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二章 一逃一追杀两人
    孔逸箫身形纹丝不动,只是抬起一只手,在自己的身前画出一个玄奥轨迹。

    黑气汇聚成一面巴掌大的黑盾出现在他的面前,刚好挡在诛仙前行的路线上。

    诛仙剑尖与黑盾相撞,发出一声清脆声音。

    黑盾虽,却比大盾还要坚固,竟是挡下了这一剑,不过盾面也是支离破碎,显然难以挡下第二剑。

    孔逸箫在徐北游再刺出第二剑时,身形向后飘然而退,不过徐北游手中的诛仙却是在一瞬间跨越数十丈的空间,比之道门的缩地成寸还要玄妙,直接出现在孔逸箫的身前三尺处,锋锐无匹的剑锋在他的胸口出划出一道皮肉翻开的血槽。

    徐北游手腕一抖,诛仙顺势上撩,径直斩向孔逸箫的头颅。

    在刹那之间,孔逸箫的身形一闪而逝,险之又险地躲过了这一剑,然后出现在徐北游左侧三丈的地方,手中出现一柄金色长矛,矛尖和矛身上篆刻满各种奇异铭文,朝徐北游狠狠掷出。

    徐北游只能转身将诛仙横于身前,不过诛仙毕竟只是攻伐第一,而不是防御第一,徐北游虽然挡下了这一矛,但脸色还是瞬间雪白,整个身形向后退去。

    更;新/|最gj快oc上“x

    本应该趁势追击的孔逸箫忽然皱了皱眉头,站在原地没动。

    下一刻,身形倒滑出去的徐北游止住退势,然后猛然前冲,势若奔雷,最后高高跃下,一剑斩下。

    原本皇城大阵所残留的气息受到这一剑的压迫,向着四面八方扩散而去,白玉广场上的气息骤然一空,只剩下诛仙的凛冽剑气。

    孔逸箫的脸色大变,大喝了一个“退”字。

    话音未落,他的身形已然是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孟东翡和徐经纬也带着端木睿晟消失在承门的城楼上。

    这一剑落地,白玉广场轰然震动。

    “走得了吗?”徐北游轻笑一声,手持诛仙化作一道剑光紧随其后。

    一路上不乏有暗卫缇骑挡在这道剑光前行路上,不过无一例外,都被这道剑光从中一分为二,剑光所过之处,顿时一片腥风血雨,无论是人的尸体还是马的尸体,都异常齐整,就像用剪刀将纸人从中裁开,触目惊心。

    剑光势如破竹,生生杀出一条血路,在这条血路上,鲜血和各种秽物融在一起,更显血腥。

    徐经纬带着端木睿晟飞快前行,转瞬间已是出了帝都城,朝着齐州方向而去。

    只要进了齐州境界,那便距离东海不远,只要进入东海境内,那便距离魏国不远,到时自然有人接应,如今的徐北游毕竟不是上官仙尘和公孙仲谋,还没有那份通本事去魏国闹上一闹。

    大概一炷香的时间后,徐经纬带着端木睿晟到了直隶州的边缘地带,齐州已是遥遥可望,就在这时,徐经纬的后背上骤然闪过一抹刺骨寒意。

    紧接着一道清冷嗓音响起,“徐经纬,端木睿晟,你们该死了!”

    徐经纬当机立断,放开端木睿晟,周身气机流转如大江东去,一身儒衫鼓荡不休,身形再快三分,就要化作一道长虹而去。

    几乎就在同时,徐北游将手中诛仙向前一递,剑尖刺入他的后背三分。

    徐经纬只觉得体内的那条奔涌大江在瞬间被一条长长堤坝生生截断,而且更令他心底生惧的是,一缕森寒剑气也随之进入他的体内,瞬间消散无踪,似是鲜血融入水中,再也难以分离。

    剑气落地生根,处处扎根,最后会在体内结成一张根,如果他所料不错,这就是让当年无尘大真人修为全失的诛仙剑气。

    徐经纬浑身颤抖不休,咬牙再强提一口气,拼着受伤也要冲断那条截断了自身气机的长长堤坝,使一气贯通。

    不得不,徐经纬不可谓不果决,但还是差了那么一线,不要看这一线,有时候生死就在于一线之间。

    下一刻,徐北游将手中的三尺青锋再向前一送。

    徐经纬只觉后心一痛,然后猛地瞪大了眼睛,整个人僵直不动。

    他缓慢低头。

    看到一截剑尖刺穿了他的胸膛。

    徐经纬的境界的确高于徐北游不假,可徐北游不但有两次登顶十八楼的境界感悟和剑三十六全篇,更有号称攻伐第一的重器至宝诛仙,当初不过地仙十七楼的公孙仲谋手持诛仙可与地仙十八楼的慕容玄阴平分秋色,甚至能够与十八楼之上的秋叶打得互有来回,那么徐北游手持诛仙杀一个徐经纬,总不会有多难?

    徐经纬竭力运转四肢百骸内的游散气机,不过徐北游却不想给他拖延时间的机会,干脆利落地拔剑而出。

    徐经纬的身体顿时就像被砸大洞的水缸,周身气机开始迅速流散。

    徐北游转头望向不远处的端木睿晟,这位显赫一时的暗卫府都督刚刚从地上起身,整个人略显狼狈,下意识地整了整衣冠之后,先是看了眼已经气绝身亡的徐经纬,然后将视线转回到徐北游的身上。

    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徐北游刚刚踏足江湖时,被一名暗卫府统领打得抬不起头来,若不是最后关头师父公孙仲谋及时赶到,他差点就要和知云一起死在绣春刀下,哪里会想到风水轮流转,仅仅是两年的功夫,就能将暗卫府的掌印都督端木睿晟的性命捏在手中。

    端木睿晟长长吐出一口气,忽然想起父亲端木琳琅曾经挂在嘴上的一句话,人啊,有时候能保持的就只有风骨了。

    端木睿晟自认谈不上风骨二字,但他不想在一个辈面前跪地求饶,或是痛哭流涕,做出百般丑态。

    徐北游将手中诛仙收回剑匣,走到端木睿晟的面前。

    端木睿晟伸手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又理了理散乱的发丝,平静问道:“我注定难逃一死,但我还是想问一句,你们会怎么对待我端木氏一家?”

    徐北游缓缓道:“这就要看陛下的意思,不过我估计下场不会太好,毕竟皇后娘娘已经仙逝,死在了鬼王宫的手中,而端木都督你,又与这鬼王宫的些人搅在一起。”

    端木睿晟扯了扯嘴角,没有半分惊讶。

    徐北游接着道:“按照道理而言,我要将你押解回京,由皇帝陛下亲自定罪之后,再行发落,不过我不想多此一举,有些事情,我不介意代劳。”

    端木睿晟沉默片刻后,缓缓道:“老夫记得剑宗有一门无生剑气,传闻当年先帝手刃大郑神宗皇帝时,就是用了这种剑气。”

    “如你所愿。”徐北游点了点头。

    他一抬手,一缕无生剑气打入端木睿晟的体内。

    没有地仙境界的端木睿晟自然承受不了这道最是阴损毒辣的剑气,身体猛然颤抖,然后重重地向后倒去。

    端木睿晟死了。

    按照他的意愿,像大郑神宗皇帝一样死去。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