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庙堂上天翻地覆
    在承平二十二年的最后一天,下了一场大雪,在承平二十三年的第一天,又下了一场小雪,两场雪后,整个帝都城银装素裹,像一位冬日里披上锦绣貂裘的雍容妇人。

    这一日九门大开,在天子亲军和护陵军的护卫下,皇帝陛下的銮驾自正阳门返回帝都,太子殿下萧白亲自出迎。

    皇帝陛下回宫,新任太子萧白将传国玺奉上,其后由司礼监掌印太监张百岁亲自传旨,于正月初三在未央宫召开大朝会。

    这次大朝会,不出意料之外,庙堂大为震动。

    首先就是原暗卫府掌印都督端木睿晟因为谋逆大罪而满门抄斩,家产抄没充公,其子端木玉虽然在几名心腹死士的护卫下提前逃出帝都,但仍是被魏无忌亲自捉拿归案,曾经在帝都城里风光一时的端木公子狼狈不堪,马上就要身首异处。

    除去端木睿晟本人之外,此案牵连甚广,足有大小官员三十余人被暗卫府缉拿,会同刑部、大理寺共同审理,然后交由皇帝陛下亲自定罪。

    其次是皇帝陛下有感于暗卫府权势过大,下旨将暗卫府改制,削其权柄,缩减编制,取消缇骑,由原本的三位都督,改为一名都督,品级低于正一品的大都督,与从一品的左都督平级,同时下设都督同知数人,原暗卫府左都督傅中天出任暗卫府都督,原暗卫府右都督魏无忌出任天策府都督,天策府同样取消左右都督和掌印都督,只设都督一人,下设都督同知和都督佥事,原天策府掌印都督赵无极出任中军左都督。

    至于原中军左都督曲长安,皇帝陛下感念其父曲苍的功劳,只是将其发配至西北左军张无病的帐前效力,也算是将功折罪。

    再有就是,在大都督魏禁的保举下,原本的代前军左都督孙少堂得以将官职前的代字去掉,成为新任前军左都督,如此以来五大左都督终于尘埃落定,分别是中军左都督赵无极、左军左都督张无病、右军左都督查莽、前军左都督孙少堂、后军左都督禹匡。

    无论是暗卫府和天策府改制,还是几位都督的任命,单独拿出一件,都足以让庙堂为之震动,可一次全部抛出,就难免让庙堂诸公有些发懵,不过这还不止,似乎皇帝陛下打定主意要让整个庙堂来一次天翻地覆,在武官这边尘埃落地之后,又开始对文官进行梳理,头一件大事就是当朝首辅蓝玉告老请辞,而皇帝陛下已经恩准,保留了蓝相爷的太师头衔,可谓是恩荣至极,这对君臣师徒也算是善始善终。

    蓝相爷告老之后,内阁首辅之位空缺,毫无疑问,众望所归的韩阁老由内阁次辅升任为内阁首辅,从今日起,韩瑄成为大齐开国以来的第二位内阁首辅。

    至于空悬出来的次辅之位,皇帝陛下没有选择提拔另外两位阁臣大学士,而是出人意料地宣召江左谢氏家主谢苏卿入朝,出任内阁次辅。

    谢苏卿出身于江南谢氏高阀,本身就有康乐公的爵位,父祖两代又都是闻名朝野的名士大儒和从龙功臣,而他本人亦是不逊于父祖,故而这个任命并未有人提出异议,由此,新内阁便重新定下,仍是阁员四人,只不过少了一个蓝玉,又多了一个谢苏卿。

    不少庙堂老人在听到这道旨意之后,不由在心底暗自感叹,当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韩瑄凄凄凉凉离京时,谁又能想到在二十年之后,这位韩阁老竟是东山再起,登上二十年前没能得到的首辅大位?

    至于谢苏卿,则不得不让人赞一声韬晦之术,几十年的蛰伏养望没有白费,终于换来今朝的青云直上,虽然不是布衣之身,但也勉强算是“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典范了,只是少有人知晓,当今皇帝陛下还未登基时就与这位年龄相差不大的康乐公相交甚厚,这些年来康乐公一直不曾入京,未尝没有帮着陛下坐镇监视江南的意思,无论是情分功劳,还是本身才能,谢苏卿来做这个内阁次辅都绰绰有余。

    不过在这一众任命中,还有一个任命不那么显眼,那就是擢升帝婿徐北游为暗卫府都督同知、天策府都督同知,加太子少保衔。

    都督同知听起来很大,官品也很高,但却是个虚职,就像蓝玉身上的太师之职,位列三公,号称百官之首,放眼大郑和大齐两朝,也不过只有张江陵和蓝玉两人得以在生前加封太师,不过要说起手中握的有实权,那就远远比不上内阁首辅了,都督同知也是此理,远不如稍低一品的都督佥事。

    至于太子少保,更是一个空名而已,从来只是给显赫重臣锦上添花,而不能给手无实权者雪中送炭。

    不过徐北游此人不一样,他不仅仅是帝婿那么简单,他还是韩瑄的义子,众人皆知韩瑄无妻无儿,就连侄子也不曾有半个,那么徐北游作为义子几乎与亲子无异,同时还有传闻说,这位徐公子与帝都徐家似乎也有许多关系,如若不然,当年韩瑄为何会收他为义子,又为何执意让他姓徐而非姓韩?

    若是此传言为真,这位徐公子的身份就有些吓人了,韩相爷的义子,徐家的外戚,当今天家的女婿,皇亲国戚集于一身,还真是贵不可言,他若是有意仕途,看似是虚职的都督同知自然也能变为实职。

    当然,就算没有徐家和帝婿的身份,单凭一个韩相爷,这个任命也不简单,要知道韩相爷拜为内阁首辅之后,在庙堂上的声势一时无两,如今已经有人在私底下将徐公子称之为“小阁老”,这其中的意味又岂是非同寻常?

    在绝大部分官员看来,徐北游会被封官赐爵是因为他的身份,其实不然,皇帝陛下之所以会如此做,仅仅是因为徐北游这个人而已。

    因为徐北游不顾安危护驾有功,先以青锋挡青尘,后又与冰尘这位女子剑仙斗剑,也因为徐北游单人单剑斩杀了逆贼徐经纬和端木睿晟,更因为先帝萧煜对于这个年轻人青眼有加。

    oz%》唯一正版sj,8$其他bj都z是5r盗of版)

    另外,皇帝陛下也有更深层次的考量,在这次圜丘坛之变中,萧慎无故离去始终都是萧玄心头上的一根刺,虽然现在尚不明原因,不过出于帝王的多疑,他已然不能再完全相信萧慎。

    正所谓人无近忧必有远虑,除去萧慎之后,萧氏一族中就再没有能够真正坐镇一方的大修士,朝廷的高手再多,终究是异姓之人,唯有徐北游,即是妻侄,又是女婿,还是未来的剑宗宗主,有望顶替萧慎的位置。

    所以萧玄已经给徐北游准备好一份真正的大礼,这几个官职倒是不算什么。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