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呼风唤雨神仙法
    萧煜肃然危坐于龙椅之上,似乎已经与整座陵墓完全融为一体,缓缓开口道:“我与天相争,乃是我与天道之间的事情,你不过一介还未飞升的凡夫俗子,又如何能做得了替天行道之事?”

    “所以,你放肆!”

    放肆二字,如帝王呵斥大臣,纵使帝王仅仅只是孩童,而大臣正值壮年,仍是要生出无穷畏惧。

    青尘的耳边仿佛骤然有真真切切的炸雷声响,向后倒滑出去十余丈,原本已经抖落下去的“担子”又重新压迫到他的身上,使他如负重山。

    青尘竭力站直身子,笑意淡然,“萧煜,需知天道无情,你身为天意所属的人间帝王,却与天道背道而驰,已经是被天道所排斥,只能藏身于这座蒙蔽天机的陵墓之中,你说贫道放肆,那就尽管出手,让贫道瞧瞧你还剩下多少人皇之威!”

    萧煜的威严嗓音再度响起:“青尘,虽然我已经不是人皇,也再难用出天子一剑,但你不要忘了,我在五十年之前就已经是地仙十二楼的境界,你虽较我更早得道,但始终未能迈出那关键一步,如今你我修为大致相当,而我又有这座明陵加持,只怕你的斩三尸之法难奈我何!”

    只是寥寥数句言语,但是声音震荡,犹如九天之上的滚滚雷音,在虚空中荡漾出层层肉眼可见的涟漪。

    青尘哈哈大笑,右手持剑,左手在自己的天灵位置一拍。三尊三尸化身现身,环绕青尘本尊而立,原本已经略显飘摇不定的紫金色气息再次凝聚氤氲。

    青尘沉声道:“凡是我占验派之人,虽然有洞察天天机之能,但也难免因为泄漏天机而受天谴反噬,或是折寿,或是残疾,贫道一身修为大成,寻常天谴奈何不得,于是上天降罪,天门不开,使贫道不得不滞留人间六十年,今日若是能阻你成道,必然可以将功折罪,证道长生。”

    萧煜笑问道:“青尘,那你觉得我为何要将佛祖菩提留给你?难道是要助你成道不成?”

    青尘不知何时已经伸出一只手,掌心中正是佛祖菩提。

    他缓缓说道:“若是贫道所料不错,你我同是获罪于天之人,故而你的证道长生也还需要一个契机,而你便是要将贫道作为你的契机。”

    萧煜无甚诚意地赞叹道:“大真人果然料事如神。”

    话音落下,整个第九层陵墓也终于展现须弥芥子的真容,不再仅仅是寻常地宫的大小,而是向着四面八方飞快延展扩大,如徐北游在神游时所见的那般,天地茫茫,不知天之高,不知地之深,甚至让人在恍惚之间不知身在何处。

    原本徐北游与萧知南之间也不过是二十余丈的距离,在第九层陵墓骤然变大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迅速变大,萧煜的龙椅和林银屏的凤座更是如同远在天边一般。

    坐在龙椅上的萧煜抬起手,轻声道:“风来。”

    言出法随。

    青尘的四面八方骤然吹起无数阴风,这些阴风汇聚一处之后,盘旋而起,变为一条横空出世的巨大龙卷,接天连地,壮阔无比,从徐北游所在的位置举目望去,犹如一条黑色孽龙,张牙舞爪,肆虐一方。

    一时间天昏地暗,仿佛混沌一片,难分东西南北,上下左右。

    青尘微微一笑,“天风万刃。”

    年轻青尘一步迈出,踏罡步斗,手中在身前画出一个奇异符篆。

    lmi+正dr版首‘2发b

    有风自天外而来,是为天风,凝风成刃,如同一把数十里之长的“镰刀”悬停于半空。

    青尘屈起食指,继而一弹。

    我以天风杀阴风。

    “镰刀”轰然斩落,撕裂天幕,切割出一阵阵涟漪波动,将阴风龙卷干脆利落地断为两截。

    不过由天风凝聚而成的“镰刀”在这一斩之后也随之溃散成无数缕清风,渐渐消散于天地之间。

    坐于龙椅上的萧煜以手撑颌,神色自若,又是云淡风轻地说出两个字:“雨来。”

    言语过后,无数细密雨丝从天而落,密密麻麻,成千上万,可偏偏又悄无声息,似是一场随风入夜润无声的春夜喜雨。

    在人世间,捉鬼除妖的游方道人都知道一件事情,若是阴气弥漫之地,必会有潮湿之感,阴气浓郁到一定程度之后,甚至可以化为实质的水滴,此时萧煜以阴气化雨,其中蕴含的阴气之重,足以将一位寻常地仙修士直接逆转生死,化为僵尸死人。

    青尘沉声道:“九阴玄荡。”

    中年青尘张开双臂,大袖一挥。

    正在下落的阴雨骤然凝滞于半空,然后一改下坠之势,有违常理地向上飞去。

    尚未坠地的漫天阴雨被青尘生生托举回九天之上。

    新生的阴雨仍是从上往下落去。

    被青尘托举而回的阴雨由下往上升起。

    两两相撞,两两相杀。

    大约持续一炷香的时间之后,两两消散无形,天地之间复归平静。

    萧煜的声音不再云淡风轻,如云后的轰隆雷声,滚滚传来,“风雨齐至。”

    呼风唤雨。

    无数黑云如海水涨潮一般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化为数百亩之大的滚滚黑云,笼罩在青尘的头顶上空。

    青尘抬头望去,面容平静。

    云海滚滚涌动,然后开始缓缓下压,好似是黑云压城,天色也随之越来越暗。

    骤然风起,似要将人魂魄吹散,吹得青尘道袍猎猎作响,上空的黑云骤然一暗,无数雨丝化为一线,倾盆而下。

    阴风阴雨,风中带雨,雨乘风势。

    与此同时,还有阵阵雷声滚走于云海之上,偶有几道蜿蜒电光探出黑云,使得昏暗的天色有了刹那间的明亮。

    又急又密又大又冷的雨点打在青尘的身上,溅起一层白雾,一层又一层的白雾连接在一起,天地间只剩下一片白雾茫茫。

    雨越下越大,一抹黑色悄然染上了青尘的道袍,随着雨势变大,黑色也开始急速蔓延起来,无数阴气附着在青尘的身上,如附骨之疽一般,挣脱不开,甩脱不掉,同时还在拼命地渗入青尘体内,意图腐坏其体魄、气机、神魂。

    青尘将手中的七杀斩灵剑高高抛起。

    老年青尘一手指天,一掌覆地。

    一股磅礴气机自他脚下升起,沿着手指方向,悠悠升天入云霄。

    一直没入到上空如墨一般的漆黑云层之中。

    “敕。”年迈道人吐出一个字。

    雨势更大,几乎如仙人在天空中泼水。

    在这片茫茫雨幕中,有一道气柱粗如山岳,接天连地。

    在这道气柱之中,七杀斩灵剑一化二、二化四、四化八、八化千万。

    数不清的飞剑依次排开,剑尖上指。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