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十四剑齐出而战
    徐北游抬手虚握,仿佛有一剑在手,其势之大,便是地仙之力,也难以完美驾驭,如手抬重物。

    空上刹那间再有异象生出。

    只见头顶云层的缝隙之间有丝丝缕缕的红光透出,仿佛有仙人伟力,要拨云见日。

    此剑御地之力。

    空中的红光越来越多,漫云彩在这一刻支离破碎,万里无云。

    上官乱脸色一变,终于不再顾及什么,手中蓄势圆满的剑十一剑斩落。

    徐北游视而不见。

    不等剑锋临身,这式蓄势极致的剑十已然消散无形。

    取而代之的是无穷无尽的地威压。

    上官乱猛然向后退出十数丈,脸色变幻不定,这一剑,似乎是传闻中的剑三十四?

    可是区区一个地仙九重楼,又凭什么用出素有“剑”之称的剑三十四?

    如果这一剑换成是冰尘或是萧慎来用,他自然没有半分不信,哪怕是张雪瑶,他也能信个七八分,毕竟她是上官仙尘的亲徒,公孙仲谋的妻子,曾经以诛仙破去慕容玄阴的不灭金身,就算有什么压箱底的隐秘手段也不足为奇,可徐北游这个不过及冠年纪的晚辈,能够踏足地仙九重楼境界已经是大幸运,又凭什么再越境用出剑三十四?

    上官乱不信徐北游真能用出剑三十四,甚至还隐约有了几分怒气,难道你徐北游挡下我的蓄势剑十还不够,还想一剑再斩杀于我?你连诛仙都未曾出鞘,到底是凭什么?

    不过下一刻,地威压遍布方圆十里之内的海面,上官乱脚下的海面向下凹陷,变成一个“海碗”。

    徐北游好似稚童举着一件远超自己本身重量的重物,身形摇摇晃晃,随时都有倾倒的可能。

    上官乱脸色一凛,迅速推翻了自己先前的判断,就算自己想不通徐北游到底是依仗了什么,可这份实实在在的地威压却是做不得假,而且他也想起了关于徐北游的诸多隐秘传闻,先是在江都城外一剑直入地仙十八楼,斩去太乙救苦尊的一条手臂,后来又在圜丘坛再入地仙十八楼,硬撼飞升在即的大真人青尘,与冰尘二次斗剑,难不成他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隐秘手段?

    上官乱一咬牙,身形向后飘然而退,而且这一退十分彻底,一气退出十余里。

    然后就见原本气势汹汹的“剑三十四”烟消云散,再无地威压,也无地异象,就像河中的鱼儿吐了个泡泡,当这个泡泡大到极致之后,自然就破掉了。

    至于徐北游,他用的是剑三十四不假,毕竟他在两度踏足地仙十八楼之后,已是对剑三十六烂熟于胸,不过碍于自身当前境界的缘故,徐北游连半剑都用不出来,顶多用出个十之二三,徒有其表的花架子,能挡下上官乱的剑十就已经是极致了。

    上官乱微微一愣之后,恼羞成怒。

    他以比退时更快的速度朝徐北游冲来,除了手中的两剑之外,腰间又有三剑陆续出鞘三寸,剑气四溢。

    徐北游轻声笑道:“比谁的剑更多?”

    ow看o正;!版章w节上+c◇

    话音落下,他背后的蜀锦散开,露出其下剑匣,玄冥、白虹、赤练、黄龙四剑陆续飞出,加上徐北游手中握有的岚,刚好也是五剑。

    下一刻,上官乱人未至,剑气率先破空而至。

    徐北游手腕一抖,岚将这道剑气彻底泯灭,同时伸手握住玄冥,剑起之时剑气亦起。

    剑气弥漫,方圆百丈皆剑气,以徐北游立足处为圆心,无数剑气流转。

    百里之内的海面,全部被浩大剑意所笼罩,竟是不生一丝波澜,平整如同镜面,构成一座逃无可逃的剑气牢笼。

    就在此时,上官乱已经近身到徐北游身前十余丈处,手中双剑交错,生生撕裂这座剑气牢笼,形成一个横贯海的巨大交叉。

    徐北游一剑前指,应八方之气而铸的岚与上官乱手中的长剑针锋相对。

    短暂的寂静无声后,地间响起一片清晰的碎裂的声音,是上官乱手中的长剑寸寸碎裂,然后化作粉尘随风而逝。

    上官乱脸色如常,身形以及脚下的巨浪都是纹丝不动,顺势又拔出腰间已经出鞘三寸的一剑,剑气凝聚,犹若实质,朝着徐北游当头劈下。

    满头白发的徐北游将玄冥刺入脚下海面,再次握住黄龙横于胸前。

    这一剑毫无疑问地徐北游挡下。

    下一刻,徐北游转守为攻。

    一剑卷起千层浪。

    一条由海水组成的长龙冲而起,好似在向苍咆哮示威。

    上官乱不得不一退再退。

    徐北游面无表情,一剑尽后又一剑,恰如一浪叠一浪。

    剑十二。

    上官乱猛然止住退势,一气出剑三柄,加上手中的双剑,共是五剑。

    以他为中心,五剑疯狂乱舞,好似一朵莲花盛开,翩翩怒放。

    五道浩大剑气纠缠不休,最后全部汇聚于一处,如大江东去,奔涌而出。

    剑十三。

    剑十二一线对撞剑十三。

    两者相撞,炸裂出万千气机涌动,以两人交手处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来,致使脚下海面如同沸水,翻滚不休。

    有罡风生出,吹拂得徐北游满头白发向后飘荡。

    上官乱却是随着罡风一气退出数百丈。

    在这时,一直旁观的郑魁奇双手虚握,向前踏出一步,手中无刀,却以无形一刀斩落。

    徐北游随手一剑挡下郑魁奇的无形一刀,然后又是反手以剑身侧拍,直接将这位千浪船主拍飞出去。

    不过徐北游没有趁势追击,因为上官乱已经携带五剑去而复返,同时还拔出了腰间的最后一剑,除去被徐北游毁去的一剑之外,共是六剑,他腰间只剩下七个空荡荡的剑鞘,再无一剑藏于鞘中。

    徐北游也不再留手,背后剑匣大开,八剑齐出,结成一方剑阵。

    接下来两人开始了一场足足有十四剑参与的近身搏杀。

    只是上官乱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徐北游,虽然徐北游明面上只有地仙九重楼的境界修为,比起上官乱差了一大截,可徐北游却是从一场场搏命厮杀中成长起来的,而且还有两次踏足地仙十八楼的玄妙感悟,将三十六融会贯通,反而是上官乱从养尊处优,从未与人有过生死相向,也未曾习得剑三十六全篇,因此两人纯粹以剑相斗,在百余招之后,上官乱的六剑很快就支撑不住,落败也是经地义的事情。

    最后一剑,上官乱心生怯意,想要抽剑而退,徐北游早有预料地以八剑结成剑二十八的雏形,八道剑气冲而起,剑气如同巨柱,接连地,在幕上造就出一副风起云涌的异象,一座杀意凛然的剑阵凭空而生,将上官乱困于其中。

    上官乱动弹不得,面露绝望之色,他刚想要开口话,徐北游手掌萦绕有紫青二色气息,已是朝他当头一按,然后往下一压。

    上官乱七窍流血,跪地而亡。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