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大真人欲过天门
    虽然徐北游隐约知道这是飞升异象,但他却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有身处其中的当事人青尘才真真切切明白,这其实是天门现世的先兆。

    天门介于可见与不可见之间,境界不到,在眼前而不得入,境界已至,即便相隔万里,也不过是咫尺天涯。

    跨入天门之后,从此便是天人相隔,除非抵达传闻中的天仙境界斩出化身,或是在神仙境界时暂时抛却仙躯以神魂降世,否则此生再难踏足凡尘半步。

    至于为何没有天劫出现,徐北游隐隐有所猜测,应该是秋叶以都天印中所蕴含的道门功德气数抵消了原本的劫数,而青尘成功飞升过天门之后,又会反哺于道门,这也算是欲要取之,必先予之。

    飞升过天门有九,分别是飞腾、步云、踏剑、乘鹤、骑龙、化虹,另外三等非圣贤不可。传闻中,佛祖过天门,以八条天龙支撑莲台;儒门夫子过天门,天门大开,有百仙朝贺;道祖过天门时,有紫气东来三万里。

    当年老掌教紫尘飞升,本该是骑龙过天门,只因事出仓促,又有强敌环伺,最后不得不变为步云飞升,而到了天尘大真人飞升时,道门已是“君临天下”,乃天下修士宗门中首屈一指的执牛耳者,飞升时便要从容许多,当时观礼来客如云,在近万修士的注视下,自飞升台上乘鹤过天门,道不尽的神仙风采。

    此番青尘飞升,若是抛却了体魄只剩下神魂,自然难有这份礼遇规格,甚至比起老掌教紫尘的仓促飞升还要狼狈许多,只能是九等中最次的化虹飞升。

    天空中的五彩云霞愈发缤纷绚烂,一道无边无际的磅礴气息正从云层之后缓缓逸散出来。

    这是天道的具现,似乎是上苍在俯瞰整个人间的。

    青尘深吸一口气,全力激发自己的修为,轰隆隆如万丈瀑布落人间,整个第九层陵墓似乎都要随之而动。

    下一刻,天幕从中一分,有彩色云霞向下垂落延伸,如同一道天梯,在天梯的尽头则是两道直通天际的巨大天柱,天柱如山岳之粗,周围有白云雾气缭绕,其上刻有巨大的古老铭文,光华绚烂。

    先前青尘因为获罪于天的缘故,致使天门不开,如今他阻碍萧煜飞升证道,联手秋叶里应外合打破了萧煜的第九层陵墓,使萧煜暴露在天道之下,此举等同于替天行道,终于使上天网开一面。

    他的神魂化作一道长虹,沿着天梯掠向天门。

    若此时是在道门玄都的飞升台上,那么青尘已经是飞升在望,可偏偏此时是萧煜的九层陵墓,青尘想要飞升,还要问过已经铸就不朽金身的萧煜答应不答应。

    何谓神仙?古籍中说得很明白,仙人之道,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可呼风唤雨,移山倒海,摘星拿月,故而天地难容,不可久留世间。

    迈过了十八楼的大关,踏足十八楼之上,便有了做天上神仙的资格,而神仙与神仙又是不同,有的神仙仅仅是比十八楼高出一楼,也可以称之为十九楼,而有的神仙则是高出数十楼,当年道门老掌教紫尘和上官仙尘最为巅峰时,大约就有二十八楼的恐怖境界。传闻中道祖的三位亲传弟子更是有三十三楼的通天修为。

    此时青尘的修为最多不过是十九楼,而萧煜在明陵的加持之下,则足有二十楼以上。

    他仍是缓缓伸出一掌,阻断了天梯,也遮挡了天门,然后向下一拍,竟是又将已经化虹的青尘生生打落回自己的体魄之中。

    青尘重新睁开眼睛,望向头顶上遥遥可见的壮阔天门,神情复杂。

    此时被都天印打碎的第九层陵墓的穹顶已经开始重新合拢,如同一方井口在不断缩小,再有片刻功夫便会复原如初,到那时此地又变成颠倒混淆天机的与世隔绝之地,那么青尘最后的飞升之机也就此错过。

    萧煜平淡问道:“青尘,这就是你的手段?”

    青尘轻声道:“好一个只手遮天,也罢,贫道不再去投机取巧,就真真正正与你较量一番。”

    t看d●正q。版@a章k节jl上6…

    说罢,他一挥袖,有风自来。这风不是寻常清风朔风,乃是天风,自囟门中吹入六腑,过丹田,穿九窍,骨肉消疏,其身自解。

    自古常言,三灾九难,此风便是风灾,风灾一至,任凭你是金身不败,也身死道消。

    天风过后,天空中的五色彩霞几如实质。

    青尘再朝萧煜虚指一点,有火自生。这火不是三味火,不是凡火,唤做阴火。自本身涌泉穴下烧起,直透泥垣宫,五脏成灰,四肢皆朽,把百年苦修,俱为虚幻。

    三灾九难,此火即是火灾,火灾一至,任凭你不死不灭,也要化作飞灰。

    阴火之后,天空中的五色彩霞开始缓缓下降,大有苍穹压顶之势。

    萧煜任凭风、火二灾齐至,风吹不摇,火烧不动,不朽金身仍是金光熠熠。

    不过趁此时机,青尘再次挥袖,将刺在自己身上的八剑全部逼出体外,洒然笑道:“虽说三灾九难奈何不得你的不朽金身,但你也要一时三刻才能挣脱,贫道先走一步。”

    话音未落,他身形一掠而过,通过已经越来越小的陵墓穹顶裂口,来到明陵之外。

    青尘先是低头看了眼脚下的明陵,然后抬头望向头顶天门。

    鸿蒙紫气浩荡,萦绕全身。

    他一步踏出,登上天梯,衣袖飘飘。

    站在第九层陵墓中的徐北游抬头望去,只见陵墓外的天空中有五色云霞涌动翻滚,同时自己也心中若有所感。

    证道不易,故而每逢有人飞升,天地间便有五色云霞相贺,而所有的在世地仙也都会心生感应。

    无论怎么看,青尘大真人的飞升都已经无可逆转。

    ……

    道门玄都。

    天池中,一条金龙翱翔于玄都上空,鳞片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巨大的龙首高高昂起,两条长须轻轻飘荡。

    此时秋叶已经离开紫霄宫,前往玄都最高处的飞升台。

    飞升台,顾名思义,乃是历代道门祖师飞升所在,都天峰是为天下最高峰,而飞升台又建造于都天峰的最高处,被誉为距离苍天最近的地方。

    此时秋叶站在飞升台上,一身掌教道袍被吹得猎猎作响,望着天际边隐隐可见的一抹流华,脸上神情颇为凝重,本该如止水一般的心境中更是荡起微轻微涟漪,隐隐不安。

    他曾经与萧煜相交共事多年,以他对萧煜的了解,萧煜绝不会让青尘如此轻易地飞升。

    要知道,飞升时除了天劫之外,还有人劫一说,当年上官仙尘何等无敌,就是九重雷劫都奈何不得,可到最后还是被巍巍天道借萧煜之手阻其飞升。而道门的历代祖师中,也不乏在飞升时引来其他大修士出手干扰而遗憾陨落的先例。

    今日青尘飞升,虽然他以都天印化解了雷劫,但是还有萧煜这道“人劫”。

    这才是能否飞升的关键所在。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