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风雪如晦棋收官
    又下雪了?

    在大雪停歇之后,又有一场小雪飘摇而至。

    以神魂出游的萧瑾和亲身赶赴此地的林寒并肩立于梅山赏梅台上,隔着飘飘摇摇的雪花,远远眺望梅山明陵。

    这座赏梅台台高一丈左右,宽五丈左右,建于大楚年间,传闻中曾有大贤之士,淡泊名利,大楚朝廷屡次想要征兆他入朝为官,均被他拒绝,后来这位贤士在梅山上修筑了赏梅台,隐居于此。

    萧瑾负手而立,望着外面稀疏单薄的雪花,轻声道:“君为名利隐,我为名利往。何颜见君面,今上赏梅台?”

    林寒嗤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我不信天底下当真有不为名利二字所动之人,所谓的不慕荣利说白了不过是沽名钓誉罢了。”

    萧瑾摇头说道:“不可一概论之啊,我们追逐名利,就说别人也追逐名利,这是犯了以己推人的毛病,不好。”

    林寒略感诧异。

    萧瑾笑了笑,接着说道:“在极西之地有这么句话,如果天空总是黑暗,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觉无力发光,那就蜷伏于墙角。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不要嘲讽那些比自己更勇敢热情之人,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不可扭曲如蛆虫。”

    林寒对于萧瑾话语中的微讽不以为意,只是笑道:“道理倒是不算错,就是这话听着有点怪。”

    萧瑾平静道:“这句话由我来说的确不太应景,做一个卑微如尘土的小人物,好像是上辈子的事情,实在太久太久了,不过我却记得如此清楚,仿若昨日。”

    林寒仍旧只是略微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似是对这位老朋友的神神叨叨早已习以为常。”

    萧瑾不再说话,望着梅山明陵,忽然想起一段陈年过往之事。

    当年大郑神宗皇帝身死之后,萧煜连夜返回西北,萧烈斩杀首辅李严和大都督张清,又缉拿宋之行等六位朝堂重臣,然后扶灵入宫,当时他就跟随在父亲萧烈身边。

    那年,上至文武百官,下至侍卫甲士,尽缟素。在靠近大郑神宗皇帝御驾的一辆马车中,萧烈携萧瑾坐于其中。

    萧瑾清楚记得父亲萧烈当时的穿着,里面是一袭纯黑色的内袍,去了图案和滚边,只剩下最深沉的黑色,腰间缠着一条白布束带,外袍则已经换成生硬的白麻布衣,内黑外白。

    在快要抵达大郑门的时候,一直都在闭目凝神的萧烈忽然睁开眼睛,问他:“瑾儿,你是否怨愤为父?”

    当时就坐在萧烈身旁的萧瑾微微一愣之后,立刻恭敬回答道:“孩儿不敢。”

    萧烈不置可否,平淡道:“你虽然小,但心太大。”

    萧瑾瞬间悚然。

    萧烈轻笑道:“旁人都道你是早慧之人,我却知道这世上有神魔降世,域外来客。”

    萧瑾惊骇欲绝,几乎想要逃离这个车厢,额角上有冷汗伸出,眨眼间已经是汗透重衣。

    车厢中一片静寂,过了一会儿,萧瑾才勉强挤出一个生硬笑脸,颤声道:“父亲在说些什么,孩儿不懂。”

    萧烈平淡道:“你心里明白,何必装糊涂?你不是一直都觉得我厚待萧煜吗,因为他不管怎么样,终究还是我的儿子,而你不一样,只能算是半个。”

    萧瑾张了张嘴,想要干笑一声,声音却是嘶哑得如同腐朽的门轴。

    萧烈似笑非笑的望着他,最终摆了摆手道:“罢了,难得糊涂,那便糊涂着吧。”

    在确定父亲萧烈真的没有深究的意思后,时年不过十岁的萧瑾才轻松了一口气,用力揉了揉自己僵硬的面颊,发现背后不知何时已经是被冷汗浸透。

    那种被人戳破心中最大秘密的惊骇感觉,萧瑾至今难忘。

    萧瑾抬头望去,飘飘洒洒的落雪,似是从天而落的纸钱儿,就像当年扶灵入宫时的那场雪。

    风雪如晦。

    永久n免“费p看@小《说(

    此时,鬼王宫的两位地仙修士和道门的三位大真人已经进入明陵,因为有青尘和冰尘在前开路的缘故,他们并未受到太多抵挡阻拦,几乎是一路畅通无阻。

    借尸还魂已有五十年的鬼王宫,除了正副宫主和四大冥君之外,还有两大护法长老,平日里深居简出,只听宫主一人之令,哪怕是副宫主萧林也无权命令他们。而与两人同行的三位道门大真人,都是清一色的叶字辈,为首之人更是道门慎刑司的副掌司。

    走在第四层陵墓中,一名五十多岁的老人走在最前面,高鼻深目,似是西域人,他看着满地狼藉,用听上去颇为别扭古怪的大齐官话啧啧感叹道:“真是了不得,幸亏有两位十八楼境界的大地仙为我们开路,否则单凭我们五人之力,怕是要毫无疑问地饮恨于此地。”

    在他身旁则是一名苍老道人,口音是正宗的大齐官话,平淡道:“青尘师伯一身道法通天,冰尘师叔一身剑道修为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若是他们两人联手,就算对上真神仙也有一战之力。”

    出身于鬼王宫的西域老人怪笑一声,“真神仙?比之当年的剑宗上官仙尘又如何?你也别忘了,这是谁的陵墓,那位陛下若还活着,就算是两位十八楼的大地仙联手,也未见得能有什么太大作为。”

    身为道门慎刑司副掌司的老道人没有说话。

    另外一位花白头发的道门大真人皱了皱眉头,“这次明陵之行,是非祸福难料,我们五人算是最后的后手,在我们之后,已经没有后手,若是两位师伯失手,我们岂不是羊入虎口?”

    一名看上去只有不惑年纪的道门大真人淡然道:“富贵险中求,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西域老人还要说话,最后一位出身于鬼王宫的“年轻人”平淡道:“我们两人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宫主大人的命令,不得不来,至于你们三位道门大真人,虽然不清楚是出何人的授意,但想来身份不会太低,说不定就是有望继承掌教大位的三位掌教亲徒之一,有句话叫做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们这些凡人眼中的世人逍遥仙人,实则也不得逍遥。”

    这位“年轻人”复姓上官,单名一个锋字,岁月似乎没能在他的身上留下太多痕迹,仍是年轻人的皮囊,他稍稍犹豫之后又补充了一句,“说白了我们是过去的收尾的,若是那边战成了两败俱伤的结局,就该我们登场了。”

    道门慎刑司副掌司看了眼上官锋,点头轻声道:“善。”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