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承天门前再出剑
    承门的城楼上,端木睿晟和徐经纬的脸色沉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炷香的时间匆匆而过,皇城大阵没能彻底重伤蓝玉,紧接着梅山方向传来异象,先是五色云彩和门大开,然后又是一道光柱接连地,使两人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因为无论怎么看,都不该是预料中会出现的情况。

    端木睿晟眯起眼,脸色看似平静,眼神却是尤为阴沉,望向白玉广场上正在盘坐调息的蓝玉,轻声道:“徐先生,还不出手?”

    徐经纬有些犹疑不定,摇头道:“端木都督不要忘了,就算蓝玉没有还手之力,也还有一个萧白,更何况蓝玉到底情形如何,现在还不好。”

    端木睿晟沉声道:“如今情形不明,是走是留,还要尽快拿出个主意。”

    下一刻,有大风吹过。

    大风之大,以至于只是在空中刮过,御道两侧的树木纷纷倒伏,如人弯腰行礼,千步廊的诸多官衙亦是没有幸免,被卷起屋顶瓦片无数,一片狼藉。

    然后,白玉广场上多了一道人影。

    端木睿晟望向来者,终于再难维持先前的平静,脸上露出惊怒交加之色。

    徐北游!他怎么会出现在此地。

    紧接着,端木睿晟的心底就升起一股难言的绝望。

    既然徐北游能出现在此地,那么城外的博弈想来已是收官,那位号称先手官子皆无敌的魏王竟然败了。

    如果这座帝都城是棋盘上的元位置,那么落子元,定鼎九五,是为帝王棋道,先前此地还是一处两方争夺的关键所在,在大龙被屠之后,此地就成了一个牢笼,而他们几人都是困在笼中的鸟雀。

    坐困愁城。

    不过束手待毙不是他端木睿晟的行事风格,只见承门的大门缓缓开启,千余暗卫精锐缇骑奔驰而出,其中还夹杂着百余名身着黑衣锦袍的暗卫高手,更有端木睿晟多年来蓄养的数十名修士门客,甚至不乏两位地仙境界修士。

    这些人汇聚在一起,声势浩大。

    端木睿晟毕竟执掌暗卫府多年,日积月累下来,根基底蕴深厚,许多成名散修依附于他的麾下,不容觑,这次他精锐尽出,可谓是将自己的家底全都搬了出来,甚至将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押在上面,再无别的路可走,只能殊死一搏。

    他死死盯着徐北游,简单明了地了一个字,“杀。”

    缇骑在前,暗卫高手在两侧,地仙修士位于最后,一起杀向徐北游。

    徐北游看到这一幕,丝毫不惧,反倒是有些感慨,在他刚刚踏入江湖的时候,总觉得地仙修士是上的云彩,可望不可即,到了如今,地仙修士仍是云彩,不过却是脚下或者身边的云彩,真正在头顶上的云彩已经不多了,尤其是在他进入帝都之后,忽然发现本应高高在上的地仙修士,其实也不那么值钱。

    徐北游背后剑匣自行洞开,有两剑自行飞出,分别是杀伐最重的玄冥和杀戮最多的赤练,一黑一红,如同干涸后的鲜血。

    他右手持黑剑玄冥,左手持红剑赤练,开始一场不死不休的血腥杀戮。

    先是缇骑和暗卫高手悉数战死,当两名地仙修士也投入战场之后,仍是未能改变战局,无人能阻挡徐北游的脚步,此时的徐北游虽然仍是地仙八重楼境界,但在再一次踏足地仙十八楼之后,心境和眼界已然是完全不同。

    端木睿晟有些按耐不住,望向徐经纬沉声问道:“孔先生呢,怎么还不出手?”

    n‘#首|发;

    徐经纬平静道:“他还在等,用这些人的性命,换取徐北游的一个破绽,一个合适的出手机会。”

    端木睿晟追问道:“如果换不来呢?”

    徐经纬平静道:“那就只能走了。”

    端木睿晟脸色晦暗。

    大约又是一炷香的时间之后,徐北游立在遍地横尸之中,将双剑分别插在两名地仙修士的尸身上,轻轻挽起一缕雪白发丝,发梢染血。

    在先前的斗剑中,太乙救苦尊冰尘让他见识了一把什么叫做全身上下无一物不可为剑。

    比如这三千青丝,未必就比三尺青峰差了。

    端木睿晟的麾下也不全都是视死如归的死士,也有吓破了胆想要抽身而退,不过无一例外都死在了徐北游的白发之下,皆是被一剑穿心。

    徐北游抬头朝承门的城楼上望去,轻笑道:“端木都督,我们又见面了。”

    端木睿晟默不作声。

    徐经纬沉声道:“徐北游才出剑两柄,还有诛仙在背后,如何出手?”

    然后他了一个字,“退!”

    端木睿晟也是拿得起放得下之人,干脆利落地开始准备后撤。

    徐北游平静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今你往哪里走?”

    话音落下,剑匣再次大开,剩余六剑依次而出,连成一线,直奔端木睿晟而去。

    就在此时,一直藏匿于暗处的孔逸箫和孟东翡终于出手,不曾阻挡六把飞剑,而是直奔徐北游而去。

    徐北游轻声道:“请剑。”

    诛仙一剑出匣,剑气纵横于承门前。

    徐北游手握诛仙,纵使是一人战两人,仍是没有半分惧色。

    诛仙一剑斩下,孟东翡竟是被劈得双脚离地,一口气倒滑出去五十余丈,徐北游没有追杀孟东翡,而是将手中诛仙笔直指向前方。

    剑气激射。

    剑气在中途仿佛撞到一面无形墙壁上,轰然作响。

    孔逸箫的身形出现在百丈之外,脸色惊疑不定。

    徐北游再一挥动手中诛仙,猛然间剑气如雨落,一丝一缕,细如牛毛。

    孔逸箫的身周顿时出现在无数涟漪,大不一,仿佛是雨丝落在湖面上,荡漾波纹。

    涟漪越来越多,密密麻麻,相互交织,以至于孔逸箫的身形几乎完全被这些气机涟漪所遮挡。

    另外一边,徐经纬出手挡下了朝端木睿晟激射而来的六把飞剑,眼神中露出毫不掩饰的忌惮。

    他没想到徐北游在御使六剑袭杀端木睿晟的时候,还能逼退孔逸箫和孟东翡两人,与先前在未央宫时几乎是判若两人。

    其实徐北游本身的境界修为还是地仙八重楼,最大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如今可以自如御使诛仙,甚至有了几分心意相通的意思。如果以前的徐北游御使诛仙如同抱着一根巨大圆木,虽然威力惊人,但是对于自身的负担也是极重,而且失之灵活,那么现在的他就是把这根巨大圆木变成了撞击城门时所用的攻城锤,有车轮作为助力,省力的同时愈发势不可挡。

    徐北游出剑如龙,一剑刺向被无数气机涟漪遮蔽了身形的孔逸箫。

    诛仙所过之处,一切气机都消散无形。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