在慕容萱现身之后,慕容真立刻起身来到她的身旁,毕恭毕敬道:“家主。”

    李清羽明显松了一口气,拱手作揖,“慕容夫人。”

    叶道奇眼神复杂,脸色变化不定,最终还是长叹一声,“伯母。”

    慕容萱微笑着点头致意,然后吩咐慕容真驱散几个想要登上望海台的胆大之徒,她上前几步,站在李清羽和叶道奇之前,直面佛门龙王。

    若是以她慕容氏家主身份而言,此举有些不合乎规矩的逾越之嫌,不过若是以她的长辈身份而言,却又无甚不妥之处,毕竟她还是叶道奇的伯母,也算是叶家之人。

    龙王轻声道:“夫人没有听说过,不代表没有这样的规矩。”

    慕容萱轻笑一声,“天底下没有不讲道理的规矩,也没有不讲规矩的道理,如此说来,龙王是要不讲道理了。”

    龙王不置可否。

    一个龙王就已经能让偌大的道术坊天翻地覆,此时再加上其他三位八部众高手,哪怕慕容萱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深藏不露,也很难有把握战胜四人,而且四人都是出身于一脉相承的佛门八部众,必然精通结阵合击之术,绝不可以简单视作四个地仙十二楼以上的修士,而且这里终究不是帝都或者道门玄都,可以轻易出现双手之数的地仙修士,若是此四人铁了心要做什么事情,很难有人阻拦他们。

    慕容萱轻笑道:“不愧是佛门的八部之主,还真是不把我这个弱女子放在眼中啊。”

    龙王轻描淡写地向前踏出一步。

    地动山摇。

    整个望海台都摇晃不休,海面上掀起一阵阵惊涛骇浪,一波又一波的海浪拍击在望海台上,卷起千层细雪。

    慕容萱的发丝和衣裙猎猎作响。

    那些来此集会的修士们更是不堪,东倒西歪,偶有几个修为在身之人,也被扑面而来的无形气机逼退出望海台的范围。

    龙王望向慕容萱,轻声道:“慕容夫人,您若是愿意退一步,贫僧也能自作主张一回,替叶老太君退上一步。”

    此话一出,叶道奇脸色微变。

    若是慕容萱今日真的暂且退让,那么他就要独自一人面对母亲的秋后算账,到那个时候,除非是伯父秋叶亲自出面说情,否则谁又能保下他?

    可如果此时动手,叶道奇难免要忧心忡忡,此时慕容萱、李清羽、再加上他叶道奇,以三人之力对上佛门八部众的四人,终究是力有不逮,除非慕容萱此时已经踏足地仙十八楼的境界,可地仙十八楼又不是路边的大白菜,哪有那么容易?君不见当年的剑宗宗主公孙仲谋也仅仅是止步于地仙十七楼?

    尤其是佛门龙王,在江都道术坊一战时,以移山大力神通砸烂道观无数,地仙十六楼的境界修为没有半点水分,一身气机浩大几乎不输已经身死的昆山张召奴,若是他有意隐藏自身境界,就是地仙十七楼也不为奇,这让叶道奇怎能不怕?

    不过手中不见法宝兵刃的慕容萱却是无视龙王一涨再涨的磅礴气机,面带微笑。、龙王又是向前踏出一步,僧鞋还未落地时,望海台的地面上已经出现数十道纵横交错的裂纹。

    这一步又何止万钧之重?

    整座望海台再度摇晃不休,几乎有移山之势。

    移山大力!

    当初道术坊一战,龙王以此等神通一气将十几个道观连根拔起,然后当作弹丸丢掷出去,偌大一个道术坊几乎被他一人毁去半数,至今还未完全修复。

    慕容萱仍是不动,龙王的僧鞋终于落地,以一己之力强行搬山。

    一道沟壑龟裂触目惊心地向前蔓延,不过到了慕容萱身前时,仿佛有无形阻隔,硬生生停住。

    )8看vk正版章*节上-t

    慕容萱平静道:“于时世尊更整法服,以右足大指蹶举山石,挑至梵天,手右掌持抟之,三转置于虚空,去地四丈九尺,还着掌中。好一部移山经,好一个移山大力。”

    龙王面无表情地踏出第三步。

    在他的脚下出现无数裂缝,透过裂缝又有无数金光迸射,整个望海台的台顶支离破碎,如海面不断起伏。

    已经顺势退下望海台的徐北游和上官秋水远远眺望,看到这一幕后,上官秋水忍不住道:“这位佛门龙王竟然如此霸道?都说三教中人不擅与人争斗,比起剑修和武夫要差上许多,依我看来,这位佛门龙王也不差多少。”

    徐北游轻声道:“文臣中不乏能够上马领兵之人,武将中也有可以挥毫泼墨之人,凡事总有那么几个异类,再者说了,无论是道门的镇魔殿,还是佛门的八部众,干的都是杀人的脏活累活,不擅与人争斗怎么能行。”

    上官秋水忽然想起一事,“对了,还有你们剑宗的剑气凌空堂,放在几十年前,若论杀人第一,还是当属剑气凌空堂。”

    徐北游神色复杂,没有说话。

    上官秋水轻声道:“很难想像你还是个二十岁的年轻人,我在你这个年纪的时候,可从没想过要扛起整个家族的重担,对我而言,所谓的家族倒像是个樊笼,我当时就是一门心思想着怎么逃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她稍稍一顿,然后补充道:“当然,现在也是。”

    徐北游轻声叹息道:“有些时候,我也很羡慕你们这种人,可以万事不挂心,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可以逍遥自在,整日里无忧无虑,挺好。”

    上官秋水笑道:“你就活得很累,每天早上一睁眼,满眼都是糟心事,外头,有那么多棘手的敌手对头在那里虎视眈眈地等着,里头,还有一大家子都指着你,甚至还要防备某些养不熟的白眼狼,我没说错吧?”

    徐北游沉默片刻,感慨道:“是有些累,但是不苦。”

    这边两人言语闲谈,那边龙王距离慕容萱只剩下不足十步的距离,他双手合十,驻足而立,再次问道:“慕容夫人,可愿退上一步?一步而已。”

    慕容萱反问道:“若是我不肯呢。”

    龙王沉声道:“那就请夫人不要怪罪贫僧无礼了。”

    场间气氛骤然冰冷到极点。

    叶道奇忧心忡忡,上前一步来到慕容萱身侧,只是没有等他开口说话,慕容萱就笑着说道:“放心,佛门龙王厉害不假,但也不是天下无敌,我这个弱女子不是他的对手,自然有人是他的对手。”

    下一刻,有一名黑衣道人凭空出现在慕容萱身侧,上身稍稍前倾,轻声道:“夫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