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两家对垒纷争起
    徐北游忽然又将膝上的剑匣收起,拉着身旁的上官秋水起身向后退去,在他们周围的人对此毫无察觉。

    上官秋水惊讶问道:“怎么了?”

    徐北游话语含糊道:“刚才匣中诛仙示警,此地不宜久留。”

    上官秋水好奇问道:“怎么个示警法?难道有剑灵与你神念交流?”

    徐北游没有说话。

    上官秋水不依不饶追问道:“都说诛仙是天下第一剑,那它的剑灵是男的还是女的?是白发老头还是妙龄女子?亦或是高壮大汉?”

    徐北游不想听她继续啰嗦下去,只能无奈解释道:“诛仙有灵性,却没有你所说的剑灵。”

    上官秋水正要继续说话,徐北游忽然停下脚步,脸色凝重。

    上官秋水如今被徐北游封禁修为,却是感觉不到半点异样,“又怎么了?”

    徐北游缓缓说道:“恐怕是走不掉了。”

    此时若有善于望气的地仙境界修士俯瞰此地,就会发现在东南西北四方各有七颗熠熠生辉的“星辰”升起,将此地完全笼罩其中。

    徐北游话音刚落,就见望海台上再起变化,在叶道奇止住话音之后,李清羽长身而起,一手指天,朗声问道:“龙王,你是何意?”

    众人随之抬头望去,这才发现头顶上不知何时多了两名僧人。

    白衣龙王微笑道:“贫僧此来除了拜会叶老太君之外,还想邀请李先生前往佛门做客,不知李先生意下如何?”

    李清羽强自镇定,冷笑不语,不过藏在宽大袍袖下的手掌却是悄然握成拳头。

    这位前几十年一直都被自己父亲李紫剑死死压制的李家家主,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声名鹊起,甚至一跃登上儒门大先生的位置,其背后之人功不可没,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愿意为那名女子恩主来到魏国,按照那名女子所说,只要帮助叶道奇掌控叶家,那么此行便算是功德圆满,他本以为不是什么难事,哪怕龙王亲至,他也觉得仍有希望,不过当他知道是佛门八部众的四大高手齐至之后,终是有些心生绝望之感。

    至于那位大阿修罗,如果他所料不错的话,应该是在叶家祖宅那边清理他留下的一些暗手,就在刚才,与他心神相连的十二名死士悉数阵亡,无一生还。

    pp更w新;最快上i1●

    他李清羽终究是小觑了那位叶氏老太君,初次见面时,他还觉得大名鼎鼎的叶氏老太君也不过如此,没成想她竟是早有伏笔。

    佛门龙王洒然起身,大梵天和帝释天两人从空中落下,同时在他身后有淡淡雾气生出,片刻后雾气凝聚成人形,是一名身着黑色僧衣的僧人,面容阴柔俊美,只是双目中萦绕有淡淡红芒,让人见而生畏。

    其中身材高大的僧人轻声道:“大梵天。”

    相貌威严的僧人则是沉声道:“帝释天。”

    唯有黑衣僧人冲着李清羽合十一礼,声音嘶哑道:“贫僧八部众大阿修罗。”

    李清羽望着眼前的四名僧人,不知该如何言语。

    若仅仅是其中一人,他还有一战的底气,哪怕是两人,他也大可一走了之,如今却是四人齐至,他似乎就只剩下束手待毙和困兽犹斗这两个选择。

    就在此时,一直端坐的慕容真忽然开口道:“龙王这架势可不像是要请人做客。”

    佛门龙王微笑道:“不如此,难以显示我佛门之盛情。”

    “龙王,我却是不知佛门何时有了这样的规矩。”一道清冷女声骤然响起,不疾不徐,不温不火。

    然后只见一名女子踏月而来,背后是一轮皎皎如玉盘的巨大明月,恍恍然如月宫仙子,美艳不可方物。

    越来越多的人发现了这幕奇景,痴痴抬头,长大了嘴巴,不敢言语,生怕惊扰了月宫仙子的凌虚逍遥。

    龙王脸色凝重地抬头望去,缓缓说道:“慕容夫人。”

    慕容萱,慕容渊之嫡女,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之堂姐,秋叶之妻。

    在十年逐鹿时有四位女子格外出彩,并列齐名,其中有张雪瑶,也有秦穆绵,更有大齐的太后娘娘林银屏,不过其中居首之人,还是这位慕容氏的天之骄女慕容萱。

    她自幼聪慧,与当时名为叶秋的叶家公子青梅竹马,在叶秋拜入道门并改名为秋叶之后,她也被家人送入佛门带发修行,隐去本名而以慕容两字为名,大放异彩,就连如今的佛门方丈秋月在当时也要被她压下一头,不过就在时人以为佛门要出现一位女身菩萨的时候,慕容却是出人意料地放离开佛门,恢复本来名姓慕容萱,与秋叶结为道侣,后又在慕容渊死后执掌慕容氏,成为今日的慕容夫人。

    不过相较于她的闺中密友林银屏,慕容萱在成婚之后很是低调,整个人仿佛都隐藏在掌教真人的万丈光芒之后,这些年来甚少听到关于她的消息。

    她数十年如一日地往返于慕容氏与玄都之间,极少在世间走动,甚至道门内部的事情她也极少插手,哪怕是三人争夺首徒之位而闹得不可开交,她也仅仅是静静旁观而已。

    只是今日,她终于从幕后走到台前,亲身入局。

    徐北游没想到会是这位慕容夫人亲自登场,那么接下来应该就是一出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戏码了,就是不知道叶夏和佛门那边还有没有其他的后手,但这些都不重要,对于他来说,一步走错之后将自己置身于这个乱局险境之中,当务之急是怎么脱身而去,而不是在这里继续掺合两大世家的内斗。

    站在徐北游身旁的上官秋水眯起丹凤眼眸,神情有些玩味。

    这场争斗不能一概而论地说是叶氏和慕容氏的争斗,也不能说是叶夏和慕容萱两人之间的博弈,应该说是佛道两家的对垒才对,以目前的情形而言,秋叶身为道门掌教,无疑是对慕容萱的行为持默许态度,否则慕容萱绝不可能直接亲身入局,而佛门那边也一改与世无争的态度,在帮助剑宗驱逐了江南道门之后,又要帮助叶夏抗衡有整个道门做后盾的慕容萱,两家距离彻底撕破面皮就差一步了。

    不过也对,眼看着道门这些年来一家独大,诸如改寺为观、改僧为道的事情屡屡发生,作为唯一可以与道门相提并论的巨大宗门,佛门又岂能咽下这口气?都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在朝廷与道门貌合神离的当下,佛门主动站出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上官秋水瞥了一眼脸色平静的徐北游,刚才下意识皱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好整以暇地打了个哈欠,心底有些好奇徐北游在这等乱局之中该如何应对自保,又该如何在两大宗的对垒夹缝中破局而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