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一剑翻海上官乱
    $}唯1?一,正o版“y,…其,}他y都_*是!c盗{u版

    上官乱双手分别握住两把长剑的剑柄,身子微微躬起,蓄势待发。

    徐北游对于上官乱的动作视而不见,问道:“上官乱,既然你是魏王的人,那就应该知道鬼王宫四大冥君中的骆难行和徐经纬是怎么死的,你觉得自己可以胜过我手中的剑?”

    上官乱看了眼徐北游背后的剑匣,缓缓说道:“如果你不用诛仙,则必败无疑,就算用了诛仙,老夫也未必会输。”

    徐北游一笑置之,然后有些“目中无人”地陷入沉思之中。

    四海之中,北海最是荒芜,长年罕无人烟,西海最远,只有极西之地的海客才会从此海经过,南海通宝竺,东海通魏国,故而以此二海的海贸最是繁荣,又因魏国远胜于宝竺,所以东海成为海贸最为兴旺发达的海域。

    魏国占据了地利之便,基本上就是得魏国者得东海,魏王萧瑾作为近水楼台先得月之人,掌握东海不过是举手之劳,只是如果萧瑾明目张胆地将东海划归为自家的后宅内院,那么必然要引起朝廷的猜忌,甚至是干预,所以萧瑾想了个取巧折中的办法,扶植郑魁奇这些台前人物代替他来掌控东海,甚至为了防止郑魁奇势大难控,还又特意扶植了一个钟大会,将官场上的大小相制等权术玩弄得淋漓尽致。

    徐北游有些感慨,对于整个天下而言,东海只是一隅之地,在魏王萧瑾的布局中也仅仅是一环,甚至只是一招闲子,窥一斑而知全豹,见一叶而知秋,可想而知魏王萧瑾在这许多年来的谋划是如何之大,哪怕在圜丘坛之事中魏王大败亏输,仍旧谈不上伤筋动骨。早在很多年前,师父公孙仲谋曾经对他说过天下如棋盘,众生芸芸都只是棋盘上的棋子,弈棋人只有寥寥几人,道门掌教真人秋叶算一个,当今的皇帝陛下萧玄算一个,再有就是深藏魏国的魏王萧瑾了,几位弈棋人的孰高孰低,当下还难以见分晓,还要再等些时日。

    就在此时,一阵凛冽剑气打断了徐北游的思绪。

    上官乱已经拔剑而出,双手各持一剑,其余五剑则仍是在腰间的剑鞘中,嗡嗡作响。

    徐北游举起手中天岚,郑重以待。

    若是上官乱和郑魁奇等人能杀了他,那么对于萧瑾而言绝对是大功一件,所以他们必然不会有所留手,徐北游在应对上官乱的同时,还要防备郑魁奇有没有其他后手。

    上官乱手持双剑,开始朝徐北游大步前奔,两剑一前一后,前者笔直一线,直刺徐北游的胸口中门,而后者则是以拖剑而行,两剑刚好达成一条直线。

    徐北游不退反进,大步上前,以手中天岚挡开直刺自己胸口的一剑,紧接着又以两指并作剑指,再次点落上官乱的后手一剑,上官乱不愧名中有一个“乱”字,身形顺势一转,双剑狂舞,剑光煌煌,眼花缭乱。

    徐北游惊讶咦了一声,这一剑看似杂乱无章,实则乱中有序,与剑三十六中的剑十有异曲同工之妙,甚至本身就是脱胎自剑十,剑十又被称作是滚剑式,重点就在一个“滚”字,如同滚雪球一般,每滚一剑,便多一剑的剑气,剑气复剑气,层层叠加,最后“滚”到极致,好似大雪崩,蔚为壮观。当年公孙仲谋应慕容玄阴之邀前往后建大白山青冥宫做客,于大白山之巅设宴饮酒,兴之所致,公孙仲谋以剑十滚剑,初始不觉如何,连滚三十六剑之后,剑气磅礴浩大已经超过全力而为的剑十三,最后一剑冲霄,仅仅是剑气余波就在大白山上引发了一场百年罕见的巨大雪崩,白雪遮天,险些淹没山下城池。

    徐北游还是一品境界时,以剑十滚剑六次,剑上剑气臻至极致之后,就是鬼仙境界的镇魔殿大执事牛头马面也不得不退让三分。

    照理而言,对付剑十最好的办法就是趁其还未蓄势到极点的时候,就提前打断它的蓄势,若是一旦使其势成,除非是境界高出太多,否则只能避其锋芒,绝不能正面力敌。如今徐北游是地仙九重楼的境界,而上官乱强上一筹,大约是地仙十一楼,本就境界高出徐北游,若是再行蓄势,那便如大雪崩山,就是想要暂避锋芒也不是那么简单。

    郑魁奇也是身怀修为的修士,早年刚刚起势之时,也是亲身上阵与人对拼血战,此时见到上官乱的这式剑十,不由轻声问道:“鹤老,徐北游竟是如此托大,要放任上官先生蓄势达到巅峰,难道他还有所依仗?”

    鹤老语气凝重道:“这位剑宗少主名声在外,与人交手也不在少数,绝不是那种懵懂无知的江湖雏鸟,上官先生的剑十虽然厉害,但船主也不要忘了,徐北游才是公孙仲谋的衣钵传人,若论对剑三十六的理解,上官先生不如他,所以这位徐公子未必就没有什么应对之策。”

    郑魁奇回过味来,点头道:“鹤老所言不错,徐北游既然敢只身前来,想来是有所依仗,反倒是我们要为上官先生担忧几分,毕竟盛名之下无虚士,徐公子能有今天的名头,可不是靠着读书人的互相吹捧。”

    原本环绕在徐北游身周的清风已经完全化作剑气,朝着上官乱层层席卷而去,上官乱整个人气势高涨,剑气透锋,带出一股凛冽罡风,硬是在无数“清风”中切割出数道缝隙。

    徐北游眉头一皱,跃出船去,立于海面之上。

    上官乱得势不饶人,也随之跃入海面,手中青锋的剑气一涨再涨,翻涌如涨潮大浪,海面上瞬间出现十余道巨大沟壑。

    当这式剑十只终于蓄势达到巅峰时,上官乱一剑斩出,笼罩方圆数里。

    先前还是温婉如同大家闺秀的海面刹那间汹涌起来。

    最后更是白浪滔天。

    如此汹涌翻滚的滔天大浪,使得楼船如同一叶浮萍,在海面上打了旋儿。

    船上的一众海寇还在茫然不知所措之际,只觉得自己脚下似乎有层层叠叠的大浪升起,船上众人纷纷举目四望,只见楼船随着海浪不断升高,越来越高。

    在楼船之下不知何时涌起一个巨大浪头,竟是将其生生托举起来。

    这仅仅是上官乱的一剑之威!?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仙人手段!?

    包括郑魁奇和鹤老在内,船上的一众海寇在回神之后,相顾骇然。

    徐北游立足于大浪翻涌之间,巍然不动,然后举起手中的天岚,仅是轻描淡写的一剑。

    剑十厉害不假,可在剑三十六中也仅仅是排名第十而已,其他人不知如何破解剑十,可对于徐北游而言,却是班门弄斧了。

    如何破去蓄势极致的剑十?

    一剑足矣!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