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说当年魏国旧事
    之所以徐北游还未踏足魏国,消息就先他一步抵达魏王宫中,一则是因为萧瑾一手构建的谍报系统的确迅捷,二则就是因为徐北游走得太慢了。

    因为遇到了孙世吾,所以徐北游在斩杀了郑魁奇之后,并未直奔魏国,而是又回到了那艘客船上,随着客船去了魏国第一大港口春山港。

    春山港为名中有山?因为这座港口背靠一座郁郁葱葱佳气浮的苍翠高山,徐北游虽然不通兵事,但也能看出仅就地势而言,此地绝对是易守难攻。此时站在港口回望城中,整座城池依山而建,鳞次栉比,看着竟有一种微缩中都城的错觉。正值春日,整座城池如同那座高山一般,青翠盎然,处处可见植被覆盖,让人望之便心旷神怡。

    孙世吾站在徐北游的身旁,轻声吟诵道:“老将羊公辞帝都,征帆一片绕蓬壶。明月不归沉碧海,白云愁色满苍梧。”

    徐北游道:“当年老将羊伯符跟随魏王征讨卫国时,不幸病逝于卫国境内的九原城,消息传回中原后,一位文坛宗师为缅怀羊老将军特意作了此诗。”

    孙世吾轻声感慨道:“屈指算来,羊伯符此去已经五十年有二了,荣辱功名,皆成过眼云烟。”

    也许是年老上了年纪的缘故,孙世吾这位当世大儒有些絮絮叨叨,“说句诛心之言,当年羊伯符死得有些蹊跷啊,羊伯符何许人也?乃是当世名将,与长于骑战的徐林等人不同,羊伯符长于水战,曾任江都左都督,并一手编练了如今的江都水师,后来陆谦之所以能与先帝划江而治,也是多亏了羊伯符留下来的江南水军。”

    “至于羊伯符的位置为何会被陆谦取而代之,那就不得不提到一桩陈年旧案了,当年的羊伯符因为性子耿直,上书为牵扯进太子谋反案的首辅方何辩解,引得大郑神宗皇帝雷霆震怒,直接将其罢官免职,甚至险遭杀身之祸。羊伯符也是性情之人,在听闻神宗皇帝将其免职的旨意后,未等圣旨来到江都,自己就已经挂冠而去,以示其轻蔑之意,勃然大怒的神宗皇帝下令暗卫府和天机阁寻觅羊伯符行踪,要将其明正典刑,可惜足足数年功夫,羊伯符此人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完全不知所踪。世人都说羊伯符是躲入了道门的临仙府,也有人说羊伯符远渡重洋去了卫国,还有人说是托庇于牧人起和徐林几位故友的门下,成了边军一老卒。总之林林总总不一而是,你猜他到底藏身于何处?”

    徐北游沉思片刻,略有迟疑道:“他就藏身于江都城中?”

    孙世吾摇头笑道:“虽不中,但不远矣。当年江都形势复杂,远非羊伯符一人可以掌控,若是出海逃遁,难免留下痕迹,不有句老话叫做灯下黑,所以当年羊伯符就反其道而行之,没有像世人所说的那般逃往临仙府或是卫国,而是布置了出海的假象后,直接沿着东江大运河一路北上,甚至与南下江都宣旨的钦差座船交错而过,当圣旨到了江都时,羊伯符已然身在东都。再往后,任凭暗卫如何侦缉天下,却想不到羊伯符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据说羊伯符在东都置办的府邸,距离暗卫府白虎堂不过两条街的距离,即便步行也用不了一盏茶的功夫。后来先帝入主东都,他这才亮明身份,主动投入先帝麾下。”

    徐北游惹不住赞叹道:“这位羊老将军果真不是寻常人等。”

    孙世吾亦是感慨道:“你说就是如此人物,怎么会就莫名其妙地病死在九原城。”

    9¤正版r首*发+

    徐北游脸色一肃,“老先生是说魏王他……”

    孙世吾轻声道:“当年先帝将魏王遣往魏国,其中有放逐之意,可也不会放任魏王在魏国彻底坐大,所以先帝才会派遣羊伯符与魏王一起征伐卫国,那时候魏王不过是一少年,想来羊伯符足以应付才是,最后却是羊伯符早早亡故的下场,世上哪有如此巧合之事,只怕是……”

    孙世吾没有把话彻底说明,剩下的当作留白,让徐北游自己去慢慢思量回味。

    他接着说道:“南归,说起羊伯符,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名字很耳熟?”

    徐北游微微一怔,然后猛然记起一事,“家师有一同胞兄长,名为公孙伯符,同样是早早病故。”

    孙世吾点头道:“没错,两人名中都有伯符二字,故去的时间也相差不远,而那座九原城本就是属于公孙氏的,只是两人的年纪有些对不上而已。”

    徐北游的脸色越发凝重起来,望向一座苍翠春山,竟是感到一股云遮雾绕的窒息压迫之感。

    孙世吾突然道:“南归,你可知道当年的卫国五大世家都曾经两头下注?叶氏只是沾了道门掌教的光,真正厉害的还是慕容氏,先后在后建、道门、先帝、东北牧氏和佛门、卫国剑宗等六方下注,怎么看都是一个稳赢不输的局面。”

    徐北游摇头不知。

    孙世吾缓缓说道:“两头下注也注定了两头都不讨好,说白了就是墙头草行径,不过即便是如此,先帝也从没想过要灭去张氏和公孙氏。”

    徐北游疑惑问道:“是魏王萧瑾?”

    孙世吾犹豫了一下,轻声说道:“魏国的故事很多,一时半刻说不完,老朽也谈不上全知尽知,你若是想知道其中内情,不妨在魏国四处走一走,兴许会遇到一些经历了当年之事的老人,能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一点不一样的东西。”

    徐北游重重嗯了一声。

    他忽然想起一事,忍不住提醒道:“当初明陵一战时,先帝曾经说魏王已经修成了三尸元神,虽然已经被先帝毁去一尊元神,但老先生此去面见魏王,还是不要大意为好。”

    孙世吾点头道:“青尘竟是将斩三尸之法也传授给萧瑾了,的确是不容小觑,多谢小友提醒。”

    他随即笑道:“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当年萧瑾与完颜北月并称为南北两大谪仙人,如今完颜北月都已经摸到了飞升的门槛,萧瑾没有原地踏步的道理。”

    最后这位儒门大宗师爽朗道:“好了,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你有你的事情,我有我的事情,你我二人也到了该分别的时候,临别之前再送你一句唠叨,纸上得来终觉浅,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你这次若是不急,不妨在魏国走走看看,也许能有一些意外收获。”

    徐北游笑着拱手道:“多谢老先生教诲,就此别过,还望老先生一路珍重。”

    两人相视一笑后分道扬镳。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