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二章 梓宫开帝王现世
    此时的棺室中就只有林银屏、秦穆绵、萧玄和萧知南四人。

    当一袭青色道袍出现在棺室中时,所有人都如临大敌。

    青尘环顾四周,视线最终落在林银屏的身上,稽首一礼,道:“林太后,当年草原林城一别,转眼间甲子之年匆匆而过,贫道今日此来,为求一个长生不朽,若有得罪之处,还望原谅则个。”

    林银屏端坐于凤座,双手分按扶手,平静道:“当年本宫与羽衣在林城偶遇大真人云游至此,大真人为我母女二人看相,说我母女皆有皇后命格,后来果真如大真人所言,先是羽衣被她那狠心的父皇做主嫁给了大郑哀帝,做了大郑朝的最后一位皇后,接着又是明光取代大郑立大齐,登基称帝,本宫也随之成了大齐的第一位皇后,大真人当年一语成谶,玄通至此,实在让人佩服。”

    青尘淡然一笑,“林太后谬赞。”

    林银屏话锋一转,“此地乃是本宫和明光的万年吉壌,大真人却说什么求证道机缘,来扰我夫妻二人清静,不知又是何说法?”

    青尘洒然一笑,“林太后莫要揣着明白装糊涂,若此地仅仅只是一方万年吉壌,又何必修建九层?又何必蓄养八位守陵人和数十万阴兵藏于其中?就算是为了以防日后有人入陵搅扰清静,可又为勾连九幽阴间?林太后你又是如何逆转生死,得以今时今日与贫道坐而论道?”

    林银屏脸色微冷,寒声道:“就算这座陵墓大有玄机,那也是我们自家的东西,与你这个外人又有何干?难道大真人要做破门而入的强盗不成?”

    青尘笑而不语,似是默认。

    林银屏脸上的寒意愈重,正要说话,站在她身侧的萧玄缓缓开口道:“不知大真人要如何在此地证道?”

    青尘轻声吟道:“捉得金晶固命基,日魂东畔月华西。于中炼就长生药,服了还同天地齐。时人若拟去瀛洲,先过巍巍十八楼。自有电雷声震动,一池金水向东流。瓶子如金玉子黄,上升下降续神光。三元一会经年净,这个天中日月长。养得儿形似我形,我身枯悴子光精。生生世世常如此,争似留神养自身。精养灵根气养神,此真之外更无真。”

    这是纯阳祖师证道时所吟唱的无名绝句,此时被青尘逐字逐句诵出,似是带有浩大天音,上合天道,天人交感,使得整座陵墓都轰然震动。

    青尘猛地加重了语气,一字一句道:“朝泛苍梧暮却还,洞中日月我为天。”

    话音落下,青尘与这方陵墓之间似乎有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奇妙联系,仿佛鸠占鹊巢,他才是这座陵墓的主人,只见青尘轻轻抖肩,似乎抖掉了千钧重担,整个人周身紫气缭绕,如证道飞升的道门仙人。

    皇帝萧玄眯起眼,脸色略显阴沉,这座陵墓共有九层,前八层都是阴气弥漫,犹如阴间,唯独第九层阴极阳生,将万千阴气化作最纯粹的天地元气,远胜世间各大洞天福地,几乎可以比拟天上仙境,所以徐北游在此地只是静坐了一炷香的时间便恢复地仙八重楼的巅峰修为,若是放在外面,最快也要一个月的时间。

    此时青尘窃取陵墓气机,不但弥补了自身入陵时的损耗,而且还使自身十八楼之上的境界更加稳固,更重要的一点,此地逆转阴阳,自称天地,几乎可以做到隔绝天机,青尘大可不必担心天劫过早到来。

    若真让青尘成功,那么父皇多年的谋划岂不是成了为他人做嫁衣?

    萧玄犹豫不决,下意识地看向母亲。

    恰好此时林银屏也抬头望来。

    母子二人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

    林银屏收回视线之后,望向属于萧皇的梓宫,忽然道:“萧明光,你还要睡到几时?你就眼睁睁地看着别人闯到家里,欺负你的媳妇、儿子和孙女?”

    她稍作停顿,瞥了眼秦穆绵,没好气道:“还有你那小情人。”

    青尘将两只大袖交叠在身前,同样望向梓宫,静待而立。

    这座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梓宫终于传出一阵阵沉闷如雷的声音。

    {,唯一正$版,zr其他都oa是f@盗版

    徐北游和张百岁一前一后进入棺室,刚好看到这震撼一幕。

    只见萧皇的棺椁缓缓自行开启,原本正在涌入青尘体内的元气如改渠换道,开始疯狂涌入棺椁之中,青尘受到气机牵引,原本的满身紫金瞬间飘摇不定,渐显模糊。

    已经是十八楼之上的青尘平静道:“萧煜,你逆天而为,还敢现世?今非昔比,在五十年前,你携大势而来,挡者披靡,是为天命所归之人,如今你气数已尽,大势不在,早已不是天命之人,若是苟延残喘,尚有一线生机,如何敢阻拦贫道的证道之途?”

    陵墓内的元气已是如波涛汹涌,大浪拔高如山岳。

    棺椁内传来一声带着明显不屑意味的轻笑声,声音不大,却传遍了整个陵墓。

    第九层陵墓内,属于萧煜的梓宫棺椁大放光明,有一人从棺中先是坐起,继而站起。

    此人身着黑色华美帝袍,上绣日月星辰,五爪墨龙,头戴十二旒帝冠,垂下的珠帘遮蔽了面容,让人看不清庐山真面目。

    只是看到这道身影之后,无论是张百岁,还是秦穆绵,都面露复杂神色,尤其是秦穆绵,神情先是似哭似笑,继而变为哭哭笑笑不自知。

    徐北游与萧知南对视一眼,都难掩脸上的震惊和震撼之色。

    此人正是大齐开国皇帝,萧煜萧明光。

    曾经的天下第一人,也是曾经的天下共主。

    萧煜飞身出了棺椁,坐在先前一直空着的龙椅上,此时终于能看清他的相貌,如徐北游在神游时所见,此时的萧煜已经恢复了年轻时的相貌,与萧玄甚是相似,不过一双眼睛仿佛深不见底,其中包含有周天星辰,苍茫银河,无数幻起幻灭,包罗万象。

    在萧煜现身之后,先前自言“洞中日月我为天”的青尘顿时无法继续维持近乎与陵墓融为一体的玄妙状态,反倒是萧煜重新掌握了陵墓,气息博大无边,这一刻他仿佛成了这方世界之主宰,万物之中心,掌握天地之枢机。

    此时的他不似是凡人,甚至与徐北游神游时所见也不太相同,更像是九天神灵,于九天之上俯瞰脚下芸芸众生,视万物如为刍狗。

    青尘对于此情此景没有太大惊讶,只是沉声道:“萧煜!”

    面无表情的萧煜缓缓开口,声音如洪钟大吕,响彻于天地之间,“青尘,你放肆。”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