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神游物外见帝王
    第九层陵墓中也能隐隐感受到上面几层陵墓的轰然震动,属于萧皇的那座梓宫仍是寂然无声,似乎里面的主人已经永远睡去,对于外界的一切风云变幻都无动于衷。

    徐北游盘膝坐在棺室的角落中,默默恢复自身气机,只是此时此刻,他却难以静下心来,甚至有些无伤大雅的出神,犹记得读书时曾读过萧皇写就的秋猎称王讨郑檄文,文采斐然,气势磅礴,让他心向往之,恨不能生于十年逐鹿年间,提三尺青锋与天下英雄共逐鹿。

    那位沉眠于棺椁中的帝王,曾经与师父公孙仲谋是对手,与道门掌教秋叶是挚友,更是十年逐鹿时最耀眼之人,不但压过了公孙仲谋,也压过了秋叶,用青尘的话来说,就是天命所归之人。

    徐北游从未曾想过,自己可以有朝一日,与这位“得其鹿”的帝王距离如此之近,不过是几丈距离,不过是隔了一层棺椁,触手可及。

    不知过了多久,徐北游体内气机已经如潺潺流水,原本干涸的湖底渐渐有了些许积水,徐北游却没有太多在意,而是记起了许多往事,许多旧人,在脑海中来来去去如走马观花。

    恍恍惚惚之间,徐北游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仿佛茕茕孑立天地之间,上不知天之高,下不知地之深,只剩下他自己茫然四顾,似乎想要找寻什么,却又不知该找寻什么。

    就在徐北游想要回神的时候,却猛然发现自己无法回神,仍是立于此方天地之间,不知身躯何处,不知立足何处,仿佛意识要与此方天地彻底相融在一起。

    徐北游心底大为惊骇,他早先听闻说修士入定时会有走火入魔之说,若是一个不慎,便会误入歧途,不知归路,故而修士们每逢重要关头时,都会请同门好友为自己护法,既是防备外敌,也是预防出现走火入魔而难以自拔的情形,以期通过外力将自己唤醒,上次徐北游在江都突破地仙境界时,就有张雪瑶、秦穆绵、佛门龙王三人为他护法。

    只是徐北游在修行一途上顺风顺水,从未遭遇过太大挫折,还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一时有些手足无措,更令徐北游心生惶然的是,不管是近在咫尺的秦穆绵,还是不远处的张百岁,似乎都没有察觉到他的诡异状态。

    k_/正版(.首发…

    “徐北游?”

    就在徐北游不知所措之际,一个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带着些许疑问的味道,居高临下。

    徐北游豁然转身,却没能看到是谁在说话。

    徐北游左顾右盼,想要寻找那个说话之人,却如何也找不到,天地间仍旧是一片萧索,仿佛刚才的声音仅仅是他的幻觉。

    他茫然四股,只有自己孤单一人站在天地间,渺小无比。

    骤然有风起,在他的面前逐渐凝聚成人形。

    这个人,一身简单朴素的玄色衣袍,看上去年纪与徐北游相差不多,只是在这方天地之间格外显眼,仿佛是天地画卷之中的一笔浓墨重彩。

    徐北游望着眼前之人,虽然对其身份隐隐有所猜测,但仍是忍不住问道:“你是谁?”

    “我姓萧名煜,字明光,若从你师父那里论起,我算是你的父辈人物,若从你自己这里论起,你应该称呼我一声祖父。”男子淡然回应道。

    虽然徐北游早有猜测,但此刻仍旧是心神摇曳,有些不知所言道:“萧皇,先帝,太祖皇帝?!”

    徐北游先前曾经见过萧皇的画像,不过画像中的他已经是花甲年纪,人到暮年,垂垂老矣,与眼前之人的相貌大有所不同,而且还头戴帝冠,身着衮服,威严卓着,在气态上又是大不相同。

    此时的萧皇应该是年轻时的相貌,道门素有赤子之说,即返璞归真,通过修炼达到清净无为之境犹如婴儿,故而又有“修炼神魂,显化婴儿”之说。

    道门五大派系的丹鼎派就讲究将一颗无形无质的金丹炼成以后,以粉碎虚空之法脱离丹室,化做一颗莹莹灵丹,上冲中宫位置,寻本性而练化神魂,谓之“明心”。神魂炼化纯圆,飞腾而上于脑中,谓之“见性”。

    两者聚结合体在紫府之内,霞光满室,遍体生白。

    一战将息,而又回归于腹内气海处,合化为命胎。叠起莲台,虚养命胎,进而胎化神魂,默默温养,直待紫气虚来时节,婴儿养育健全,冉冉而出天门,旋而又回,介于有形和无形之间,此谓之“元婴”,成就元婴之后,就已经是半仙之体了,故而道门真人神魂出窍之后,多与自身实际年龄不符,一如徐北游眼前的萧皇。

    男子平静说道:“是我,不过我如今已死,皇图霸业不过是身前之事,你也不必拘于俗礼。”

    徐北游想了想,还是没有太过造次,问道:“陛下,是您将我拘束在此地?”

    萧煜没有在乎徐北游的称呼,点了点头。

    徐北游略微犹豫之后,小心问道:“不知陛下有何用意?”

    萧煜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你是我的孙女婿,我也称呼你的表字,南归,你可知道三界之界?”

    “三界?”徐北游略微思量之后,中规中矩地回答道:“窃闻有天地人之说,天界又称三十三天,乃是神仙居所,飞升之士所去之地,传闻其中有无上天庭,道祖、佛祖、至圣,不知是真是假。”

    “地界又称九幽黄泉,是人死之后的归宿之地,据说其中有幽冥地府,十八层地狱,判人生前功过对错,还有佛门所说的天、人、修罗、饿鬼、畜生、地狱六道轮回,同样不知是真是假。”

    “至于人界,便是我们如今身处的大千世界,四都十九州之地,又有天南、四海、宝竺、草原、魏国、后建、西域各国、极西之地,天在上,地在下,可用天下二字概括,天下之间,芸芸众生,红尘万丈,也就是人世间。”

    “人世间。”萧煜负手而立,淡笑道:“人世间又分世内世外,无论世内凡人,还是世外修士,都逃不过生老病死之苦,故而才会有人求长生之途,千百年来,络绎不绝,或者说,前赴后继。”

    “只是人世间有道理和规矩,道理是天理,规矩是天道,容不得长生不朽之人,所以求得长生之人不得不离开人世间,于是就有了飞升之说,飞升即是离世,离开此方世界。凡人死后离世去地下阴间,修士飞升之后离世去天上仙境,对于人世间而言,两者殊途同归,他们都算是死了。”

    “我曾有机会做这个长生之人。”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