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先去青锋再荣华
    当初徐北游从江都来帝都的时候,既是徒步而行,又是硬生生地从西北绕了一个大圈,所以那次足足走了大概一个月的功夫,这次两人虽然没有从东江大运河乘船直下,但也沿着驿路南行,所以只用了大概十余天的功夫,就跨过了大江,进入到江南境内。

    来到江都城门外,来往车水马龙,马车夹杂其中并不起眼,谁也不曾想到马车中的男子就是号称在江都一手遮天的徐公子,而女子则是堂堂的大齐公主。

    最近的江都城也是热闹得很,前不久有几位年轻俊彦来到江都,倒是引起了不小的轰动,不过紧接着又有消息从帝都传来,这些年轻俊彦其实都是徐公子的手下败将,这让许多江都百姓一下子都得意洋洋起来,虽说不是自己亲手打败了这些少侠仙子,但是打败他们的徐公子却是从江都走出去的,这让他们与有荣焉的同时,又有些瞧不上这几位少侠仙子了,只等着徐公子从帝都返回江都。

    徐北游掀起帘子仰头去看这座熟悉的雄城,感慨说道:“梦里不知身是客,直把他乡作故乡。我在西北住了二十年,在江都住了两年,可有些时候,西北反倒是变得模模糊糊,尤其是那些故人都不在西北之后,也就没有那么刻骨铭心,恍惚之间觉得江都才是故乡。”

    萧知南轻声道:“江南好,我当初离开江南时,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还能回到江南。”

    徐北游放下车帘,笑道:“那你也太低估我了。”

    进城之后,负责驾车的冯郎问道:“少主,咱们是先回荣华坊,还是去青锋坊?”

    徐北游说道:“去青锋坊。”

    萧知南问道:“你就不先见见一众属下?张安、宋官官,还有那位虞美人。”

    徐北游摇头道:“要见她们随时都可以,可如此一来,就只能看她们的规矩礼数如何,这次我想先看一看她们办的差事如何。”

    萧知南笑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一转眼的功夫,你也学会这些御下之道了。”

    徐北游会心笑道:“皮毛而已。”

    帝都城大,江都城也不小,马车悠悠然然地走过了大半炷香的功夫,这才从城门口来到刚刚由道术坊改名为青锋坊的门前。

    此时青锋坊仍是完全封闭,除了工匠和剑宗弟子之外,外人不得擅自入内,平日里会有剑宗弟子在此巡守,去年的时候,冯郎就是负责在这儿巡视,只是被徐北看中提拔之后,才随同去了帝都。

    此时接替了冯郎位置的是位剑宗女弟子,名叫李宵。

    不得不说,如今剑宗阴盛阳衰得厉害,尤其在公孙仲谋和上官青虹之后,愈发显得女子势大,一众女子分成两大派系,分别是张雪瑶的张家和李青莲的李家,毕竟在徐北游入主剑宗之前,一直是由张雪瑶来经营剑宗,李青莲也被视作剑宗的接班人,所以张家和李家的势大也在情理之中。

    其中李家又分成三大支,除了李青莲身后的李家之外,还有李神通的江都李家和李青萍的江陵李家,李宵就是出身于李神通那一支的李家,虽然是旁支子弟,但却根骨不凡,这才得以拜入剑宗门下。

    李宵怀抱长剑立在青锋坊的大门前,头扎高耸马尾,一身贴合身材的剑装,脚踏蛮靴,十足的女侠风范,目光不断来回扫视周围,当她看到那架悠悠驶来的马车时,眼神中顿时透出几分警惕之色。

    马车停下。

    先是一男一女的车夫下车,然后走下一位白头的年轻公子,负手站定,抬头望向门禁上的青锋坊三个大字,沉默不语。

    李宵愣了许久之后,才有点不敢置信道:“少主?”

    然后李宵骤然反应过来,年纪轻轻却满头眨眼白发,除了剑宗少主徐北游还能是谁?

    她赶忙就要上前行礼,徐北游摆了摆手,“不必多礼,我想进去看看,请头前引路。”

    李宵被徐北游一个“请”字说得有些受宠若惊,两只手都要不知道放在哪里,手足无措地原地。

    冯郎上前一步,压低了声音道:“想什么呢?少主让你带路。”

    李宵这才回过神来,赶忙在前面引路。

    这时萧知南也从马车上下来,感慨道:“这就是道术坊啊,不过父皇改的这个名字不怎么样,怎么不叫剑术坊呢?”

    徐北游笑道:“这是我向陛下求来的,师祖在世时常说一句话,手持三尺青锋,当横行天下,所以才取了青锋二字。”

    一行人进了青锋坊,果然与徐北游离开时大不一样,不能说万丈高楼平地起,但已经初具规模,有些当初道术坊鼎盛时的气象。

    大致走了一圈后,最后来到新建的剑气凌空堂前。

    徐北游没有进去,只是望着原本应该悬挂剑气凌空堂牌匾的地方,驻足良久。

    徐北游忽然问道:“你怎么看?”

    萧知南只说了两个字,“不错。”

    徐北游点点头,转身往外走去,对冯郎吩咐道:“回荣华坊。”

    不多时之后,荣华坊前除了众多剑宗弟子和富贵商贾之外,还有以布政使张鉴为首的江都三司一干文武官员,不可谓不阵仗不浩大。

    …8看正版章{?节上b#

    张雪瑶和李青莲不在江都城中,而是住在城外的东湖别院,宋官官和张安外出办事未归,所以此时只有吴虞一人留在江都城中主持剑宗事宜。

    当徐北游一行人来到此地时,包括吴虞和张鉴在内所有人都一同向那对男女恭敬行礼。

    剑宗弟子拜的是少主和少主母,三司官员拜的则是公主殿下和小阁老。

    萧知南没有说话,只是上下打量着站在最前面的吴虞,吴虞似是感受到了萧知南的目光注视,稍稍站直了身子,同样望向萧知南,丝毫不肯落有半分下风。

    萧知南轻轻一笑,收回视线。

    徐北游对于这一幕视而不见,当先迈步道:“走吧。”

    有些时候,男人面对这种事情能做的只有装傻,他们宁可相信天下太平,也无风雨也无晴。

    一行人步行进入荣华坊,徐北游和萧知南走在最前头,吴虞和张鉴则是落后了大半个身位。

    临近公孙府,徐北游侧望向一直都是小心翼翼的张鉴,笑问道:“张大人近来可好?”

    有些心事重重的张鉴吓了一跳,赶忙道:“回小阁老的话,下官近来……尚可。”

    徐北游笑意玩味,然后默念一句,“小阁老。”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