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五章 父子谋划求证道
    正在赏梅台上的萧瑾和林寒猛然瞪大了眼睛,望着眼前近乎不可思议的一幕。

    只见修筑有明陵的那座山峰此时变得虚幻起来,通过半透明的山腹可以清晰看到九层陵墓的虚影,其中有如米粒大小的人儿,也有东都、西河原、小丘陵、中都等等各种陵墓场景,而此时这九层陵墓正在缓缓向上升起,与真实的明陵渐渐分离。

    看着这幅画面,萧瑾的嘴唇微微颤动,第一次感觉到事情有些超出自己的意料之外。

    林寒脸色凝重地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萧瑾沉默了许久,缓缓解释道:“这是萧煜的飞升之象。”

    林寒脸上的表情有惊讶,有沉重,有无奈,还有一丝畏惧。

    萧瑾继续说道:“接下来能不能阻挡萧煜飞升,就要看青尘和冰尘的本事了。”

    林寒沉声问道:“如果阻挡不住呢?”

    萧瑾轻声道:“那么我们就只能逃了。”

    两两对视,面面相觑。

    两人陷入到久久的沉默之中。

    若是萧煜成功证道,再次携大势而来,灭去青尘、冰尘等人,那么他们先前所做的诸般谋划岂不是都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一个轻轻一戳就破的笑话。

    ……

    第九层陵墓。

    天地色变。

    萧煜在言语中透漏出些许端倪之后,青尘以洞察天机之能,此时已是想明白了前因后果,感慨说道:“以他人为薪柴,点燃自己之神火,原来如此。”

    这是他第二次说原来如此,第一次说的时候,他想明白了当年萧煜做了什么,第二次说时,他想明白了萧煜现在要做什么。

    当年萧煜逆天而为,妄图谋求长生帝王,失败之后,天人不漏之身已是摇摇欲坠,不得已改年号黄龙为太平,在勉力维持二十年之后,足以媲美道门无垢仙身的不漏之身终是彻底毁坏,这才有了太平二十年时的骤然驾崩之事,萧煜半是真死半是假死,藏身于明陵之内,一边铸就不朽金身,一边完善自己的九层陵墓,终是有了今日之气象。

    此时的萧煜同样距离证道飞升只剩下一步之遥,这一步靠他自己注定难以完成,还需要一位飞升之人来做“柴火”,助他点燃最后的神火。

    放眼当今天下,有望飞升的无非三人,道门掌教真人秋叶,完颜北月和慕容玄阴算是一人,再有就是他这个已经叛出道门的大真人青尘。其中秋叶身为道门掌教,地位尊崇,又有玲珑塔和都天印在手,注定难以撼动,而完颜北月又是萧煜的妹夫,那么就只剩下在十年逐鹿时几次三番谋划于萧煜,差点让萧煜身死道消的青尘,对于萧煜而言,选谁来做这个“柴火”已经是无需多言。所以萧煜才会故意留下打开明陵的霜天晓角和可以助青尘登顶十八楼之上的佛祖菩提,甚至在第四层陵墓中故意发声警告,也是为了打消青尘心底的最后一丝疑虑。

    萧玄之所以行险前往圜丘坛,看似是与萧瑾相互博弈,想要借着这个机会将一众乱臣贼子悉数绞杀,毕其功于一役,实则却是要帮助自己的父亲萧煜证道飞升。

    这一对父子啊,竟是将所有人都骗了过去。

    青尘忍不住自嘲一笑,枉他和萧瑾还并称为当世占验术算第一人,竟是被人家玩弄于股掌之间。

    无数的金光从萧煜的百丈身躯之中喷涌而出,犹若实质一般。

    金光煌煌,不过并不刺目,徐北游睁大了眼睛努力望去,仍是可以看到两人的身影。今天的一切给了他太多太多的震撼,他作为与青尘一起进入汉水佛寺之人,也是打开明陵之人,虽然有些后知后觉,但还是大体想清楚了前因后果,此时此刻不得不佩服萧氏父子的谋划之深。

    两代帝王联手,以天下为棋盘,以寻常人眼中高不可攀的大人物为子,真是好大一局棋。

    金光洒落,落在青尘的身上,给他整个人镀上了一层金边。

    青尘摇头叹息道:“我早该想到的,当年你手持天子剑举世无敌时,都没能斩除心魔,为何此时就能斩掉了,原来是你走了神道一途。”

    萧煜的脸上没有任何情绪,声音同样漠然,“你明白得太晚了。”

    b更新e+最r快上‘

    青尘没有太多惊惶之色,轻笑道:“你为刀俎,我为鱼肉?”

    萧煜居高临下,“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很久,我不希望再继续等下去。”

    青尘笑道:“能不能将贫道变成你的盘中餐,还要看你手段如何,贫道未尝没有一战之力。”

    萧煜平静道:“拭目以待。”

    ……

    帝都正是风雪飘摇的光景,道门却是大开山门,天清地明。

    道门除去九座主峰外,东南西北还各有九座侧峰,总计三十六峰,如众星拱月。

    清晨时分,一轮红日跃出云海,映透半边天际。随着一声清鸣,九十九只白鹤结队盘旋而上,与日同升。

    云海翻涌,在云海之间分开一道缝隙,仿佛天门大开,露出了都天峰的雄伟身形。接着七脉主峰上各自升起一道长虹,射向正中已经露出庐山真面目的都天峰,在都天峰上方合成一道七色长虹,长虹横贯当空,如架长桥。

    九十九只白鹤围绕长虹盘旋,声声鹤鸣中,可不就是一个人间仙境。

    都天峰整个峰顶是一座巨大无比的天池,而闻名天下的道门玄都就是建在这座天池之上,在日光映照下,天池波光粼粼,其下有一道巨大阴影正在缓缓游动。

    忽然之间,阴影猛然扩大,破开天池水面,一颗巨大的龙首漠然探出水面。

    紧接着天池水面上卷起千层浪,龙首向上而行,那庞大的身躯一点点露出水面,金鳞闪耀,带出无数水花,似是落了一场大雨。

    这条经常在蟒袍出现在的传说神兽,此刻直冲都天峰的上空。

    水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

    眼前之龙,有角无翼,为角龙,也就是寻常百姓口中的真龙。

    真龙环绕紫霄宫盘旋不止。

    持续了许多日的玉清殿议事在今日终于停止,所有的峰主、殿阁之主、以及众掌教亲徒全部来到紫霄宫的门前,按照各自身份地位依次排列。

    站在最前面的三人分别是天云、乌云叟、白云子。

    一声悠长龙吟之后,紫霄宫中有一道紫气直冲九天之上。

    无数道门弟子跪地不起,恭声道:“恭迎掌教真人出关!”

    距离紫霄宫最近的地方,天云、乌云叟、白云子三人也同样跪倒在地。

    紫霄宫的大门缓缓开启,一袭紫色道袍的秋叶缓缓走出紫霄宫。

    他的掌中托着一方印玺,上有中央天帝,印座四面分别有东西南北其余四方天帝,印玺下有都天二字。

    秋叶轻轻说了个“去”字,手中印玺骤然消失不见。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