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东海霸主郑魁奇
    轰隆隆的炮声再次打破了海面上的平静,四艘快船如离弦之箭朝着徐北游等人所在的福船驶来,与之同来的还有连绵的炮火,虽说这种早在大楚年间就已经被广泛应用的铁炮远远比不上神威大将军炮,实心铁弹更是难与火雷子媲美,但是用来对付一艘普通货船,已是杀鸡用牛刀。

    徐北游望着这一幕,没有半分意外,反倒是在心底默念一声终于来了,只不过比起意料之中的阵仗,却是大了几分。

    一名瞎了一目的独眼海寇头领站在船头,效仿官军将领的打扮,着轻甲,裹披风,手里还拿着一支千金难得的千里望,此时他正用自己的独眼通过手中千里望观察这边的情况,倒还真有几分水师将领的派头。

    福船周围不断炸出水柱,陈宝安早已发现了外面的情况,匆忙从船舱中跑出,看到眼前的一幕后,顿时脸色惨白一片,目露绝望。

    一艘海贼快船就对于他而言就已经是灭顶之灾,如今足足四艘,又哪里还有活路?就算那位年轻剑仙曾经许诺要一直护送他们前往魏国,可面对四艘快船也要力不从心,到时候年轻剑仙自然可以一走了之,可这满船之人却要葬身大海喂鱼虾了。

    独眼海寇首领一手举着千里望,一手缓缓抬起,四艘快船的炮火愈发猛烈,连续两枚铁弹落在福船上,砸出两个巨大坑洞,几个倒霉的海客被当场击中,血肉横飞,尸骨无存。

    徐北游面露微怒之色,一踏栏杆,身形一掠而出。他没料到海寇的火炮能够直接命中福船,火炮不是弓弩,能否命中目标六分看运气,先前那艘快船的海寇之所以能有一发炮弹命中,主要原因还是距离够近,此时的四艘快船都距离较远,虽然火炮连绵,但恐吓意味更多,所以徐北游真没料到会有两发炮弹直接名中福船,看这架势,这四艘船应该是海寇的精锐,火炮的射程和精准度都要强出许多。

    徐北游的身形飘荡,朝着四艘快船中的距离福船最近的一艘落去。

    独眼海寇首领看到这一幕,咧嘴大笑。

    下一刻,他脸上的笑意骤然凝固,然后变为完完全全的震惊和恐惧。

    他本来期待着那个不知好歹死活的年轻修士被船上的箭雨给逼退到海上,可谁曾想那人仅仅是一剑,在东海上足可横行的快船便从中一分为二,彻底沉入海中。

    这是什么境界的修士?

    独眼海寇头领目瞪口呆,手中的千里望当啷一声落地而不自知。

    徐北游身形一掠如长虹,再次跃到第二艘船上,又是一剑,这艘快船也紧随第一艘快船而去。

    转眼间四艘快船被毁去半数,独眼海寇首领再如何自大也知道遇上了自己解决不了的扎手点子,赶忙下令调转船头,准备去找这片海域的真正主人。

    早在大郑年间的时候,东海的海面上还轮不到海寇来耀武扬威,那时候有两个宗门共同瓜分东海,分别是雄踞东海三十六岛的剑宗和位于中原沿海的龙城,直到上官仙尘成为剑宗宗主之后,单人单剑斩杀龙城末代城主龙云青,又顺势灭去龙城,这才使偌大的东海成了剑宗的后宅庭院。

    在剑宗覆灭之后,就连三十六岛都成了他人的囊中之物,偌大东海自然也被其他大小势力趁势瓜分,这才使得海寇势力极速壮大,就连剑宗名下的货船也多遭劫掠。

    徐北游知道单纯是海寇还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关键在于海寇后面有人撑腰,那位在魏国呼风唤雨,在中原搅风搅雨的魏王殿下。

    正因为有魏王萧瑾,徐北游在这片海上斩几艘贼船,其实都是无关痛痒的小事,郑魁奇不痛不痒,甚至几天就能补充完整,毕竟有些时候遇到大风大浪都会沉上几艘船,这点损失又算什么,而萧瑾就更不会有什么感觉,当真是不足挂齿。

    甚至说,就算徐北游把郑魁奇灭去,对于萧瑾来说也算不得什么大事,只要再有几年功夫,他又能扶持起第二个郑魁奇,世间从来都不缺少所谓的英雄人物,可天下就这么一个,同理,东海上的枭雄不少,可东海也只有一个。

    徐北游想要重振剑宗,江都只是一个起始点,其根本还是在于能否夺回东海三十六岛,只有夺回了三十六岛,剑宗才能西控东海,北制魏国,再加上一个江都,这片区域中无论海陆皆入囊中,这才是剑宗鼎盛时该有的气象。

    不过这些都是以后的事情了,也许徐北游要用几十年的时间去慢慢做,也许他终其一生也难以做到,而在当下,他要做的就是去会一会郑魁奇这个所谓的“东海霸主”,看看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传奇人物。

    徐北游不再跟这些海寇喽啰浪费时间,又是两道剑光斩出,将剩下的两艘快船也斩成两段之后,整个人的身形一闪而逝。

    下一刻,他出现在悬挂着郑字大旗的楼船上空,居高临下,飘然若神仙风采。

    不过楼船上的海寇们没心情去欣赏这一幕景象,很快就有人举起手中的火铳和弓弩,给徐北游来了一记下马威,箭矢和铅丸如雨点一般激射向徐北游。

    火铳在中原还算是个稀罕物事,除了五大禁军中有所配备之外,就连地方都指挥使司都少有所知,可在魏国却是再常见不过的东西,尤其是海上海寇,极为偏爱此物。

    徐北游仅仅是气机外泄便挡下了这些箭矢和铅丸,看见一座身材高大的昆仑奴手中举起一块巨石正要朝自己投掷过来,他对那名安稳不动如山的中年男子笑道:“这就是郑氏的待客之礼?”

    郑魁奇抬头看了徐北游一眼,一言不发。

    昆仑奴怒喝一声,用尽全身的力气将手中巨大如假山的巨石狠狠投掷出去,以至于他脚下的楼船都摇晃不止。

    只是当巨石来到那位白头年轻人的面前时,众人就见着了匪夷所思的一幕,这块仅仅靠着重量就能碾死鬼仙修士的巨石被那人轻轻拍了一掌,然后伴随着一阵如蚕食桑叶的沙沙声音,竟是化作点点细沙,随着海风而去,就此消散得无影无踪,好似从未在世间存在过一样。

    徐北游仍是虚立空中,维持着一掌拍出的姿势,衣衫如洗,纤尘不染。

    智力不算太高的昆仑奴骤然停下动作,显然感受一股巨大危机感,不敢再轻易挑衅。

    更v新^p最!快s上

    鹤老俯下身,对郑魁奇沉声说道:“是剑宗的无生剑气。”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