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风住尘埃叶落定
    第九层陵墓中云遮雾绕,已经恢复正常体型的萧煜出现在徐北游的面前。

    徐北游恭敬行礼道:“陛下。”

    iyk永\久z-免i费:#看z小:;说i

    萧煜摆了摆手示意他不必多礼,直接开口相问道:“你可知青尘为何执意要入我陵墓来寻求所谓的证道契机?”

    徐北游摇了摇头,诚心请教道:“北游不知,还请陛下解惑。”

    萧煜说道:“我之所以要以诈死避世,藏身于九层陵墓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要瞒过头顶的巍巍天道,天道寻不到我,我便可苟延残喘,青尘因为获罪于天的缘故而不能开启天门,他便亲身来到我的陵墓中,与秋叶里应外合打开陵墓,使天道发现我的踪迹,这就算是将功折罪,换来一个天门大开。”

    徐北游恍然道:“陛下知道青尘不得不来,于是将计就计,设下这个局,愿者上钩。”

    萧煜点头笑道:“我即是顺势而为,也是无可奈何,毕竟如今天下只有三人有望飞升。”

    “三人中秋叶不必多说,而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无论如何也不敢踏足明陵半步,生怕我这位无情帝王翻脸不认人,将他们留在这明陵中。”萧煜一挥大袖,在徐北游的眼前顿时出现一面光幕,光幕上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分立在两座山峰上,没有继续大战,只是遥遥对峙。

    “不过现在有了青尘,他们两个也不必再提心吊胆了。”萧煜又一挥袖,光幕上景象变化,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两人消失不见,变为白发苍苍的林寒在赏梅台中跪地叩首的景象。

    徐北游喃喃道:“这就是虎视中原的草原王吗?”

    萧煜平静道:“林寒身为草原共主,是气运在身之人,如今他气数未尽,我不好亲自出手,以免惹得天道再次震怒。”

    在徐北游以前的想象中,草原王应是一只年老的雄狮,虽然不复年轻时的凶猛暴戾,但也多了阴厉诡诈,可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第一次看到草原汗王时,林寒竟是这样一副凄惨模样。

    萧煜接着说道:“当下我飞升在即,至多还能在人间停留一炷香的光景,可是还有许多扫尾之事没有完成,需要你代劳一二。”

    徐北游愕然道:“陛下这是哪里话,朝廷中高手如云,又如何能论到我这个晚辈来担此大任。”

    萧煜摇头道:“庙堂之上,朽木为官,端木睿晟这棵树坏了,坏的不仅仅是一人,而是几十上百之人,牵连之大,足以使整个朝堂震动,而且蓝玉也要退了,如何整合他的蓝党,更是千头万绪,所以很多事情不适合交给朝廷的人来做。”

    徐北游神色一正,郑重道:“请陛下吩咐。”

    萧煜再一挥袖,光幕上的景象一分为二,左边是帝都城内的景象,只见当朝首辅蓝玉满身伤痕,正盘坐在承天门前的白玉广场上调息,在他身旁左右分别是韩瑄和萧白。右边却是陵墓中的景象,五位地仙修士因为身在陵墓内的缘故,天机蒙蔽,似乎并不知道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仍是朝第九层陵墓行来。

    萧煜先是指着右侧画面中的五人,说道:“既然这五人主动送上门来,我便留下他们,在陵中做个守陵人。”

    话音落下,他朝光幕中伸手一抓。

    正行走在第六层陵墓中的上官锋忽然停下脚步,猛地抬头望去,满脸惊骇之色。

    其他四人也随之抬头望去,同样是惊骇欲绝。

    只见一只巨大无比的白玉手掌几乎遮蔽了这一层陵墓的整个天幕,正朝着他们五人缓缓落下。

    上官锋转瞬间就已经想通了前后因果,无奈颓丧道:“青尘大真人败了。”

    其他四人闻言后顿时面如土色,道门慎刑司副掌司神情几乎绝望,一挥大袖,两道无柄飞剑如双龙戏珠,交错升空,狠狠斩在下落手掌上,不过手掌毫发无伤,反而是由庚金之精铸造而成的两把飞剑寸寸碎裂,在心神和气机的牵连之下,道门慎刑司副掌司受其反噬,喷出一口猩红鲜血。

    下一刻,五人几乎没有丝毫反抗之力,被这只大手抓入掌中。

    萧煜说道:“接下来我就要证道而去,在临走之前,我会将你送入帝都城中,助蓝玉等人一臂之力。”

    萧煜说完之后,重新显出百丈不朽金身,一挥手将第九层陵墓中的云雾挥散,天清地明,萧玄、林银屏、萧知南、秦穆绵四人的身形也显现出来,果真如徐北游所预料的那般,没有被先前的大战波及到分毫。

    紧接着萧煜举起双手,周身的金光化作熊熊火焰,火焰中噼啪声响,不断有丝丝缕缕的烟雾从萧煜的身上升腾而起,继而烟消云散。

    在以九层陵墓吞噬青尘之后,此时的萧煜完全可以将“近乎”二字去掉,重回十年逐鹿时手持天子剑和传国玺的巅峰境界,无人可挡,举世无敌。

    萧煜一抖大袖,九层陵墓洞天彻底与明陵彻底分离开来,缓缓升腾而起。

    第九层陵墓中,金光落下,渐渐凝聚成八人,正是先前阻拦青尘和冰尘的八位守陵人,若是再加上刚刚被萧煜收走的五位地仙修士,便足有十三位守陵人。

    萧煜开口道:“凡是得以配享太庙之人,无论是否我萧氏族人,皆可入我洞天,随我一同证道飞升。”

    话音落下,又有数道金光落下,继而凝聚成人形。

    徐北游望去,差不多都认个七七八八,除了一众生前位列凌烟阁二十四功臣的勋贵之外,还有一位他的熟人,赵王萧奇。

    没想到这位排名最末的亲王也糟了毒手。

    萧煜环顾四周,问道:“尔等可愿随我离开此间人世?”

    所有人纷纷跪倒在地,“臣等愿随陛下前往。”

    就在此时,有一具尸身径直飞入陵墓之中,凤冠凤袍,正是被萧玄安置在护陵军大营中的徐皇后,紧接着又有金光落在尸身之上,早已死去多时的徐皇后竟是缓缓睁开双眼,除了脸色苍白之外,与活人无异。

    活死人,生白骨。

    神仙玄通,莫过如此。

    刚刚死而复生的徐皇后脸色茫然,环顾四周之后,似乎不知身在何处,满脸惊喜之色的萧知南想要上前,却被萧玄拦住。

    萧煜开口解释道:“如今她神魂不固,记忆尽失,若想恢复如初,最起码要有百年光阴,想来你们是见不到那一天了。”

    萧玄沉沉应了一声,似乎对此早有所知,萧知南却是神情复杂,似悲似喜。

    随后萧煜又一招手,天岚等八剑出现在徐北游的面前,依次列开。

    萧煜对徐北游说道:“原物奉还。”

    徐北游发现自己与八剑之间又重新得以心意相通,心念一动,八剑如倦鸟归林,依次飞回剑匣。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