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登门拜访张三爷
    徐北游在客栈驻留小半天之后,不愿在九原城停留过长时间,决定亲自前往登门拜访。

    好在徐北游入住的客栈本身就在城西,距离倒也不算太远,走过大概三条街的距离之后就差不多到了,这座原本属于公孙氏的府邸如今已是面目全非,不见多少富贵世家的底蕴气派,倒是多出许多军伍的肃杀森然,好像此处就是一座军营。

    在府邸的正门前摆放着两尊巨大石狮,远超寻常官宦人家和宗室勋贵,等同于亲王规格,可见当年的公孙氏是何等势大,不是王侯而胜似王侯。

    徐北游停下脚步,举目望去,正门悬挂着四字匾额,上书“天下九州”,传说是当年的公孙氏老家主公孙文台亲笔所书,笔力刚劲,气势凌人。

    此时府邸大门紧闭,门前左右各有一名守门之人,只是不知为何,竟是给徐北游一种风雨欲来的微妙感觉。

    正当徐北游打算上前的时候,其中一名守门汉子已经向前一步,拱手抱拳道:“近期闭门谢客,请回吧。”

    此人身披甲胄,面容古板,声音更是冷硬,不像是会接人待物之人。

    徐北游抱拳还礼道:“还望通禀一声,就说有西北故人来访。”

    听到“西北”二字,这名守门人脸色微变,原本冷硬的语气顿时客气几分,点头道:“好,我这去通报,请这位公子稍等片刻。”

    徐北游点了点头,静立原地不动。

    这名披甲守门人之所以态度冷硬,是因为他本不是干这个差事的,此人是一位正儿八经的武道修士,距离鬼仙境界只差毫厘,放在江湖中也是个不大不小的人物,另外一个守门人同样相差无几,用这样的高手来守门,放眼整个魏国,恐怕只有魏王萧瑾才能有这等大手笔了。

    徐北游有些疑惑,难道府内有高人能未卜先知?提前知道自己要前来拜访,所以才摆出这样兴师动众的大阵仗?不过徐北游觉得可能性不大,自己的行踪绝对隐秘,除非是青尘大真人再世,可这里怎么会有这等真正的神仙人物。

    不多时后,那名前去通禀的守门人去而复返,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位儒雅男子,看上去不过是不惑年纪,相貌堂堂,加上他显然是身怀修为之人,显得格外气度不凡,仅仅是看上几眼,就让人有如沐春风之感。

    徐北游心中微微惊讶,此人竟是地仙境界的修士,守形不衰,青春常驻,一身武道修为相当不俗。

    此人对徐北游拱手一礼,“在下姓张,行三,在这九原城中幸得大家抬爱,称呼一声三叔或是三哥,我痴长公子几岁,若是公子不嫌,可喊我一声三叔。”

    徐北游恍然,“原来是张三爷。”

    这位看似只是中年人外貌的地仙修士正是六位西北老卒中的最年长者,这愈发让徐北游感到好奇,若是他报出徐北游的名号,能够惊动这位张三爷并不奇怪,可如今他只是说西北故人来访,怎么会直接惊动这位西北老卒们的话事人?

    要知道现在提起徐北游三字,大多数人都会联想到江都的徐公子,或是帝都的小阁老,没有几人会联想到远在千里之外的西北,更不会通过西北故人就想到剑宗少主徐北游。

    难不成这里真是被仇家寻衅上门了了?

    张三开口问道:“还未请教公子尊姓大名。”

    徐北游轻轻抱拳,略微愧疚道:“在下徐南北,西北丹霞寨人士,此番奉长辈之命,前往魏国寻访故交长辈。”

    虽然夹杂了官话腔调,但仍是能听出西北口音,正所谓人生四大喜事,洞房花烛夜,金榜提名时,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张三脸上表情顿时温和几分,心底更是生出亲近之意,顺水推舟道:“请公子入内叙话。”

    徐北游笑着还礼道:“叨扰。”

    张三带着徐北游从侧门走入府邸,绕过影壁之后,一路穿廊过堂,最后步入一座偏厅之中,此地还能见几分当年公孙氏的世家风貌,装饰古朴却又不失雅气,而且厅外临湖,无论是春日赏雨,还是冬日赏雪,都是一等一的好去处。

    两人分而落座之后,有侍女奉上香茗,张三问道:“冒昧问上一句,公子师承何处?”

    徐北游轻轻握拳,以剑气化作武夫罡气,不见分毫破绽,沉声道:“西北左军,病虎。”

    张三脸色骤然凝重,望向徐北游背后的剑匣,轻声问道:“难道里头就是张都督的天刀?”

    徐北游犹豫了一下,轻轻点头。

    张三感慨道:“当年我等跟随老都督前往魏国时,正值张都督投效先帝麾下不久,在江都曾经有过匆匆一面之缘,如今物是人非,恐怕张都督已经不记得我这个无名小卒。”

    徐北游默然不语。

    张三顿了一下,低声问道:“不知张都督派遣公子过来有何用意?”

    徐北游轻声道:“家师想要知道,当年羊老都督为何会病死九原城。”

    张三脸色大变,根本遮掩不住。

    徐北游平静道:“羊老都督身怀先帝密旨,有监视魏王之职责,又是领兵大将,说死就死了,实在太过蹊跷。”

    张三豁然起身,脸色复归平静,先前的惊讶震惊好像根本不曾存在过,他死死盯着徐北游,寒声道:“你不是西北左军之人,你是暗卫府的人?还是鬼王宫的人?”

    说话之间,张三一身磅礴修为毫不掩饰,如大潮大浪压向徐北游,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痛下杀手的架势。不过让张三惊讶的是,这个年轻人仍是端坐于椅上,稳若磐石,甚至还有闲情逸致地用杯盖抹去茶沫,然后轻抿一口茶水,竟是丝毫不受影响,于是他的脸色愈发凝重,正当他想要出手的时候,徐北游终于放下手中茶杯,从袖中取出一块黑玉令牌,令牌正面以古篆书就一个大大的令字,背面则是栩栩如生的插翅飞虎浮雕。

    飞虎令。

    偌大一个暗卫府,号称二十万暗卫,也不过十三枚飞虎令。

    如今暗卫府都督傅中天手中有三枚,除了自留一枚之外,其余两枚分别赐给了弟子陈陌灵和一位都督同知,六大暗卫府都督佥事各有一枚,其余四枚不知在何人手中。

    张三认得这枚飞虎令,震骇得不能言语。

    他虽然久居魏国,但却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秀才,对于天下大势也有所了解,自然知道一位手持飞虎令的暗卫府大佬出现在魏国究竟代表了什么意义。

    徐北游将令牌随手放到一旁,平静道:“张三爷,你都已经大难临头了,还有闲情逸致跟徐某人在这里抖搂威风?”

    ;}首发

    这一次,张三是真的脸色大变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