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剑仙剑芒百丈长
    萧瑾和林寒来到帝陵的不远处,林寒停下脚步,有些近乡情更怯的感觉。

    都说长兄如父,长姐如母。在长兄如父这一点上,萧瑾也许感触不深,毕竟兄弟两人自小便互相敌视,在一众兄弟姐妹中,真正被萧皇看重的是嫁给了完颜北月的大长公主萧玥,但在长姐如母这点上,林寒却是感触至深,因为他就是被姐姐一手带大的,姐弟两人之间感情极佳。

    当年草原汗王林远病死,王妃红娘子当政,姐弟二人差点就要被生生逼死,那时候是姐姐把他护在身后。

    后来萧皇击败红娘子,成为草原共主,姐姐第一时间把他送到那个姐夫身边,一片拳拳爱护之意自是不用多言。

    他是草原人,生在草原,长在草原,骨子里有骁勇善战,同时也不乏鲁莽暴戾,曾经惹下祸事无数,甚至还曾因为权位之争而暗中谋划魏禁和蓝玉,换成别人,死八次都够了,可他为何仍是官至三大掌印官之一?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姐姐的情面。

    他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姐姐居功至伟,犹记得那年还未入关时,林银屏病重,外面盛传王妃之位将要易主,他在出征之前特意去看望姐姐,当时姐姐已是缠绵病榻许久,仍是强自支撑着病体与他说话,看着弟弟脸上的风霜之色,心疼无比,当他问起姐姐的近况时,姐姐却强颜欢笑让他放心,反而嘱托他在外征战,莫要身先士卒,万事以小心为重。

    林寒回神之后,望向身旁的萧瑾,欲言又止。

    萧瑾笑道:“怎么,不想再见见我那位皇嫂?”

    gx永久免费n看/小e说

    林寒叹息一声,“罢了,不见了。”

    萧瑾双手笼藏于袖中,淡笑道:“也好,让道门和鬼王宫的人进去,我们就在这儿守着。”

    林寒点了点头。

    此时的第四层陵墓中,天昏地暗,风雨飘摇,又有黑色雾气弥漫,如潮水一般的大军向着两道身影涌去,可是整个军阵却被那两道身影从中生生拦腰斩断。

    冰尘在前,青尘在后,两人就像一把剑,向前疾行。

    一剑当先的女子地仙手中剑芒已经彻底遮掩了长剑本身,足有十余丈之长,摧枯拉朽,势如破竹,凡是敢于挡在她前行路上,无论是步卒还是重骑,都是被一分为二的凄惨下场。。

    不仅如此,在冰尘的身周百丈之内,还有数不清的游散剑气,如同一张细密罗网,凡是敢擅自闯入其中的,皆是当场毙命。

    可惜她带来的万余飞剑没有一起进入陵墓,否则只要御使万剑来回几个冲杀,就能将眼前的大军杀个七零八落,这便是顶级剑修的可怖之处,最是不怕人海战术,论起杀人速度,甚至比呼风唤雨的道门大真人还要快上三分。

    战阵忽然向两侧分开,让开一道数丈宽的通路,紧接着一支足有千人之数的重骑朝两人冲杀而至。

    冰尘毫不犹豫地一袖扫出,一道剑气轰然落下,这道剑气不同于先前那些只求杀人的细微剑气,有“铺张浪费”之嫌,剑气之盛,如银河倒泻,黄河之水天上来。

    数百重骑就这么被剑气一扫而空,什么也没剩下,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剑气散去之后,一道藏身于重骑中的身影骤然前掠,拔刀暴起,天空中有连绵雷声炸响,如长河的汹涌刀气以一线之势直斩冰尘的胸口。

    当年的后建大将军慕容燕留有天刀传世,此刀便是天刀的第一式。

    冰尘对这一刀视而不见,站在她身后的青尘伸手一点,抵住这道霸道刀芒,使其不能再前进分毫。

    此人正是八位守陵人之一的张海九,一击不中,他毫不犹豫地向后退去,转瞬间便消失在茫茫军阵之中。虽然冰尘的剑道已然大成,隐约有了几分当年上官仙尘的大剑仙风采,可谓力敌万军,只是到了张海九这等境界,又有军阵为依托掩护,一旦选择了这种一击不中远遁千里的打法,就算是冰尘也很难一击得手,而且张海九已经是非人之身,此地又是阴气弥漫,身处其中如鱼得水,反而是冰尘被陵中的阴气所压制,难以发挥出全部实力,比之她的真正巅峰要逊色些许。

    冰尘干脆不去管他,继续径直前行,千余重骑就这么被剑气碾压一空。

    不过在千余重骑之后,又有四千重骑。

    冰尘冷笑一声,将手中断贪嗔狠狠刺入脚下地面。

    下一刻,以冰尘为圆心,方圆百丈之内有无数剑气从地下刺出,既像一片枪阵,又像一片荆棘丛林。

    四千重骑顿时人仰马翻。

    也就在此时,从四千重骑中跃出三道身影,分别是闵行、张海九、李宸。

    张海九当先出手,只见一道青色刀光闪过,裹挟着滚滚鬼气,如同一条孽龙直斩冰尘的头颅。

    冰尘轻描淡写地点出一剑,直接将这一刀上的鬼气彻底震散,迫使张海九不得不向后退去。

    李宸一振广袖公服大袖,如同漫天花雨一般祭出数十道符篆,符篆有灵,在空中排列成阵,煌煌夺目。

    冰尘只是嗤笑一声,又是一剑。

    这一剑直接让符阵支离破碎。

    三人中修为最高的闵行终于缓缓抽出鞘中刀,刀名“文鸾”,他横刀在身前,手指轻轻一弹刀身,声音清越如青鸾长鸣。

    大都督魏禁一身武道修为在巅峰时几乎不逊于地仙十八楼境界,可要认真算起来,闵行还是魏禁的前辈,魏禁的刀术就是他教的。

    闵行握紧手中文鸾,刹那间一闪而逝。

    冰尘早已是将断贪嗔横于胸前,在闵行身形消失的同时,一剑点向自己的侧面。

    料敌先机,天遁剑法。

    下一刻,闵行手中文鸾与冰尘的断贪嗔狠狠撞击在一起,荡起一阵清晰可见的气机涟漪,如水面的波纹层层扩散开来,巨大冲激之下,闵行向后倒滑出去十余丈。

    相较于闵行,冰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高下立判。

    一直没有动作的青尘忽然开口道:“给贫道争取一炷香的时间。”

    冰尘没有问为什么,只是眼神坚定地说了一个好字。

    话音落下,她体内气机急速流转,一张脸庞焕发出莹莹如明月的光泽,手中三尺青锋递出。

    这一剑,剑上剑芒足有百丈之长。

    首当其冲的闵行被这一剑挑起,如断线风筝倒飞出去,重重落地后的闵行低头望去,胸口一片刺目猩红之色。

    李宸双手十指上爆裂开无数纤细血痕,数道护体宝篆在刀芒之下化作飞灰,而他本人则是七窍流血,向后踉跄几步之后,坐倒在地。

    张海九猛然弯腰,胸腹间的玄甲尽数破碎,露出一大片血肉模糊的骇人景象,其中可见剑气盘踞不去,躯体转瞬间再生,转瞬间又被残留在伤口中的剑气彻底灭杀。

    一剑之间,三位地仙十二楼以上的守陵人不敌败退,这便是地仙十八楼的剑仙威势。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