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说天道域外来客
    几十年来,一直有个疑问悬在天下众多修士的头顶上,萧皇为何会在不过花甲年纪就骤然驾崩,毕竟在紫尘飞升、上官仙尘身死之后,手执天子剑的萧皇即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哪怕是已经飞升在即的天尘大真人也不敢与其争锋,也正因为如此,大批修士开始进入庙堂,使大齐朝廷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状态,单以地仙修士的数量而言,几乎不逊于号称“地仙如云”的道门。

    无论怎么看,当时的萧皇都要继往开来,行前人未能完成之壮举,开创一个百年太平,甚至有人大胆放言,萧玄这位太子殿下怕是要熬到百岁高龄才能登基称帝,亦或者干脆做一辈子的太子,只是谁也没有想到,萧皇终究还是走了祖龙始皇帝的老路,正值鼎盛之年却骤然驾崩,使萧玄在而立之年就登基上位,成为大齐第二位皇帝。

    这个变故让绝大多数人都始料不及,纷纷猜测萧皇的死因,于是就传出了各种说法,其中以“诈死”和“受天谴而亡”两个说法最为可信,两者又都是殊途同归,因为天道规矩容不下百年帝王,当时的萧皇已然是天下第一人,无论是兵戈之乱,还是行刺暗杀,都无法奈何于他,只能是上苍亲自出手,而“诈死”一说也是基于此,萧皇诈死不是要瞒过世人,而是要瞒过上天。

    总之是众说纷纭,但有一点没人否认,当年的萧皇确实可以证得长生境界。所以现在萧煜站在徐北游的面前说他曾经有过长生的机会,徐北游没有半点怀疑。

    徐北游很好奇萧皇为何会放弃这个已经到手的机会,不由问道:“敢问陛下为何没有长生?”

    萧煜微微一笑,“因为贪心。”

    “贪心?”徐北游微微一怔,随即恍然道:“陛下是想将长生和皇位全部拿在手中?”

    萧煜点头道:“差不多,我那时候天下在手,振长策而御宇内,只觉无所不能,于是就想尝试一下祖龙始皇帝未能完成的壮举,逆天而为,可惜人难胜天,最终还是功亏一篑,不过好在我提前给自己留了一条退路,就是这座明陵,所以才得以苟延残喘至今。”

    徐北游不知该如何言语。

    萧煜叹息一声,“都说人定胜天,其实是千千万万之人胜天,而非一人胜天,故而我之败也在情理之中,在明陵的这些年中,我时睡时醒,想明白了许多道理,甲子之前有域外来客,乱了天道纲常,打破了许多理所当然,冥冥中的上苍天意自然要拨乱反正,于是我这个本该死于草原之人便成了天命所归之人,这才有了后来的挟大势横扫天下,压制域外来客。”

    徐北游疑问道:“域外来客是说魏王萧瑾?”

    ub看正版d、章\节n上

    萧煜笑道:“我们这支萧氏嫡宗从来都是一脉单传,为何到了我这一代就变成两人?不是没有理由的。”

    徐北游震惊问道:“那又何谓是域外来客?”

    萧煜道:“说白了就是不该存在这个世上的人,飞升之人称仙称佛,已经不容于我们这个人世间,若是他们想要回来,就要暂时舍弃自己的仙佛之身,以神魂短暂降世,所谓的域外之客便大抵等同于神佛降世,不过相较于神佛降世,他们能够存世时间更长,对于人世间的影响更大。”

    徐北游再问道:“此话又是怎讲?”

    萧煜耐心解释道:“有句话叫做凡人怕果,菩萨畏因,漫天仙佛虽然神通广大,但是最怕沾惹因果二字,一旦因果过重,不但再难返回天上,而且还有陨落之忧。可是域外来客不同,他们就像一张白纸,无牵无挂,也无因无果,换而言之,他们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为天道所不容,我帮天道镇压了域外客,所以有一份相当不俗的香火情分,哪怕我错失了一次机会,天道仍是给我留有一线生机。”

    萧煜自言自语道:“天道无情,自有规矩,按照天道的规矩,无论是天下太平还是生灵涂炭,一切皆有定数,萧瑾要坏了这个规矩,天道不答应,这便是大势,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所以我这个携带大势之人可以所向披靡,萧瑾就只能暂时屈从于我。”

    萧煜感慨道:“大郑气数已尽,王朝更迭,大齐取代大郑,这是天道认可的格局,可若是大齐吞并草原和后建,远征宝竺、西域,成为史书上前所未有的鼎盛王朝,这就有违天道本意了,所以萧瑾不能做皇帝,只能龟缩与魏国一隅,我也只能治理天下,把包含了满腔雄心壮志的黄龙改为太平,最终坐满三十年天下之后,让出帝位,由后世子孙一代一代传承下去,世上从无百年帝王,也从无三百年王朝,最终的大齐也会像历朝历代那样,轰然坍塌,成为史书中的一笔。”

    萧煜自嘲一笑,“如果仅仅从‘做皇帝’这件事上来比较,我未必就比萧瑾好上多少,按照原本的天下大势,我也的确不是最后坐上皇位之人,可这就好比庙堂官场,能够做到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置的,未必就是经国济世之才,要不怎么说君择臣,臣亦择君,关键还是要君臣相得才行,若将这方天地也看作是一座庙堂,那么冥冥中的天意便是皇帝,而俗世的天子便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首辅,最后天道还是选择我来做天子。”

    萧煜笑道:“这些道理,我看明白了,选择妥协,萧瑾也看明白了,却不忿于此,仍是要放手一搏,其实平心而论,我很是佩服他,欲与天公试比高,这可不是谁都能有的心气劲,早些年的时候,我也有,可是现在没了,只想着安排好身后之事,然后抓住最后的机会。”

    徐北游终于开口问道:“这是天意如此,还是天上仙人的谋划?”

    萧煜摇头道:“除了道祖、佛祖、至圣这三位一教之祖之外,其他仙人、佛陀、菩萨、圣人都没有这个本事,只能说天意如此,我这一辈子可以分为两部分,前半部分是时来天地皆同力,所向披靡,无往不利,后半部分则是运去英雄不自由,坐困愁城,无可奈何,都说天若有情天亦老,我帮助天道镇压域外来客的情分用一次就少一次,如今已经是所剩无几,若是我这次还抓不住机会,就会与天道彻底形同陌路,甚至还会沦为天道之敌,被降下劫数。”

    徐北游忍不住问道:“陛下要如何飞升证长生?”

    萧煜微微一笑,高深莫测道:“还要等待一个契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