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我命由我亦由天
    就在明尘的心神完全沉入其中,逐渐进入抱圆守一的境地时,在他耳边骤然响起一声“吱呀”的开门声,不亚于道惊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明尘猛地睁开双眼,望向出现在自己眼前的两名女子。

    明尘认得其中一人,惊疑不定道:“齐阳公主?”

    来人正是萧知南,此时她意态闲适,有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从容不迫,没有半分骄躁,这不像一名身无半分修为的弱女子面对一位地仙大修士时该有的气态,加上跟在她身旁的那名蒙面女子,让明尘心底甚是犹疑不定。

    萧知南轻声道:“齐阳见过大真人。”

    她一指身旁的女子,“这是策府的影子,也是我的护卫。”

    明尘本就是道门中最熟悉朝廷之人,一下子就想透彻了。

    策府脱胎于当年直属于萧皇的四大暗卫,分别是般若、恶虎、伥鬼、影子,最早的时候,般若只能排在最后一位,影子才是四大暗卫之首,只是后来恶虎、伥鬼、影子三人陆续故去,唯有般若赵无极仍还在世,这才变成了以般若为首的局面。

    q永久#/免*费o{看z40/

    明尘微笑道:“贫道当年还曾经与上代影子共事。”

    静静站在萧知南身旁的影子没有话,先前就是她趁明尘不备,以手中淬有“下凡”剧毒的短剑刺了明尘一剑,使他染上这种地仙修士也要忌惮三分的剧毒,这才不得不来到此处以金丹疗毒。

    当初韩瑄巡视中军,曾经对曲长安许诺,会有策府中人从旁协助,而影子就是这个从旁协助之人,这次如果不是明尘亲自出手,就会由她斩杀对曲长安下手之人,换成明尘之后,她无力与明尘正面抗衡,就藏匿于大军之中,伺机而动,终是在最后关头刺了明尘一剑,将这位道门尘字辈大真人逼入当下境地。

    萧知南笑道:“本宫此番来此,是奉了先帝的圣谕,送大真人早日登仙。”

    明尘脸色不变,淡然道:“就凭公主殿下身边的这个影子?不是贫道自大,这‘下凡’之毒厉害不假,可还不至于让贫道没有半点自保之力,贫道大不了拼却这具庐舍不要,也有信心将公主殿下二人留在此地。”

    萧知南笑着点头,然后整个人气机开始节节攀升。

    从第九品到一品,然后再从一品跃升至鬼仙境界,一直到人仙境界巅峰之后才有稍许的停顿。

    不过这个停顿并非是结束,而是一个新的开始,然后萧知南一举跨过了地仙境界的大关,仍是一路青云直上。

    只见一团金色光芒笼罩在她的身上。

    地仙三重楼时,萧知南身上的金色光芒犹若实质。

    地仙五重楼时,萧知南身周渐成风雷之势。

    地仙九重楼时,她身形模糊,飘摇不定。

    地仙十二重楼时,萧知南自成一方千世界,将这座独栋院子完全笼罩,已经有了道门太虚幻境的意味,或者是佛门婆娑世界的气象。

    明尘还是生平第一次见到如此攀升境界,与之相比,徐北游用了将近三年的时间才攀升到地仙八重楼,根本完全不值一提。

    ……

    就在青尘被拖入陵墓之后,萧煜去见了徐北游,而林银屏则是与萧知南有过一番言语。

    林银屏驾崩时,萧知南不过才几个月大,对于这位皇祖母完全没有印象,不过有一点不可否认,林银屏对于这个长孙女极是喜爱,将自己的绝大部分遗物都传给了这个孙女,其中就包括牡丹和斑斓,所以萧知南对于这位未曾谋面的皇祖母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然好感,此时相见之后,更生亲近之意。

    在萧知南面前,林银屏没什么长辈架子,拉着她的手,左瞧右看,怎么也看不够似的,平日里落落大方的萧知南却是笑容羞赧,除了因为这位皇祖母的地位太过超然的缘故,更多还是因为她很少有这种经历。

    在为数不多的几个长辈中,父皇忙碌于国事,父女两人很少有独处的机会,母后的多半精力又都放在哥哥萧白身上,至于姑姑萧羽衣,兴许是因为她自身经历的缘故,很多时候郁气过重,林银屏这样的长辈,对于萧知南来是十分陌生的。

    两人仅就相貌而言,似是隔代相传的缘故,的确是十分相似,此时的林银屏大约是三十余岁的相貌,与萧知南站在一起,更像是一对姐妹。当然,若气态,两人就相差甚远了,萧知南是绵里藏针,外柔内刚,而林银屏却是锋芒必露,威严极重,也难怪被人称作是压制了两代萧氏帝王的女子。

    林银屏问道:“听你前段时间中了人的暗算,不要紧?”

    萧知南摇头声道:“已无大碍了。”

    林银屏轻轻叹息一声,“跟我一样,当年我也是吃了没有修为的大亏,身子一直不好,整日就是病恹恹的,好几次都差点一命呜呼,也幸好明光不嫌,一直对我不离不弃,别的不,他堂堂一国皇帝,这辈子就只娶我一人,这就很难得。对了,你那个夫君徐北游如何?有没有在外头沾花惹草?”

    萧知南脸色微红道:“他……待我很好。”

    林银屏点点头,轻声道:“那就好,不过女子立于世间,不能只依靠男人,还是要自己撑起半边,临走之前我再送你一份礼物,就算补上你的嫁妆,日后若是再出什么变故,也不至于束手无策。”

    萧知南心翼翼问道:“那是什么?”

    林银屏笑道:“一份造化。”

    ……

    林银屏口中所的一份造化,的确是夺地之造化,竟是让萧知南这个身无半分修为之人一步登,成为一名地仙十二重楼的大修士,按照林银屏所言,若非萧知南的体魄太过孱弱,根基太过浅薄,本来还能一气抵达地仙十六楼的境界。

    当然,这份“造化”并非是凭空而来,而是林银屏自身的修为,只是如今她就要随着萧煜飞升而去,这份十六楼的修为已是可有可无,于是干脆送给自己这个孙女,只是萧知南不比徐北游,如果徐北游是一座八百里大湖,就散地仙十八楼的修为也可全盘皆下,那么萧知南就只是一方池塘,十六楼的修为多半用在了开拓池塘上面,所以此时的她只剩下十二楼境界。

    不过即便只有地仙十二楼的境界,联手同样是地仙境界的影子,对付一个修为大跌的明尘,已经是绰绰有余。

    明尘顾不得体内的和金丹和余毒,就要神魂出窍。

    不过影子已是抢险一步,手中短剑指向明尘的眉心,势要将他的神魂钉死在紫府之中。

    姜是老的辣,明尘当即放弃出窍,大袖一挥,如同泼墨画山水,气机奔涌而出。

    不过影子却让明尘有一瞬间的惊骇,竟是不退反进,任由磅礴气机临身,仍是一剑刺向他的眉心。

    明尘就要一袖震碎此女的五脏六腑,影子已经是七窍流血。

    就在此时,萧知南终于出手,此方千世界中凭空生出许多看不见的“规矩”,如同朝廷律法牧守万民,重重压在明尘的身上,使其不能移动分毫。

    影子付出的代价巨大,全身鲜血淋漓,终于来到明尘的身前,一剑刺入他的眉心,然后改为双手握住剑柄,加重力道,向前一推,短剑穿脑而过,将这位大真人的头颅生生钉在了墙壁上。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