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剑问不平平不平
    背着书箱的老儒生稍稍咀嚼这个名字,觉得有些耳熟,但又没能想起到底在哪里听过,只能干巴巴地说了个“好名字”。

    年轻人说道:“听说郑魁奇如今也不过是而立之年,一个贫寒出身之人白手起家,无论是攀了谁的高枝,能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殊为不易。”

    老人皱了皱眉头,略微有些迂腐气道:“虽说一将功成万骨枯,但无论英雄也好,枭雄也罢,只要心怀天下就万没有一味欺压良善的道理,这位郑大王欺软怕硬,恐怕还算不上枭雄,最多算是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而已。”

    年轻人一笑置之。

    此时船上的海客们也已发现了这艘挂着“郑”字大旗的不速之客,顿时船上一片大乱。

    为首的一名海客脸色大变,大声呼喝道:“快!,加速!”

    众多船工将风帆扯满,无奈这艘半是客船半是货船的福船吃水太深,不管如何加速都相当有限,反观那艘快舰却是轻便快捷,须臾之间已是距离福船不足三百丈,隐约可见舰首上立了许多持刀之人,个个以红巾蒙面,在船上还配备有铁炮和木炮,已是有手持火把的海贼站在一旁严阵以待。

    下一刻,几门火炮轰然作响,声音倒是不小,就是准头差点,大多落在了周围的海面上,溅起一道道水柱,仅仅有一炮落在了甲板上,还是实心弹,只是在木质的甲板上砸了一个大洞,一个倒霉鬼被四散的木头碎屑刺伤了脸颊,与明尘炮轰圜丘坛的威势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可就是这种威势,已经让船上的众多海客们彻底慌了手脚。

    又是一轮炮轰之后,那艘悬挂着郑字大旗的快船已经靠了上来,上头大概能有近百号人马,人人持刀,只等接舷之后,便要跳将上来大肆厮杀一番。

    老书生轻轻感慨道:“瞧这架势,这大海之上又要平添许多冤魂,小友既然佩剑,难道还不出手?”

    白头年轻人依旧没有急着出手,手掌按在腰间青锋的剑首上,望向那艘海贼的快艇。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两船已经完全靠拢在一起,领头的海贼头领朗声大笑道:“儿郎们,给我杀!”

    几十名持刀海贼呼啦一拥而上,没有什么章法阵形,比之真正的军伍相去甚远,但有一股悍勇狠辣之气,对付这些海客已经是绰绰有余。

    就在两名海贼举刀当先冲上甲板的一瞬间,两人毫无征兆地向后倒飞出去,好像撞在了一面无形墙壁上,头破血流,坠地死绝。

    为首的海贼有些眼界,认出这一手是有人以气机外放成墙的手段,不敢有丝毫马虎大意,立刻示意众海寇停下动作,然后团团抱拳道:“不知是那位前被高人在此?在下郑龙王麾下马董,这厢有礼了,出门在外,混口饭吃,还望前辈看在郑龙王的面子上,高抬贵手,不要与我们这些穷苦人计较。”

    老书生有意无意瞥了眼白头年轻人腰间的长剑,察觉到不知何时已是出鞘半分,嘴角微微勾起,“郑龙王,倒是好大的名头,也不知那位魏王殿下对此有何感想。”

    白头年轻人淡然道:“以魏王的胸襟,想来不会在意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老儒生笑道:“老朽这次若是平安抵达魏国,想去见一见这位魏王殿下,与他讲一讲老朽的道理。”

    不得不说,这老儒生的口气委实有些大到不能再大了,与坐拥魏国一国之地而虎视中原天下的魏王讲道理?恐怕只有天机榜十人才有这个本事和底气。

    }*v$唯一pl正jy版i,其他xs都是盗2版1

    年轻人正是告别了萧知南独自前往魏国的徐北游,他这趟先去魏国,先是秘密见一些人,魏国毕竟是剑宗的老地盘,师父和师母在那儿旧相识众多,许多人只是在表面上臣服于魏王萧瑾,实则大有可为,接下来他会再从魏国转道去往碧游岛,如何从碧游岛上取回本就属于剑宗的东西,这也算是公孙仲谋最后留给徐北游去解决难题,徐北游若是能解决这个难题,那便真正打开了剑宗的新局面。

    之所以徐北游孤身一人,谁也不带,倒不是怕累赘,而是因为江都的形势也不容乐观,道门有所动作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由萧知南留在江都坐镇,有她的公主身份,禹匡那边必然不敢袖手旁观,有了江南后军,不敢说高枕无忧,徐北游也才敢放心前往碧游岛。

    至于眼前的老书生,徐北游竟是有几分看不透深浅的感觉,不敢妄下断言。

    就在这个时候,那名喊话的海贼头领脸色渐渐阴沉下来,下意识地握紧手中刀柄,萌生几分退意。

    他算是“龙王爷”郑魁奇的嫡系心腹,很早就追随在郑魁奇的身边,一次次血拼厮杀走过来,如今也算是小有地位,有自己的一条船,也有自己手下的一班弟兄,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有资格接触到一些旁人不得而知的内幕消息,如今魏王殿下与朝廷的关系急速恶化,说不准哪天朝廷就要再来一次清剿海域,虽说如今的江都水师几乎名存实亡,但只要朝廷肯下决心,在一年半载之内就能重新组建出一支新的江都水师,这支水师兴许不会是魏王殿下麾下精锐水师的对手,可对付他们这些海贼却已经是绰绰有余。

    难不成这条船上有朝廷的人?

    海贼头领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脸色又是阴沉几分,不敢再有半分托大,从牙缝中缓缓挤出一个,“走!”

    他的众多属下有些发愣,有人略有不甘道:“头儿,咱们就这么走了?这可是条大鱼!”

    海贼头领咬牙道:“鱼再大,也得有命去吃才行,走!”

    不过就在这帮海贼想要退走的时候,一名白发年轻人挡住了他们,或者说一人一剑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名年轻人平淡说道:“诸位且慢,我有话说。”

    这些海贼都是过惯了刀口舔血的日子,不把别人性命当回事的同时也不怎么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未等海贼头领说话,就已经有四名悍勇海贼抽刀朝这名拦路的年轻人冲杀过去。

    然后就听得砰然一声,这四人连人带刀一起炸裂开来,好似是普通的血肉之躯正面撞上了从雷霆弩车射出的弩箭,直接变成一团血雾,尸骨无存。

    徐北游微笑道:“敬酒不吃,偏偏要吃罚酒。。”

    海贼头领看到这一幕后,竭力平静道:“刚才就是前辈出手?前辈当真要郑龙王为敌?”

    徐北游呵了一声,“龙王爷,真是好大的名头。”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