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三尺无敌八门锁
    徐北游终于睁开眼睛,不见天地,不见苍茫,仍旧是身在第九层陵墓的棺室之中,属于萧皇的梓宫安静地躺在那儿,没有半分异动,仿佛刚才那场天人对话只是一场梦。

    徐北游发现自己体内那方已经干涸的“湖泊”不知何时已经重新蓄满,自己又重新返回地仙八重楼巅峰的境界,而且除了他本身的气机之外,体内还多了一道人道气息,温暖舒适,如一条长河在他的体内快速奔涌,进出于一个个窍穴之中。

    如果将徐北游的气海比作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湖泊,那么他的经络就是江河,而窍穴则是一个个小型湖泊,这道气息从气海大泽中出发,分散融入到一条条江河之中,然后再通过江河再次分散进入支流小溪和小湖,最终完全融入到徐北游的体内,不但修复了徐北游体魄的各处暗伤,甚至还使徐北游的无上剑体有了新气象,如老房翻修,焕然一新。

    他重重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再吸一口新气。

    徐北游缓缓起身,重新适应体内的充沛气机,然后走到萧皇的梓宫旁边,突然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这时候推开棺椁,里面会不会空空如也?

    只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没有这么大的胆子去将这个想法付诸于行。

    徐北游停步在梓宫不远处,仔细观察,觉得这座梓宫应该是从未打开过,刚才还在与自己天人对话的那位帝王就应该睡在其中,其实说睡并不十分恰当,应该只是萧皇的“遗体”还在里面,而他的神魂却未必还在其中。

    就在徐北游思绪飘飞之际,陵墓轰然震动。

    徐北游猛然回神,问道:“这是怎么了?”

    太后娘娘面无表情道:“应该是客人到了。”

    徐北游脸色微变,伸手勾住剑匣的绳结,飞掠出棺室,来到棺室外的长长通道中,同时平安先生张百岁也紧随其后。

    第九层陵墓入口处,立着两道身影。

    已经解除法天象地的青尘平静说道:“再往前走,便是萧煜的安息之地,若是贫道所料不错,萧玄和徐北游等人也在其中,你可还要继续前行?”

    冰尘脸色坚定,“行百里者半九十,既然已经走到这里,没有返身而回的道理。”

    青尘微微点头,然后说了一个“走”字。

    冰尘率先而动,一剑朝门内掠去。

    虽然因为自身消耗颇大的缘故,这一剑没有先前摧城拔岳的威势,但仍旧是尽显剑仙风采。

    下一刻,随着一声洪钟大吕般的轰然震鸣之声,堂堂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冰尘竟是从门内倒飞而回,虽说不显狼狈,却难掩她脸上的震惊之色。

    大地震颤,伴随着铿锵沉重的脚步之声,一尊金甲神将从门内走出,将手中巨剑横于身前,剑刃上则是被生生砍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冰尘脸色凝重地继续望着门内,紧接着又有十一尊金甲神将从门内依次走出,与先前的金甲神将并列在一起,如同一面铜墙铁壁,不能逾越分毫。

    十二尊金甲神将的气势联合在一起,如山如岳,可与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相媲美。

    青尘脸色平静,“世人皆知暗卫府中有十二尊镇狱血卫,却不知萧煜在登基称帝之后,收天下金兵,集于帝都,铸成十二金人,其中自含所销金兵中的杀伐之气,此外又以摩轮寺菩萨金身为根本,融入道门、佛门、天机阁、武道军阵等秘术,比之十二尊镇狱血卫更进一步,使其实力强横,丝毫不逊于前面的八位守陵人,乃是这座帝陵的最后一道凭仗。”

    冰尘直截了当地问道:“怎么办?”

    青尘微微一笑,大袖一挥,八道玄幡自袖口依次飞出,虚立于八方,自成阵势。

    当初青尘在汉水之畔曾以此法应对佛门龙王和李清羽,八道玄幡可气息相连,勾连鬼门,而明陵本就是直通阴间所在,所以此时青尘再列出八道玄幡,其威势何止大了一倍,滚滚阴气奔涌如江河,几乎让人误以为已是身在幽冥阴间。

    青尘手中结出一个翻覆印诀,轻声道:“八将断魂。”

    `更《新m最快i上%u…z

    八道玄幡化作八座白骨旗门,门内黑气翻滚不休,深不见底,然后随着旗门的剧烈震动,有八道高大狰狞身影破开黑色的雾气,从旗门中缓缓走出,气势森然骇人。

    这八只鬼将乃是被青尘花费了十数年的时间极抓捕得来,然后以通天修为炼化之后再封入旗门之中,其本身就有近乎人仙巅峰的实力,被青尘花费大力气炼化之后,已经可以与寻常地仙媲美,如今借助近在咫尺的幽冥阴间之力,八名鬼将身上的怨气死气大盛,身形再度高涨,与十二尊煌煌赫赫的金甲神将几乎不分上下,手中黑雾升腾化作铁锁,勾魂夺魄。

    当初没有幽冥阴间的加持,八名鬼将就可与地仙十六楼境界的佛门龙王不分上下,此时按照八卦方位站立,依靠阵法互相借势,即使是面对十二尊金甲神将也不弱上几分。

    青尘平静道:“贫道牵制八尊金人,冰尘师妹对付其余四尊,如何?”

    冰尘将手中断贪嗔横于身前,轻轻点头说了个好字。

    下一刻,八名鬼将将手中铁锁掷出,分别束缚在一名金甲身上,然后开始向后拉扯。

    青尘伸手在身前一抹,平声静气道:“乾、坎、艮、震、巽、离、坤、兑,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金锁。”

    八座白骨旗门中顿时气息翻滚,分别与八名鬼将连为一体,使其锁链束缚的金甲神将不能动弹分毫。

    剑上缺了一个豁口的金甲神将猛然向前一步踏出,巨大身躯大放光明,熠熠生辉。

    然后它以一种与自己身躯极不相符的速度带领剩余三尊金甲神将一起冲向冰尘。

    冰尘面无表情地看着四尊金甲神将,缓缓举起手中的断贪嗔之后,整座第八层陵墓中都尽是颤鸣之声。

    剑鸣明陵。

    冰尘衣衫飘动,身形倏忽而逝,尽显女子剑仙的风采。

    她的一剑刚好出现在当先一尊金甲神将的身前三尺处,不多不少,然后一剑递出。

    上官仙尘曾言,手持三尺青锋,身前三尺之内即是举世无敌。

    这句话不知让多少剑道修士心向往之,被视为剑道一途的超然境界。

    今天冰尘便是要重新验证上官仙尘的这句话。

    三尺之内即无敌!

    断贪嗔与金剑相撞,剑断。

    金甲神将身上的金甲只是略作抵挡,就被这气机磅礴至极的一剑给刺入胸膛,在眨眼之间,它的遍体金光以极快度退散消逝,眼眸中的金色光彩也迅速黯淡下去。

    而此时,青尘已经飘然进入第九层陵墓的大门之中。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