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上官氏和九原城
    上官乱暴毙之后,上官氏祖宅在明面上依旧是波澜不惊,似乎并未受到此事的影响,上官氏的现任家主上官云甚至都未曾露面,只有三老爷上官郯返回祖宅,开始准备上官乱的后事。

    上官氏五兄弟,大老爷上官锋一直行踪莫测,与魏王关系密切,二老爷上官云在叔父上官青虹身死之后,接任上官氏的家主之位,三老爷上官郯出仕于魏国,是魏国六位水军都督之一,四老爷上官乱是庶子出身,天资聪慧,只是并不热衷于仕途,痴心修行剑道,境界一路突飞猛进,仅次于大老爷上官锋。至于五位老爷,却是女子之身,名为上官秋水,年纪最轻也性子最是闲散,在上官金虹还在世时就已经离开上官氏云游四方,这些年来行踪飘忽不定,鲜少回到魏国,上官金虹归西时,上官秋水也没能见上最后一面,如今更是不知身在何处。

    此时上官乱的尸体已经被魏王宫的人从海底捞起送回上官府,上官郯回到府中之后,先是见了自己这位弟弟的最后一面,又查验了下上官乱尸体上的伤口,脸色凝重几分,却没有多说什么。

    见到这位沉默寡言的三老爷,原本还人心惶惶的上官府上下都松了口气,在五位上官氏老爷中,不提性子散淡的四老爷和五老爷,就是比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老爷和城府深沉的二老爷,也无疑是这位三老爷更为稳重,让人更能安心。

    ^,正版首发

    这一幕让特意从魏王宫中赶来的大宦官如释重负,既然只有上官郯自己回来,那么就表明上官家不想深究此事,王上那边也好交差。王上执掌魏国多年,虽然不怕一个上官家,但经过圜丘坛之事后,人手折损不少,若是再少一个上官家,未免太过雪上加霜。

    上官郯安排好府内事宜之后,独自一人坐在书房中皱眉沉思,大哥去了明陵,至今杳无音信,恐怕已是凶多吉少,二哥说要去一趟江南,至今未归,问他所为何事,他也言语含糊,未曾给出明确答案,对于这个心思复杂的二哥,他早已习以为常,他们兄弟五人中,二哥自小与叔父上官青虹关系最好,通过叔父的关系与江南那边有些联系也在情理之中,上官郯对此知晓几分,但二哥不曾主动提起,他也不好问得太多。至于那个五妹,他早已不存什么念想,只希望她在外头能顾好自己就行。

    想到这里,上官郯忍不住叹息一声,当年的卫国五大世家因为多年联姻的缘故,号称共进共退,同气连枝,可自从张氏和公孙氏覆灭之后,这个所谓的同气连枝已经彻底荡然无存,如今的魏国三大世家各怀心思,连最起码的同床异梦都算不上,家大业大的慕容氏早已不再局限于魏国一隅之地,叶氏背靠道门这棵大树,超然物外,江河日下的上官氏在无奈之下只能上了魏王这条大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如今魏王和朝廷的博奕已经逐渐浮上水面,若是魏王胜了还好,上官家作为从龙功臣自然能趁势而起,可如果魏王败了,作为乱臣贼子的上官氏该如何自处?

    上官郯忍不住又无奈叹息一声。

    孤注一掷啊。

    ……

    徐北游与孙世吾分开之后,独自一人离开春山港,没有直接去东海三十六岛,而是打算先去九原城看一看。

    在赶路之余,徐北游也在心底默默盘算,魏国作为魏王萧瑾的起家之地和根基所在,这里的水很深,远远超出徐北游的意料之外。

    暂且抛开势力最大的魏王不说,最为势大的地头蛇是绵延近千年的三大世家,叶氏上官氏两家不用多说,真正让徐北游心生忌惮的还是慕容氏,当初他跟随师父前往东北拜访辽王牧棠之,途径辽州首府朝阳府,因为当年慕容家先祖慕容龙城和慕容凤皇所建后燕曾经定都于此,故而朝阳府又名龙城。虽然慕容氏的后燕早已烟消云散,但是龙城却仍旧以慕容氏为尊,更不用说辽州往北就是后建,那里还有后建之主完颜北月和玄教教主慕容玄阴,此二人同样是慕容氏中人,再加上慕容萱的双重身份,慕容氏早已是势大难制。

    当年名满天下的四位女子中,徐北游已经先后接触过秦穆绵、张雪瑶、林银屏三人,只剩下四人之首的慕容萱还未见过,这位执掌慕容氏的掌教夫人似乎一直隐藏在道门掌教真人的万丈光芒之下,竟是常常让人忽略过去。

    在徐北游的印象中,他与慕容萱唯一的交集还是因为师父公孙仲谋,他们两人似乎是表兄妹的关系,在龙城时,慕容萱曾经现身相劝公孙仲谋不要一意孤行,只是公孙仲谋没有听从慕容萱的劝诫,这才有了后来的碧游岛之战。至于其他的变数,尚未明了,但长年派遣一位大真人驻守于碧游岛的道门一定会在魏国有所布局,而且绝对不容小觑。

    如今徐北游身在异地他乡,势单力孤,无力去改变魏国的大局,按照徐北游的本意,他只要前往碧游岛取回那一剑就足够了,只是从孙世吾口中得知关于羊伯符的事情之后,他才临时改变主意,转道前往九原城。

    这座九原城本是被公孙氏掌握的城池之一,在公孙氏覆灭之后,逐渐演变成一处类似巨鹿城的所在,专门容纳各路修士,尤其是许多在中原陆地难以容身的修士渡海来到魏国之后,多半会选择此地作为容身之所,可谓是真正意义上的鱼龙混杂之地。

    同时,这里也是寥寥几处不受废剑令约束的地方。

    徐北游还未踏足九原城时,就有些诧异此地修士数量之多,只是在驿路官道上就见了其他地方难以见到的奇景。

    有身披千斤石甲的威武壮汉,有坦胸露肚却在脖子上挂着头骨念珠的胖大和尚,有一步数丈的邋遢目盲道人,有背后剑气四溢的负剑少侠,也有身材婀娜姿色不俗的宫装女子,郎才女貌的神仙眷侣,更有满脸凶横的大汉扛着巨刀招摇过市,矮小如孩童的老者背负比自己还要大上几分的葫芦,委实是千姿百态。

    这段时间以来,徐北游见识了最顶尖的修士大战,也见识了帝王将相的开阖纵横,他本身大多时候都是走在山巅,不见山下如何,自从离开巨鹿城之后,很少再见过这等情景,一时间也颇有大开眼界之感。

    徐北游望着视线中隐隐可见的九原城,轻声自语道:“是不太一样,是应该去看一看。”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