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一章 大真人起手一剑
    守在棺室门口的张百岁脸色骤然凝重无比。

    在最新出炉的天机榜中,平安先生张百岁高居第九的位置,甚至还压过赵青一头,仅次于儒门魁首孙世吾。他出身贫寒,早年时以“无名白”之身进入王府,被萧煜看中之后,随侍于当时还是西北藩王的萧煜身侧左右,在萧煜入关摄政之后,他则进入宫中拜司礼监掌印孙士林为师,为司礼监秉笔,在太清宫之变后,他又被天尘大真人看中,传授内外丹道,以残缺之身修圆满丹道,最后萧煜登基,蓝玉拜内阁首辅,握有票拟大权为“外廷之相”,他掌司礼监掌,握有批红大权为“内廷之相”,两人一内一外共事五十余年,直至今日。

    在先前的圜丘坛之变中,作为朝廷柱石之一的张百岁一直未曾出手,先是护卫韩瑄和百官去往小未央宫,后来又跟随皇帝陛下进入陵墓,如果说道门三位大真人和鬼王宫的两位长老是萧瑾的后手,那么张百岁就是萧玄的后手,此时五位地仙高手已经进入陵墓,那么张百岁也到了该出手的时候。

    进入第九层陵墓的大门后是一条长长通道,先前十二名金甲神将就是守卫在此处,这条通道看似平直,实则是倾斜往下,只是倾斜角度极小,几乎难以察觉,与辽王府中的黑廊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难免给人一种第八层陵墓和第九层陵墓是处于平行一线的错觉。

    所以如果有人从第八层进入第九层,其实是居高临下,如快哉之风。

    骤然有大风起,吹动了徐北游的白发,一名青衫道人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不远处,先是看了徐北游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望向如临大敌的张百岁。

    头戴乌纱身着蟒袍的张百岁脸色凝重,白净面皮愈发显得苍白,如一张白色宣纸,这还是徐北游第一次看到这位平安先生如此模样,对面的青衫道人也在意料之中,正是先前引来天劫又莫名消失的青尘大真人,在徐北游看来,虽然平安先生的修为境界相当不俗,天下第九人的名头也不是浪得虚名,但仍旧难以匹敌此时的青尘,除非是全盛时的秋叶出现在此处,否则无人是青尘的对手,而秋叶与师父公孙仲谋在碧游岛一战之后,折损道行,虽说战力并无太大折损,但却有碍飞升之期,除非遭遇生死存亡的大事,或是秋叶抛却了近在咫尺的证道长生不要,否则绝不会再轻易出手。

    青尘停住身形之后,没有托大到将张百岁视为无物的地步,但也谈不上如临大敌,意态淡然,距离两人大约十余丈之外负手而立,平淡道:“张百岁,你算是天尘的传人,也当称呼贫道一声师伯,贫道当年败于天尘之手,那是贫道与他之间的事情,若是你现在让开道路,贫道可以不与你计较。”

    张百岁沉声道:“今日与师尊无关,只因皇命在身。”

    两人的嗓音不大,但在寂静的陵墓中清晰可闻。

    青尘淡然道:“你以残缺之身有今日之成就,不得不说是一个异数,可说到底不是天尘传给你的丹道法门如何厉害,而是你长年跟随帝王之侧,从龙扶龙,沾染三分天子气运,不过你想要凭借这三分气运来与贫道交手,委实是有些不自量力了。”

    张百岁轻声道:“青尘大真人术算之道本就是当世首屈一指,此时登顶十八楼之上,天人交感,更是洞悉天机,你说的这些话,我自然是信的,不过有句话说的好,蜉蝣撼大树,可敬不自量,今天张百岁便要不自量力一回。”

    青尘的视线越过张百岁,望向棺室的方向,“贫道再说最后一次,让开。”

    张百岁摇了摇头,“大真人仅仅是动嘴可不行。”

    已经登顶于十八楼之上的老道人点了点头,然后摊开右手,一把木剑凭空出现,然后被他握在掌中。

    既然张百岁不让路,那无非就是一战而已,青尘也无非是再损耗一些气机修为而已。

    下一刻,青尘的身形一闪而逝。

    没有气冲云霄射斗牛的剑气,也没有陵墓震动的异象,甚至没有什么轰鸣如雷的剑鸣之声,就是平淡无奇的一剑。

    只见这一剑径直刺向张百岁的的心口,在剑尖距离心口还有大约三寸距离的时候,木剑的剑身被张百岁以双掌死死夹住,不过细细看去,木剑仍是以极为缓慢的速度向张百岁的心口逼去。

    随着老辈人的逐渐凋零,当年的道门八老已经成为久远的传说中人物,在道门八老中,青尘位列第二,仅次于道门老掌教紫尘,在他鼎盛之时,今日威名赫赫的天下第一人秋叶还只是个年轻人,女子剑仙冰尘也仅仅是个不甚起眼的普通道门真人,而那时候他就已经是天枢峰峰主,其在道门中的地位权势,仅次于掌教紫尘一人而已。

    在他的漫长岁月里,见识过太多的惊才绝艳之辈,秋叶、萧煜、完颜北月、秋月、蓝玉,皆是他的晚辈,也见识过太多所谓的大人物,他曾与紫尘、秋叶师徒两代人争夺道门掌教大位,也曾与天尘、明尘两人勾心斗角,甚至还曾与大剑仙上官仙尘、上代佛门主持牧观、完颜北月之师刁殷等人联手共谋天下。

    如今故人大多已经不在人世,他也已是年近三个花甲的年纪,登顶十八楼将近一甲子,放眼整个天下,也能称得上屈指可数四字,尤其在得了萧煜留下的佛祖菩提之后,再进一步,登顶十八楼之上,近乎是举世无敌,哪怕是天下第一人秋叶,在抛开玲珑塔和都天印的前提下,两人之间的胜负也不过是五五之数。

    一个张百岁又算什么?

    青尘有信心一剑败退张百岁。

    转眼间,七杀斩灵剑再向前一分,剑尖距离张百岁的胸口只剩下不足两分。

    张百岁的双掌之间有鲜血渗出,身形始终岿然不动,不肯后退半步。

    徐北游终于按捺不住,低头弯腰,背后剑匣轰然大开,八剑依次而出。

    虽然他也知道自己此时没了地仙十八楼的境界修为,强行出剑不过是聊胜于无,但他仍是选择出剑。

    果不其然,青尘只是随意地一挥大袖,八剑就如风中幼苗,随风摇晃,东倒西歪。

    八剑之后,则是诛仙。

    青尘终于是郑重几分,伸出剑指朝着诛仙遥遥一指。

    诛仙顿时一颤,没有主人的修为灌注,难敌地仙十八楼以上的青尘,只能停滞不前。

    青尘左手挡住诛仙,右手中的七杀斩灵剑再度向前一分。

    张百岁不仅仅是双掌血肉模糊,胸口上更是爆开一朵猩红色的血花。

    `&:唯一n正h版{a,其n^他都#%是”@盗@x版0

    青尘双袖一振,张百岁和徐北游一左一右倒飞出去。

    他的身形一闪而逝。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