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八章 只手遮天定输赢
    青尘步步登天如登楼,每当他拾阶而上,先前的那一层台阶便烟消云散,他的身形越来越高,渐渐消失在五色云霄之中,然后慢慢高出云层,抬头时,可以清晰看到那座巍然天门。

    青尘低头望去,脚下的云海五色斑斓,瑰丽绚烂,如同大海,蔚为大观。

    他一路走到天门之前,略微停顿,回首再看一眼凡世,默念一句“一上天路难回首,跨过天门无归途”,然后不再犹豫,就要迈步跨过那道象征着仙凡之别的高大门槛。

    可是当他抬起脚后,却迟迟没能落下。

    这一步,他无论如何都没能迈出。

    就在此时,一道巨大无比的虚影缓缓立起,仿佛与天等高,甚至将整座明陵都笼罩其中。

    这道虚影头戴平天冠,身着十二章服,正是萧煜,他望向迟迟不能走进天门的青尘,漠然道:“走得了吗?”

    九层陵墓中,徐北游震惊地望着眼前一幕,青尘的三尸化身被三条巨大的黑色锁链束缚,锁链扎根于虚空之中,不知通向何处,而这三尊三尸化身与青尘本尊之间,又有一道无形的牵扯羁绊,使青尘迟迟不能跨过天门,成为真正的逍遥神仙。

    萧煜沉声道:“既然做不成天上神仙,那就且留人间做地仙,大真人意下如何?”

    随着萧煜的嗓音响起,陵墓中的三条锁链哗啦啦作响,三尊三尸化身被拖向陵墓深处不可知所在,与之同时,天上的青尘本尊不但不能迈出那最后一步,反倒是身形开始徐徐下降,朝脚下陵墓缓缓落去。

    萧煜缓缓开口道:“青尘,你入陵墓阻我成道,以此换来天道对你网开一面,大开天门,可如今天门就在眼前而不得入,滋味如何?”

    天门久候不至,缓缓关闭,片刻后,支撑天门的巨大天柱和漫天的五色云霞也缓缓散去。

    青尘望着这一幕,缓缓闭上双眼,没有再去徒劳挣扎,任由自己被一寸寸拖入陵墓,轻轻叹息一声,“万般谋划,一朝成空。”

    萧煜不再去看青尘,而是转头望向赏梅台,嗓音浩大,“怀瑜,你的三尸元神大成,此次神游出窍,可是要为兄给你指点一番?”

    话音落下,梅山百里之内,金光大盛。

    神魂出窍的萧瑾瞬间身形飘摇不定,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如此反复片刻之后,彻底崩碎,竟是被萧煜一喝而散。

    千里之外的魏国魏王府,轰然震动。

    不多时后,萧瑾的书房外站满了一大片人,有文臣谋士,也有武将护卫,亦是不乏修士,此时人人脸色凝重,皆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书房内,一袭玄色衣袍的萧瑾坐在椅上,双手死死攥着扶手,手背上青筋暴起。

    这位在魏国几乎与帝王无异的大齐藩王养气功夫极好,甚少动怒,但是如今他的脸色不但十分难看,而且还苍白无比,就在刚才,他的三大元神之一被萧煜直接毁去,相当于他平白无故少了三分之一的修为,这也就罢了,毕竟他不是恃力斗狠之人,可他这么多年来的谋划也随之一朝成空,那就真的是伤筋动骨了。

    还有一点更让萧瑾不能释怀,当年他输给了天命所归的萧煜,不算什么,毕竟人力有时而穷,可如今萧煜已是天命不在,只能在明陵之中苟延残喘,而他又一次输给了萧煜,这让心高气傲的萧瑾难以忍受。

    过了许久,萧瑾对外头侯着的众人吩咐道:“都散了吧。”

    闻听此言,等候在外面的众人面面相觑。

    多年隐忍谋划,就在今朝,海边的码头上,数万水军已是蓄势待发,就这么算了?

    萧瑾稍稍加重了语气,“传我的命令,众人各司其职,不得擅动,若是谁敢擅作主张调动一兵一卒,不论都督还是内丞,一律格杀勿论。”

    守在书房外的众人只能各自散去。

    书房内,萧瑾以手撑额,有些难掩的疲态。

    赏梅台,萧瑾神魂消散之后,林寒更是凄惨,身躯不受自己左右,仿佛被人硬生生地按跪在地,头颅狠狠磕下,地面破碎,额头血肉模糊。

    已经统御草原数十年的镇北王林寒此时此刻惶恐无比,艰难道:“姐夫,我知错了,我知错了啊。”

    萧煜再度望向青尘。

    此时青尘已经被完全拖入陵墓之中,萧煜的身形虚影开始缓缓缩小,不再笼罩梅山,重新缩回陵墓。

    下一刻,悬于第九层陵墓中的都天印破空而去,紧接着整座梅山开始震颤不休,肉眼可见的九层陵墓虚影缓缓上升,渐渐与明陵分离。

    道门玄都,飞升台。

    秋叶的掌中凭空出现一方小印,比之先前黯淡许多。

    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残阳如血,天际上的云朵火红绚烂。

    秋叶抬头仰望着天空,身上的紫色道袍随风飘摇,夕阳落在上面,如同镀上了一层黯淡金边。

    他手中的都天印足足减少了一半的功德气数,而在天下这个偌大棋盘上举足轻重的青尘,终于是离开了棋盘。

    这位青尘师叔曾经搅动天下大势,曾经与他们师徒二人争夺掌教大位,曾经设计废除秋叶的首徒之位,与其他人联手逼师尊紫尘飞升,甚至差一点儿将让萧煜功亏一篑。

    不过随着青尘被萧煜拖入陵墓之中,这一切都已经烟消云散。

    因为道门的缘故,他最终决定帮青尘而不是帮萧煜,以此来弥补道门气数,说白了就是一个赌字,因为他一向敢于豪赌,上一次他把赌注压在了谁也不看好的萧煜身上,然后赢了,不但他得以顺利升座掌教,而且道门也随之千年大计功成,成为天下宗门的执牛耳者。

    可是这一次,他赌输了,输得极惨,赔了夫人又折兵。

    不知为何,秋叶忽然想起了当年的祖龙始皇帝,奋六世之余烈,振长策而御宇内,吞天下而亡诸侯,履至尊而制**,执敲扑而鞭挞天下,威震四海。

    可那位始皇帝所开创的王朝基业,二世而亡。

    `v+永久hx免w^费_看&小说$s

    秋叶喃喃自语道:“列位祖师的千年积累,终于使道门的千年大计在我这代功成,难道在我飞升之后,道门也要盛极而衰,上演二代而亡之事?”

    秋叶面无表情,转身离开飞升台。

    这次圜丘坛之变乃至明陵之事,看似是萧玄和萧瑾这对叔侄之间的落子博弈,实则却是他秋叶和萧煜,甚至是道门和朝廷之间的一次交手。双方几乎是倾尽全力,萧煜甚至不惜亲身下场,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今已经分明。

    随着青尘飞升失败,道门气数大为折损,此消彼长之下,朝廷的气数自是高涨,此时道门有他这位天下第一人亲自坐镇,还看不出什么,可待到他飞升之后,朝廷和道门之间强弱互易,已是无可挽回。

    秋叶叹息一声:“道门输了,朝廷赢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