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 剑道大宗师黄晓
    黄晓的脸色微变,在自己腰间的佩剑上一抹,“剑起!”

    只见他腰间的那柄长剑铿锵自行出鞘,如一抹青龙翻江出水,剑气如虹,在天空中划出一抹惊艳弧线,刺向一处看似无人的空处。

    剑二十五!

    无定式、无定向、无定距的无定一剑,让人躲不知从何躲,防不知从何防。

    剑三十六无疑是天下无数剑士梦寐以求的无上剑典,可哪怕是剑宗弟子也难以窥其全貌,唯有嫡系弟子才能学得一二,若想要学到剑三十六的全篇,除了过人的资质和悟性,还要登上剑宗宗主或者首徒的位置才行。

    黄晓曾经距离剑宗首徒只剩下一步之遥,终究没有跨过,所以他的剑道也就止步于剑二十五。

    不过就算如此,这一剑也是足以让他踏足剑道宗师的行列。

    原本看似无人的地方骤起涟漪,好似一副山水画卷被滴上重墨,墨迹慢慢扩散开来,紧接着一名女子出现在众人视野之中,未语先带三分笑,背负着双手,款款走来,而黄晓的一剑则是倒飞而回,重新落入主人的手中。

    女子笑眯眯道:“小随龙,几年不见,本事涨没涨不知道,这脾气倒是见涨。”

    孟随龙大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上官阿姨。”

    女子笑了笑,然后望向孟随龙身侧的黄晓,脸上的表情转淡,面无表情道:“见过黄先生。”

    黄晓不动神色地还礼道:“黄晓见过上官姑娘。”

    女子不管多大年纪,只要还未出嫁,就能被称为姑娘,其中无非是老姑娘和小姑娘的差别,眼前这位女子虽然看着年轻,但却被一个半大少年喊做阿姨,想来真实年纪不会小到哪里去,那么就是一位“老姑娘”了。

    一位老姑娘,又复姓上官,再联想到上官家四老爷上官乱身死的消息,那么这位女子的真实身份就变得呼之欲出了。

    正是当年上官氏的五小姐上官秋水。

    说到这位上官氏娇女,还不得不提到当年的一段五姓女的往事。

    自大楚至大郑,门阀虽衰,但余威犹存,相较于东都世家和江南世家这些后起之辈,传承千年的卫国五家地位更为超然,根基雄厚,而从这五家中出来的女子便被称作五姓女,只是五大世家自恃身份,只在五家之间互相通婚嫁娶,甚少有女子外嫁。

    大郑太宗朝时,以勋贵身份而位官至内阁首辅的安国公萧元曾经说自己有三恨:“我虽然不才,但富贵过人。平生有三恨:做官之始未能以进士擢第,不娶五姓女,不得修国史。”其中第二恨就是没有娶到五姓之家的女子,而萧元所娶之妻乃是太宗亲弟之女和静郡主,由此可见,当年五姓之家甚至还要超过大郑皇室。

    十年逐鹿时,卫国五家两头下注,由上官氏家主上官金虹秘密拜会诸侯中最为势大的萧煜,提议将五家中的一名女子嫁给萧煜为侧妃,当时张雪瑶、慕容萱,以及低了一个辈分的上官秋水都在候选之列,不曾想萧煜竟是“惧内之人”,直接拒绝了这个求嫁五姓女的提议,此事最终也就不了了之。

    如今慕容萱和张雪瑶俱已嫁作人妇,唯有上官秋水还是不曾婚配。

    上官秋水点了点头,再次望向孟随龙,轻声训斥道:“你又出来捣乱,忘了在江都时吃的亏了?你父亲和孟姐姐要是知道你还这么胡闹,饶不了你。”

    孟随龙嘻嘻笑道:“不让他们知道就行了。”

    张三脸色愈发凝重,本来一个黄晓就已经让他们难以应对,如今再加上一个不知深浅的上官秋水,难道真是天要亡他们这些老卒?

    张三深吸一口气,向前踏出一步。

    孟随龙望向这名老卒,啧啧道:“怎么,你还真想负隅顽抗,学什么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读书人风骨?”

    张三平静道:“逐鹿十年之间,你可曾听说过有不战而降的西北军甲士?”

    孟随龙嗤笑道:“老头儿,我提醒你一句,今年是大齐承平二十三年,不是什么逐鹿十年,你们几个也不是什么西北军甲士,就是九原城里的几个恶霸而已,本公子今日就当是替天行道了。”

    张三平静道:“逐鹿十年也好,承平二十三年也罢,都不重要,我们这些人还算不算西北军老卒,也不重要了,只是有些事,有所为有所不为而已。”

    说罢,张三迈步向前,步伐沉稳,视死如归。

    李四和张秀也随之前行,三人无悔无惧。

    上官秋水脸色淡然,没有以大欺小的快意,也没有因为这些老卒的视死如归而生出什么恻隐之心。

    孟随龙言语诛心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们三个一件事情,比起你们这三块冥顽不化的臭石头,其他几位老卒可是要强出太多了,我老爹有句话说得好,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几位就算是俊杰,你们呢,脑子瓦特了。”

    孟随龙向后退出一步,黄晓随之向前迈出一步,平淡道:“既然你们一心求死,那我就成全你们。”

    张三猛地停下前行脚步,如临大敌。

    7r%√

    黄晓虽然在中原名声不大,甚至许多人都不知道公孙仲谋还有过这么一位弟子,如今一说起公孙仲谋的弟子,所有人的第一反应都是近几年来横空出世的徐公子,但在魏国境内,他却是屈指可数的剑道宗师,只是加入了鬼王宫,加上又有个无人不知的“师弟”徐北游,所以黄晓二字渐渐被世人所遗忘,他的剑道境界到底有多高,那就不是张三能够知晓的了。

    黄晓与上官锋一般,只是在鬼王宫中挂名,并不亲自操持事务,明面上又各有身份,所以并不位列四大冥君,只是这么多年来,也替鬼王宫做过不少脏活累活,与不少高手有过交手,仅仅是死在他剑下地仙境界修士就有三人之多。

    世间地仙修士不过百人之数,道门独占三十人,朝廷再占去二十人左右,两家就瓜分了半壁江山,其余的五十人分散在各大宗门之中,如张三这般的地仙散修最多也不过十人而已。

    黄晓平生最向往师祖上官仙尘十步杀一人的超然境界,所以尤为喜欢斩杀各大宗门的地仙修士,虽说比不了师祖当年专杀一宗之主的风范,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死在他的剑下,他所斩杀的三名地仙修士,道门一人,大齐朝廷一人,佛门一人,还从未杀过地仙境界的散修。

    今天若是再斩杀一位地仙境界的散修,也算是弥补他的一个小小遗憾。

    当然,他最想杀的人,还是那个名满天下的师弟。

    徐北游。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