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一人一剑掠长虹
    剑影万千却汇聚于一点,无疑是螺蛳壳里做道场的手段,在万千剑影即将落地之时,黄晓不再压抑体内那股充沛到骇人境地的浑厚剑气,顿时剑气冲霄而起,这才算是他的真实实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地仙十二楼的黄晓,虽然比起地仙十一楼的上官乱仅仅只高出一个境界,可如果以战力而言,却要高出不止一筹,正如同样是地仙九重楼境界,又有谁能徐北游相抗衡?万千剑影由上而下,汇聚成一线落下。黄晓以手中青锋向上前指,然后手腕一拧。原本直直下落的剑影竟是改为横向飞掠,环绕黄晓身周三尺,不能靠近分毫。剑影所过,剑气四溢,在地面上犁出一道道深深沟壑。下一刻,就见黄晓的身形拔地而起,直指徐北游。剑气浩大,同样是凝聚一线。撕裂了无数剑影,硬生生地在万千剑影中强行开辟出一条通路。站在屋顶上的徐北游一挥手中诛仙,紫青二色的诛仙剑气自行激发,将黄晓的一线剑气直接湮灭之后,激射黄晓本人。这位蛰伏于魏国多年的剑道宗师丝毫不惧,直接以手中三尺硬撼诛仙剑气,与此同时,上官秋水也随之出手。她在被徐北游一剑逼退之后,心情就变得糟糕至极,双手上的伤口始终未能完全愈合,丝丝缕缕的剑气仍旧盘踞在掌心,让她心生烦躁,此时与黄晓联手抗敌,正好遂了她的心意,所以在黄晓出手之后,她只是稍稍犹豫之后就飞掠而去,她就不信了,这个不过地仙九重楼的年轻人真能以一敌二。上官秋水一掠而至,在距离徐北游还有大约三丈距离的时候轻轻一点,身形凭空转折出一个弧度,如翩翩蝴蝶围绕徐北游盘旋而转,同时又走走停停,每次停顿都会留下一朵精致莲花,总共是四次停顿,于是就留下了四朵莲花,围绕徐北游呈四方阵势。下一刻,上官秋水的身形戛然而止,双手结成印诀,轻念一个“敕”字,然后手心朝下。四朵莲花各自生出一道气机束缚笼罩在徐北游的身上,不过就在转瞬之间,无论气机还是莲花,都被徐北游拉手一剑摧去,棘手摧花。上官秋水吃了一惊,在退与不退之间有了稍许的犹豫,然而就是因为这稍许的犹豫,让她失去了退走的机会。徐北游身形倏忽而动,以一线之势撞向上官秋水。速度之快,以至于让上官秋水根本来不及反应,只能勉强做出一个就格挡防御的姿态之后,就被直接撞飞出去。这还不止,徐北游如影随行,又是一脚踏在上官秋水的后心位置,不但让她体内的气机溃不成军,而且还将她踩入地面,硬是在地面上砸出一个人形坑洞。这一刻,上官秋水连死的心都有了,她自到大,何曾受过如此屈辱?不过就在此时,黄晓硬生生破开诛仙剑气,身形前掠,一剑刺向徐北游。然后徐北游以手中诛仙与其针锋相对。徐北游巍然不动,黄晓向后退出三步,每一步都在脚下地面上踩踏出一个大坑。整个庭院已经是破碎不堪。c更新1%最c《快/c上黄晓皱了皱眉头,他发现虽然徐北游本身的境界修为低于自己,但是他仅仅是凭借手中诛仙便能让自己难以抵御。按照道理而言,地仙九重楼境界根本难以驾驭诛仙,哪怕拼尽全力不过是让诛仙出匣一时半刻,只是徐北游不一样,他曾经两次踏足地仙十八楼境界,尤其是第二次踏足十八楼境界时,御使诛仙酣畅而战,已经算是诛仙的半个主人,两者心意相通之下,徐北游驾驭诛仙远没有旁人想象中的那般吃力。单凭诛仙之力,就已经让绝大多数普通修士难忘项背。今日徐北游之所以敢于以一人战两人,就是因为诛仙在手。徐北游深吸一口气,剑意层层拔升,心境随之高涨,好似步步登山,终于登临绝顶。只是这一幕场景,再无人能够看到。若是那个背剑匣的老人还在世,恐怕会欣慰无比,老怀甚慰。徐北游手中诛仙轻轻前指,一道浩大剑气如蛟龙翻腾直扑黄晓。其势之大,几乎让黄晓生出无可抵挡之感。黄晓只能将三尺青锋横于身前,再次硬抗气势汹汹的诛仙剑气,浩荡剑气在他身前炸开,如同一条被从中截断的大江,“水花”四溅,绚烂无比。片刻之后,黄晓的双脚离开了地面,身形不受控制地向后退去,撞碎房屋楼阁无数。不过徐北游心中明白,这道剑气还不足以彻底斩杀黄晓这位前辈师兄,当修士踏足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之后,虽然不能是仙凡之别,但也多了几分仙人特质,尤其是自身气机与地共鸣,如同大湖与大海相连,很难陷入到气机匮乏的境界中,而徐北游清晰察觉到,自己的这一剑没能真的伤到黄晓,只是让他折损了许多气机而已。不得不,这位剑宗弃徒果然有些门道,远非空有境界的上官乱之流可以比拟,如果没有诛仙,徐北游自认不是这位“师兄”的对手。可是现在没有如果。黄晓止住身形退势之后,从废墟中缓缓站起,眼神中是毫不遮掩的忌惮,而他手中的长剑则是已经隐现裂痕。徐北游手握诛仙,向黄晓走去。每一步落下,都会生出一圈气机涟漪,使黄晓的袍袖震荡不休。黄晓的脸色愈发凝重。然后徐北游又是一剑直刺,剑势缓慢。这是所有剑式中最简单的一式,最直白的一式,也是最为平铺直叙的一式,哪怕刚刚握剑之人也能用出,但是黄晓的脸色却比之先前更为凝重,几乎要沉出水来,周身剑气含而不放,隐而不发。徐北游的行走速度越来越慢,好似身负千斤重担,把脚抬起然后再行放下都是那么艰难,当徐北游悬空着的右脚猛然落地时,宛如登高望远,终于走完最后一步,爬上了山顶,眼前一片开阔。一步登。一抹亮光,势若惊雷。方寸间一道雷霆,奔向黄晓。与此同时,黄晓也是一剑直掠而出,一剑一气,一气掠长虹。两剑相撞,占地足有数十亩的偌大府邸轰然震动,如遭地震。黄晓手中的长剑寸寸碎裂,甚至他的握剑右手也血肉模糊,不过他乃是果决之人,趁此时机抓住孟随龙,整个人一闪而逝。好不容易重新聚拢起体内气机的上官秋水也想趁此时机离开此地,却是晚了一步,刚刚起身就被徐北游以诛仙抵住咽喉,再也不敢动分毫。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