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抱丹守一显玄奇
    当萧知南回来的时候,徐北游和李青莲正在对弈,徐北游的棋力与国手相距甚远,虽说曾经与萧知南杀了个旗鼓相当,但那是靠着诸多无理手才侥幸做到的,若是再多下几盘,让萧知南摸清了他的棋路,必然又是个大败亏输的下场。

    至于李青莲,从小被张雪瑶当作半个女儿养大,张雪瑶出身于卫国张氏,自然少不了琴棋书画的功课,所以李青莲对于棋道一途也是颇有涉猎,兴许因为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的缘故,李青莲也极为偏爱无理手,此时遇到徐北游,可谓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材。

    萧知南抱着剑匣走近一看,脸上神色顿时古怪无比。

    徐北游的棋力如何,她最是清楚,起先看到两人凝神以待的样子,她觉得应该差不多是均势,原本想着两人兴许能下出几招羚羊挂角的妙手,谁知道两个无理手撞在一起之后,就彻底变成了一片乱局,两人就在这片乱局中厮杀得难舍难分,就像军伍开战,彻彻底底打成了一锅粥,将不知兵在何处,兵不知将在何方,就是胡乱打吧。

    终于,在苦战鏖战了小半个时辰之后,徐北游靠着李青莲的两手昏招而占据胜势,就在即将收官时,这位剑宗大小姐终于是瞧见了旁观的萧知南,喊了声嫂子之后,便伸手拂乱棋盘棋子,然后耍赖道:“今日就算和棋,咱们改日再战。”

    说着她起身抱拳,也不知跟谁学的江湖话,“今番良晤,豪兴不浅,日后江湖再见,自当杯酒言欢,咱们就此别过。”

    说罢这丫头也顾不得再摆一撩袍袖的大侠做派,直接一溜烟地跑了。

    萧知南无奈一笑,“青莲似乎不太喜欢我。”

    “你不要多想,她就是这个性子。”徐北游将手中捻着的一枚棋子放回棋盒,问道:“师母找你可是说什么了?”

    萧知南摇了摇头,将手中的剑匣递给他,“没说什么,只是让我把这个交给你。”

    徐北游接过剑匣,推开匣盖。

    首w/发

    匣中有剑宗十二剑之五毒剑。

    五毒剑周身环绕有五色光华,正应五毒之说,徐北游直接伸手拿起五毒剑,五毒剑骤然光芒大盛,仅仅是片刻之后,徐北游再松手时,五毒剑已是“小鸟依人”,自行飞起之后围着他环旋盘绕。

    徐北游伸手按住胸口,只见他的中单田位置骤然明亮,有一颗晶莹圆润的“珠子”冉冉升起,其中有黄紫两气急速流转,如二龙戏珠,“珠子”滴溜溜地旋转不休,不断有气机外泄,如大湖泄水,通过各路经脉支流分别涌向七窍三丹田之中,使得徐北游气海之中起扶摇,湖泊的“水面”骤然上升三分。

    徐北游缓缓闭上眼睛,张开双手,仿佛要拥抱天地。

    眨眼之间,大堂内元气滚滚,气机如同海面上下起伏不定,以徐北游为圆心,一圈圈肉眼难见的气机涟漪向四周迅猛扩散开来。

    萧知南的衣襟和发丝被气机吹动,她稍稍向后退出一步,然后接下来的玄奇一幕让她瞳孔微微一缩。

    只见徐北游深深吸了一口气,脸庞上紫金二色萦绕流转,衣袖鼓胀,恍恍惚惚之间,整个人身形飘摇不定,然后头冠炸开,满头白发狂乱飞舞,竟是在一瞬之间变为乌青之色,虽然随着徐北游吐出一气之后,黑发重新染上白霜,但这一瞬间的返老还童也足以称之为化腐朽为神奇。

    再有片刻之后,徐北游回神,收敛气机,感慨道:“天地为丹,抱之守一。”

    萧知南好奇问道:“这似乎不是剑宗的法门?”

    徐北游点头道:“的确不算是剑宗的法门,而是道门的龙虎丹道,此法曾经是我的筑基功法,但后来因为意外而被废去,如今再重新拾起来,倒是颇有所得。”

    萧知南又问道:“如果我没猜错,你刚才是在吸纳五毒剑的剑气神意,比起你在帝都时汲取黄龙的剑气神意,似乎要简单了许多。”

    徐北解释道:“五毒剑在剑宗十二剑中本就排名靠后,而我又曾经两度登上地仙十八楼境界,吸纳此剑并不需要耗费太多功夫。”

    他稍稍一顿,然后补充道:“明陵一战之后,我就已经达到地仙八重楼的巅峰,如今我已是地仙九重楼的境界了。”

    “才九重楼?”萧知南皱眉道:“剑宗十二剑可就只剩下最后三剑了。”

    徐北游笑道:“剩下的三剑才是足够分量的三剑,尤其是师祖的佩剑殊归,位居十二剑之首,若是我能得此剑,一跃数境也不是难事。而且完整十二剑与零散十一剑的差距也是天差地别,集齐十二剑之后自是又有其他不同。”

    萧知南笑了笑,询问道:“南归,你领我四处走走,也让我见识下这座大名鼎鼎的东湖别院?”

    徐北游点了点头,两人一起走出正堂,往别院深处走去,过藏书阁和琉璃阁,一直来到后湖的岸边。

    徐北游站在堤岸上远眺湖面,轻声道:“我这次之所以回到江南,其实不仅仅是因为青锋坊,也不全是因为五毒剑,还是因为碧游岛。”

    萧知南是何等聪慧,一下子就想到徐北游的所想之事,问道:“剑宗宝藏?”

    徐北游道:“当初师父曾经对我提起过,道门之所以会派一位道门大真人常年驻守于碧游岛,就是因为我剑宗留于碧游岛上的千年宝藏,不过我这次回去并不是为了剑宗宝藏,而是因为先帝曾对我说过有两剑就在魏国境内,所以我想回碧游岛找到师祖当年的闭关所在,兴许就能找到两剑其中之一。”

    萧知南问道:“什么时候走?”

    徐北游道:“自然是越快越好,希望能赶在道门有所动作之前返回江都。”

    说到这里,徐北游忽然想起了当年碧游岛莲花峰上,师父公孙仲谋和那位道门掌教的倾力一战,若是那次师徒二人返回碧游岛时,秋叶没有出现,是不是师父就会带着自己取回那一剑?

    萧知南望向远方,轻轻感慨道:“当年的大剑仙,先战其师尊许麟,再战南疆第一剑仙东行先生和龙城城主龙云青,后来又一人独战道门无尘等佛道三位大修士,继而斩杀摩轮寺寺主,二十年后太庙之变,一剑败退三位道门峰主,可不就是一个纵横无敌,我希望你以后也能走到这一步。”

    春风拂面,夹杂着点点寒意和雨后的湿意,徐北游转头望向萧知南,微笑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萧知南与他对视,轻声笑道:“我相信你。”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