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老儒首辅孙世吾
    徐北游沉默片刻之后,心悦诚服地恭敬行礼,道:“先生不愧是儒门圣人,今日一番话让北游茅塞顿开,北游在此谢过老先生指点。”

    老人摆手道:“圣人二字愧不敢当,小友谬赞了,我儒门圣人有至圣先师,有宗圣,有复圣,有亚圣,再加上一个守仁先生或许有望在千百年后被尊为心圣,可唯独没有老朽这个圣人,老朽若能在百年之后被人称呼一个贤字,那就心满意足了。”

    徐北游好奇问道:“就算老先生不是圣人,可做个儒门魁首应当绰绰有余才对,为何如今的儒门魁首之位仍旧空悬?”

    老儒生笑着反问道:“小友当真知道老朽是谁?”

    ◇y%首=发n…

    徐北游皱眉道:“儒门讲究立功、立德、立言三不朽,当年的张江陵为儒门魁首,于立功而言,当世无人能与其并肩,但无奈执着于权柄,于立德而言,白璧有瑕,立言一事也稍有欠缺。于是儒家的三不朽一分为三,张江陵立功,方何立德,张载立言,如今此三人皆不在人世,他们的同辈中人只剩下一位老首辅孙世吾。”

    老儒生哈哈大笑,“三不朽,老朽一个也不占,怎么好意思做儒门魁首?再者说,老朽年事已高,就算勉强做这个儒门魁首,恐怕也做不了几年,倒不如将机会让给那些年轻人,尤其是陈公鱼和李清羽两人,下任儒门魁首应该就在此二人之中。”

    徐北游再次恭敬作揖行礼,沉声道:“徐北游见过孙老首辅。”

    孙世吾摇头笑道:“小友不必多礼。”

    自大郑神宗皇帝登基以来,到大郑哀帝于圜丘坛禅位,在这近五十年的时间中,儒门共有过四位魁首,分别是张江陵、方何、张载和孙世吾,在横渠先生张载身死之后,资历最老的孙世吾理所当然地成为儒门魁首。不过紧接着就是萧煜入东都,以摄政王之尊废黜仅仅存在了四年的大丞相府,复立内阁,并由孙世吾出任内阁首辅。

    当时以萧煜为首的西北大军还远远谈不上天下归心,甚至江南士林仍是将其视为逆贼之流,所以当孙世吾出任内阁首辅后,立刻引来了大半个儒门的口诛笔伐,而他也的确不如前面三任儒门魁首那般名正言顺,不得已之下只能卸任儒门魁首之位。

    再后来,萧煜取代大郑立国大齐,蓝玉成为新朝的内阁首辅,孙世吾由此告老还乡,归隐于神都城中,这么多年以来致力于讲学传道,其家学自成一家,甚至有了比拟江南谢家等豪门世家的气象,在朝廷中的地位更是尊崇无比,每逢国之大典,皇帝陛下都不曾忘却这位已经致仕的老首辅。

    徐北游问道:“老先生去魏国见魏王,可是因为前不久的圜丘坛一事?”

    孙世吾点头感慨道:“老朽这次魏国之行,不敢奢求能让一意孤行的魏王殿下收手回头,只是想与他说一说当年的道理,尽力而为,也算是以尽人事。毕竟十年逐鹿的硝烟刚刚散去,若是再次大动兵戈,致使天下生灵涂炭,实在有违圣人道理。”

    徐北游点了点头,指着那些海寇说道:“若要解决海上寇匪为患,仅仅是杀掉这几个海寇是无济于事的,关键还在于为首的那位龙王爷。”

    孙世吾笑着点头道:“正是此理。”

    老儒生话音落下,两人之间不再维持那种玄奇境地,周围的一切又都变得鲜活起来,船上的海客和海寇仍是保持着极为震惊的神情,而徐北游和孙世吾的一番对话,看似时间不短,实则不过是弹指一挥间。

    徐北游看了眼已经彻底死透的海贼首领,彻底散去杀机杀意,让开道路,对那些海寇道:“去吧,把此地的事情告诉你们那位龙王爷。”

    众多海贼在短暂的面面相觑之后,立刻动作麻利地抬起首领的尸体,往自己的快船撤去,生怕这位年轻剑仙反悔。谁都看得出来人海战术根本行不通,只能是白白送死,正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们自然也懂得这个质朴道理,与其把性命白白丢在这里,倒不如回去给龙王爷通风报信,哪怕天真的塌下来了,也有高个子顶着。

    徐北游之所以没有痛下杀手,除了孙世吾的一番道理之外,他也是想要通过此事将那位龙王爷郑魁奇给引出来,也看看这位海上诸侯到底是个怎样的枭雄人物。

    不是儒门魁首而胜似儒门魁首的老书生缓缓说道:“世间有三重境界,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如今小友处于第二重境界之中,欲出而不得出,正所谓人之初,性本善,人人生而有赤子之心,入得红尘俗世之后,沾惹各种是非因果,难免心性蒙尘,若是能出得红尘,返璞归真,再得赤子之心,那可就是天底下第一等的心性了。”

    徐北游无奈一笑,“不止一位长辈曾经对我说过四字,不忘初心,我这段时日中也时时自醒,常思如何才能守住本心不忘。”

    老儒生轻声感慨道:“不忘本心,这是许多天上神仙都未必能够做到的事情,小友也不必太过挂怀,顺其自然就好,就拿老朽租户来说,年轻时也曾经困于名利二字之中,经常为之所迷,为之所误,到底该如何放下?这个道理,老朽想了大半辈子,如果小友在短短几年中就能彻底想明白,那么老朽的这张老脸可就要无处安放了。”

    徐北游皱眉道:“顺其自然?”

    老儒生笑了笑,“道门谓之自然,佛门称之放下,我儒门则叫做殊途同归。”

    徐北游若有所思道:“我家师祖的佩剑就名为殊归,取自殊途同归之意。”

    孙世吾笑道:“剑道两家不就是殊途同归?”

    徐北游欲言又止。

    孙世吾轻声道:“老朽也仅仅是有所猜测,不能给小友一个准确答复,还望小友见谅。”

    徐北游点了点头,将那个关于碧游岛的疑问重新咽回肚中。

    紧接着徐北游自言自语道:“天问,殊归。”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