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皇后崩国丧守灵
    正月初四,徐北游循例入宫,没有去未央宫和甘泉宫,而是去了飞霜殿。

    此时的飞霜殿一片缟素,一众宗室、大臣身着白布麻衣在此守灵。

    回京之后,皇帝陛下没有隐瞒皇后娘娘故去的消息,在大朝会的次日发布谕旨布告天下,定为国丧,由灵武郡王萧摩诃为总理丧葬大臣,按照会典,文武百官及诰命夫人着丧服凭吊,着素服行奉慰礼,连续三日,文武百官及诰命夫人皆服斩衰,二十七日而除,仍素服。禁屠宰四十九日,停音乐祭祀百日,停嫁娶百日。

    按照大齐律例,妻死,丈夫可不穿孝衣,不过皇帝陛下与百官相同,皆是身着斩衰丧服,在大朝会后辍朝九日。同时一众宗室亦是如此,循以日易月之制,服缟二十七日。

    徐北游作为女婿,被算入宗室之中,身着斩衰丧服进入飞霜殿后,先去灵前祭拜,然后找到同样是披麻戴孝的大姑姑墨书,问道:“大姑姑,公主呢?”

    墨书答道:“回禀帝婿,公主殿下已是在灵前守了一天一夜,刚才陛下过来的时候特令她去偏殿歇息。”

    徐北游道谢一声,又往偏殿方向行去。

    此时文武百官依次入内吊唁行礼,故而飞霜殿内热闹无比,徐北游一路行来,“小阁老”之声不绝于耳,对此他只能无言苦笑。

    好不容易来到偏殿门前,好在这里除了几名宫女之外,再无其他外臣,终于是清静几分。

    徐北游推门而入,就瞧见萧知南正坐在榻上怔然出神,因为徐皇后其实是随先帝飞升的缘故,已是不幸中的万幸,萧知南倒不至于如先前那般悲伤,只不过此别亦是永别,此时她还是有些无言伤感,眼圈通红,脸上依稀可见泪痕。

    听到门响声音,萧知南下意识地用手绢擦了擦眼角,正襟危坐。

    徐北游轻声道:“是我。”

    萧知南低低嗯了一声,问道:“你的差事都办完了?”

    徐北游坐到萧知南的身旁,道:“昨天连着跑了几个衙门,倒也没人敢难为我,还算顺妥。”

    萧知南又是嗯了一声。

    徐北游沉默片刻,出声安慰道:“你也别太难过,皇后娘娘是跟随先帝去了天上,只要我们能证得长生境界,日后还是能再相见的。”

    萧知南没有接话。

    她虽然骤然间有了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修为,但却没有地仙大修士的觉悟,在她看来,什么证道飞升,实在是太过遥远,远到她根本没有去想过这些。

    徐北游见她不搭话,也没有强求,只是自说自话了许多家常事和庙堂事,其中以庙堂事居多,就在今日,那位曾经骑着“天马”去丹霞寨的端木公子,曾经数次要置徐北游于死地的端木公子,那个差一点就做了大齐第三位帝婿的端木公子,在暗卫府的诏狱中自尽身亡,尸首停在刑部,只等仵作验尸确定真的只是自杀后,便会入土为安。

    萧知南闻听此言,微微怔了一下,然后摇头轻叹道:“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

    两人之间沉默许久,萧知南忽然问道:“你如何看魏王萧瑾?”

    徐北游略作思量后直截了当说道:“这位魏王殿下思虑深远,手段高超,单以谋略而论,恐怕蓝太师和义父都不是他的对手。”

    萧知南感叹道:“所以他才会想当皇帝,三十年来求白冠,‘王’字上头加一个白,可不就是一个‘皇’字吗。”

    萧知南忧心忡忡道:“这次魏王损失了不少人手,不过还谈不上伤筋动骨,魏国一日不除,就始终是悬在朝廷头上的一把利剑。”

    魏王萧瑾,字怀瑜,自号东海钓鲸客,世人称其为谪仙人,与完颜北月并称,他又以未卜先知而闻名于世,与占验派魁首大真人青尘齐名,这样一个人物,无论是谁对上,都会觉得棘手万分。

    当然,这样的人物也绝不会屈居人下,哪怕是区从一时,但只要让他找到机会,他就会立刻反客为主,也难怪萧皇当年要将他放逐到魏国去,虽然此举有放虎归山之嫌,但若是将他留在庙堂上,如今还不知道要掀起多大的风浪。

    萧知南望向殿门外,缓缓说道:“草原莽夫不足为虑,真正需要提防的还是魏王。”

    这一刻的萧知南让徐北游感觉有些陌生,此时的她不像平日里温柔贤淑的妻子,倒是更符合大齐公主这一身份。

    毕竟她也姓萧,骨子里流淌着萧氏的血液。

    萧知南收回视线后,又重新变回到那个轻声慢语的知南,柔声道:“你什么时候回江南?”

    徐北游道:“等出了正月之后,你去不去?”

    萧知南问道:“我也去吗?就不怕你那个师妹不高兴?”

    徐北游略显无奈道:“她有什么不高兴的,你是她的嫂子。”

    萧知南玩味道:“恐怕没那么简单吧,徐公子和虞美人在江都的传闻,可一直都不少。”

    r看sg正ib版章$#节,4上√j

    徐北游越发无奈,“传闻这种事情,从来都是捕风捉影,不足为信。”

    萧知南深深看了眼自己的丈夫,然后眼睛眯起,如一弯月牙儿,“装,你就继续装,南归,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难道你没动过一点不该有的心思?毕竟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任君采撷,是个男人就会动心吧?”

    徐北游彻底无奈道:“合着我要么承认自己动心了,要么就承认自己不是男人了?”

    萧知南笑问道:“夫君打算怎么选呢?”

    徐北游眼观鼻鼻观心,秉承着千言万语不如一默的心态,开始修闭口禅。

    萧知南不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轻声感慨道:“此去江南,说不定就要跟那位叔祖有所交集。”

    徐北游微微一怔,然后陷入沉思,当他正要说话的时候,墨书在门外轻轻叩门,“殿下,时辰到了。”

    萧知南从榻上起身,“好了,我得继续给母后守灵去了,待会儿你先回家,有什么话等我晚上回来再说。”

    徐北游嗯了一声,也随之起身。

    夫妻二人一同离开这间偏殿,出门之后,萧知南在殿门前为徐北游整了整丧服的衣襟,然后才转身往正殿而去,徐北游则是目送着萧知南的身影消失不见之后,从另外一个方向乘着小舟离开四面环水的飞霜殿。

    帝都皇城之内,无论是武夫还是修士,一律不得凌空飞掠,这是朝廷的规矩,也是皇城的大阵的规矩。

    徐北游登岸后没有走出多远,又遇到一人,勉强可以算是半个熟人,同样是身着斩衰丧服,与徐北游所不同的仅仅是一人白发,一人黑发。

    西河郡王徐仪。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