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张公主和萧公主
    v#首)发@

    沙沙雨声中,琉璃阁中冷冷清清,张云领着萧知南来到琉璃阁门前便止住脚步,请萧知南独自一人进去。

    萧知南走进琉璃阁,脱下鞋子,只穿袜子行走在半透明的地面上,可以看到脚下的碧波湖水,甚至还有鱼儿游动。在琉璃阁深处的临湖位置坐着张雪瑶,端庄素雅,仍是摆弄着她最喜爱的那套黑釉茶具。

    两名女子皆是身着素服,一人因为母亲,一人因为丈夫。

    萧知南缓缓走到张雪瑶的对面,轻声道:“师母。”

    张雪瑶淡笑道:“公主殿下,请坐。”

    “不敢。”萧知南坐下后摇头道:“您叫我知南就好。”

    张雪瑶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点点头,从善如流道:“知南,萧知南,大齐的齐阳公主,也是大齐的第四位公主,萧煜的长孙女,肖似林银屏,我这么说没错吧?”

    “没错。”萧知南脸色平静,不卑不亢。

    张雪瑶缓缓道:“我今天找你来,是有些话想对你说。”

    萧知南轻轻点头。

    “南归他……虽然在身世上有些蹊跷之处,也许不是普通百姓那么简单,但他的前二十年,都与一个普通人无异。”张雪瑶的的语气愈发平静,平铺直叙如同一潭死水,“如今的你们看上去门当户对,可在前二十年中,你在做什么?他又在做什么?你从小到大都是锦衣玉食,没有吃过半点柴米油盐的苦头,而他呢,前二十年,几乎就是在温饱二字上挣扎。南归他师父在世的时候常说一句话,同一个人间却未必是同一个世界,能够享受花花世界的从来只有一小撮人,你们两个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吗?”

    萧知南只是耐心静听,未曾解释什么或辩解什么。

    “在我看来,你们不是。”张雪瑶语出如惊雷,“夏虫不可语冰,他如今正在经历你的世界,你可曾经历过他的世界?南归的心很大,这样好也不好,好处是男儿当自强,大丈夫志在天下,这点没错,不好处在于心大了,就难免会忘却初心,一个不慎便会在歧路上越走越远,终将不知归路。”

    张雪瑶似是恍惚追忆,“我是看着南归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那个刚刚进江都的稚嫩少年,只有手里的剑和背上的剑匣,可到了今日之后,他手中不再仅仅只有剑,背上也不再仅仅只有剑匣,所以他才会去帝都娶你。”

    张雪瑶直视萧知南,“知南,你扪心自问,你们两人之间又有多少所谓的感情可言?仅仅是两年的功夫,哪来那么多刻骨铭心?我也是过来人,男女之间的事情,门当户对是其一,更多还是要看两个年轻人之间如何相处,这种如人饮水冷暖自知的事情,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自然不好多说什么,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就是为了利用南归,那么你最后一定会自尝苦果,可如果你真是喜欢上他这个人,那么今日的我便是前车之鉴,这些都是我的肺腑之言,信不信都由你。”

    始终沉默的萧知南终于开口道:“师母说的是当年师父离开江都之事。”

    张雪瑶略有唏嘘道:“他啊,是个称职的剑宗宗主,也是个称职的师父,唯独不是个称职的丈夫,自从我嫁给他之后,夫妻二人一直都是聚少离多,几十年间更少不了为他担惊受怕,可到头来还是他先走一步。”

    萧知南重重叹息一声。

    张雪瑶亲自给她倒了一杯茶,轻声道:“南归很像他的师父。”

    萧知南轻轻点头。

    张雪瑶也忍不住一叹,想起了自己年轻时候的事情,徐北游和公孙仲谋很像,自己和萧知南却是半分也不像,当年的自己心高气盛,锋芒必露,直到在东湖别院被萧煜所擒之后才有所收敛,正是因为自己的脾气秉性,使得夫妻两人之间之间隔阂了几十年,直到公孙仲谋临死前才算化解,若是自己当年能有萧知南的脾气秉性,兴许就不会留下那么多遗憾。

    张雪瑶这几十年蜗居在江都一地,想明白了许多以前没有时间去想的道理,只是有些道理还可以去弥补,有些道理却是没有机会去弥补了,察觉到萧知南的淡淡试探之意后,她没有像年轻时那般针锋相对,而是一笑置之,从身后取出一只小号剑匣放到萧知南的面前,微笑道:“跟你说了这么多,无非是希望你们两人以后好好在一起,这只剑匣里有吴乐之留下的五毒剑,南归找了许久,这次就由你转交给他吧。”

    萧知南低头轻轻抚过剑匣,入手微凉,寒意渗入肌理,她抬头问道:“师母为何不亲自交给南归?”

    张雪瑶未曾回答,脸上神情归于平静祥和,语气平淡道:“知南,当年我们四人被许多好事之人放在一起相提并论,互相之间也有许多算不清的恩怨情仇,不过时至今日,我们到底都是老人了,那些恩怨也差不多到此为止,以后肯定要是你们这些年轻人站在台上,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萧知南轻轻点头,没有言语。

    张雪瑶端起手中茶杯。

    送客。

    萧知南伸手拿起剑匣,抱在怀中,冲张雪瑶恭敬一礼之后,徐徐退出琉璃阁。

    在萧知南走后,秦穆绵从不远处的一扇屏风后转出,啧啧道:“我还以为你会拿出恶婆婆的架子,好好为难一番这丫头,没想到你这么容易就放过她了。”

    张雪瑶平静微笑,缓缓道:“婆媳不合的戏码就算了,毕竟我只是南归的师母,不是正儿八百的婆婆,若是一味拿腔拿调,难免会惹人厌恶,而且萧知南这丫头很聪明,心中自有一番计较,不必我去做那个恶婆婆扮黑脸。”

    秦穆绵笑道:“这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了,与我这个外人无关。”

    张雪瑶白了她一眼,“那你过来做什么?”

    秦穆绵神色一正,轻声道:“我刚刚收到消息,在秋叶出关后不久,尘叶也随之出关,咱们以前的猜测八成就要应验了。”

    张雪瑶闻言脸色微变,“这个消息当真?”

    秦穆绵低声道:“是一位道门大真人亲口所言。”

    张雪瑶闭上双眼,轻声道:“我知道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