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魏国东都魏王宫
    魏王萧瑾入主魏国前期,看似做了许多事情,根本上其实是在做一件事情。先是灭去张氏和公孙氏,既是立威,也是杀鸡儆猴,以此来压服各大宗族势力,然后是颁布废剑令,以法令约束境内修士,并借此铲除许多“刺头”,除去这两大难题后,魏国上下得以政令通畅。

    自太平十年以来,他以魏国为根基,大力发展海贸,使魏国不过四州之地的财政收入却能比拟大半个江南,承平元年之后,萧瑾以当年羊伯符留下的水军为基础,以十年海贸积攒下的无数银钱为资本,大肆铸造火器战船,重整水军。

    如今已经可以看出,萧瑾的谋划大致分为三步走,如今已经走完两步,只剩下最后一步。

    发展海贸是第二步中的一环,而蓄养海寇又是发展海贸的一环,在几大海寇中,郑魁奇又仅仅只是一个近些年来比较风光的后起之秀而已。

    以小见大,萧瑾敢于窥视中原,绝不仅仅只是痴人说梦。

    如今徐北游斩杀了郑魁奇,对于萧瑾的整体布局而言,肯定会有影响,但绝不会太大。

    转眼间已经是暮春时节,细雨飘飘,洒落在魏国国都“东都”上,自从萧煜将大郑的东都改名为大齐的帝都之后,萧瑾便将“东都”这个名字纳为己用,将自己魏国的都城称作“东都”,而且放眼大齐诸多藩王,府邸皆是王府,哪怕是曾经的齐王萧白,以及唯一的异姓王牧棠之,无一例外,只有太子殿下才可称东宫,而魏王萧瑾在今年年初到时候,打破了这个惯例,将自己的魏王府改称为魏王宫,其中宦官宫女一应俱全,只差将王妃改称王后,以及将世子改称王太子,俨然是要与正统大齐朝廷分庭抗礼。

    刚刚过三更的时候,王宫中就已经掌灯,一名面白无须的大宦官轻轻地走在廊道上,廊外漆黑的夜色中是沉沉的雨幕,长廊中有些积水,踩在上面,发出啪啪的清脆声音。

    缓缓穿过廊道,往王宫的正殿走去,男子身着黑色蟒衣,天下宦官之中,唯有司礼监掌印太监能着黑色蟒衣,事实上他在魏国的地位与张百岁大致相当,都是帝王身侧的心腹之人。

    来到寝宫门口,这位大宦官不轻不重地叩了叩门,听到门内传来一声“进来”之后,他低着头推门而入,一路向前,最终来到宫殿深处之后,只能看到一双黑色云履,除了颜色略有差异之外,样式与道门大真人一般无二。

    已经许多天未曾入睡的萧瑾问道:“什么事?”

    最y新*@章节1上wt

    这位在魏王宫中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宦官弯腰低头,就像一个弓腰虾米,轻声道:“启禀王上,郑魁奇死了。”

    萧瑾没有作声,殿内气氛骤然凝重,大宦官屏息凝神,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只能听到窗外的沙沙雨声。

    片刻之后,萧瑾的声音才再度传来,淡淡说道:“知道了。”

    大宦官弯腰更低,小声说道:“上官乱也死了。”

    萧瑾这次没有继续沉默下去,他向前几步走下台阶,在大宦官的视线中已经可以看到绣满蟒纹的袍角,声音再次在他的头顶上方响起,“安排后事,尤其是上官家那边,接连没了上官锋和上官乱,要好好安抚。”

    大宦官恭敬应道:“已经派人安排了。”

    萧瑾嗯了一声。

    大宦官仍旧保持着弯腰垂手的姿势,向后徐徐退下。

    三更……四更……五更。

    五更鼓响,破晓时分。

    雨渐渐停了,天幕上浮现出一抹深蓝之色。

    沉寂了一夜的魏王宫骤然喧嚣起来,宫女和宦官来来回回,不多时后,开始有官员武将入宫觐见魏王,同时也不乏有女眷来拜见魏王妃。

    魏王王妃复姓完颜,双名英祝,是完颜北月之妹。她之所以会嫁给萧瑾,又要牵扯到当初的大梁之盟。

    大郑简文三年,萧煜出兵帮助完颜北月父子平定五王之乱,萧煜、完颜北月、蓝玉、慕容燕,以及完颜德等后建五王在后建皇宫中,正式定下盟约。

    由完颜北月继承后建皇位,双方结为兄弟之盟,完颜北月年幼,称萧煜为兄,后世仍以世以齿论。

    以巨鹿城为界,后建五王撤兵,萧煜亦从朝州、高州撤兵。此后凡有越界盗贼逃犯,彼此不得停匿。双方沿边城池,一切如常,不得创筑城隍,不得再有侵犯之事。

    后建须向萧煜提供平乱调停之军费,黄金十万两,银一千一百二十万两,粮食五十万石,绢二十万匹,至巨鹿城交割。

    后建不得入关南下,却可在必要时应萧煜之请出兵。

    双方于边境互市贸易。

    后建五王须每年向皇帝完颜北月进贡银万两,绢万匹,以示臣服。

    盟约缔结后,不得再起战端,如有违反者,必群起讨之。

    刁殷、李诩、孙平、谢仙、冯义等五位后建玄教长老作为见证。

    此条约于大梁城签订,又称“大梁之盟”。

    在大梁之盟后,萧煜将自己的妹妹萧玥嫁给完颜北月,完颜北月则将自己的妹妹完颜英祝嫁于萧瑾,两家不仅仅是兄弟之盟,还是秦晋之好。

    两人于简文三年定亲,简文四年成亲,在萧瑾受封魏王之后,完颜英祝跟随他一起来到魏国。

    时至今日,完颜英祝已经是古稀之年,不过看起来仍是如四十许的妇人,光彩照人。

    此时完颜英祝正在见一位来自后建的晚辈,同样是复姓完颜,双名玉妃。

    兴许是年纪大了的缘故,每每见到年轻的娘家晚辈就忍不住新生亲近之意,也愿意帮些举手之劳的小忙,就拿前段时间来说,这个丫头张口就要一万支鸟铳,虽然被她回绝了,但最后仍是给了五千支。

    这就不得不提到她的丈夫萧瑾,虽然他的性情不像同父异母的兄长,但有一点很像,是个尊重妻子的人,萧煜敢于放权给林银屏,那么萧瑾也不会在意这点小事,哪怕他知道这五千支鸟铳最终到了徐北游的手中,仍是一笑置之。

    不过萧瑾可以不在意,完颜英祝却不能不在意,毕竟出嫁从夫,没有帮着娘家人算计丈夫的道理。所以今日见面,她就在话语里不轻不重地点了这个晚辈几句,完颜玉妃自然是唯唯诺诺应下。

    当然,完颜英祝看在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的面子上,也仅仅是点到即止。

    接着,完颜玉妃告诉她一个消息,让这位魏王王妃小小吃了一惊,剑宗少主徐北游已经离开江都,去向不明。

    而此时,徐北游乘船抵达魏国最大的港口,春山港。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