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太后娘娘林银屏
    如果说前八层陵墓都动用了须弥芥子的神通,使得方寸之地有天下之大,那么第九层陵墓就是完全摒弃了这一点,只有正常帝王陵墓地宫的大小规模,走过有十二金人左右护卫的长长通道之后,就进入到棺室之中。

    棺室中没有半点阴森之气,如阳世一般无二,其中布置与帝都城中的甘泉宫正殿有几分相似,设两方宝座,左右各设龟鹤宫灯、香炉,在正中位置,两口巨大的梓宫格外显眼。

    所谓梓宫,说白了就是帝后所用的棺椁,不过此时一具棺椁已经打开,一名女子正坐在两方宝座中的右侧凤座上,身着大齐皇后冕服,头戴凤冠,只是没有脸上没有半分血色,苍白如纸,又隐隐透出一股晶莹光泽,而她的身上更是没有半分活人的气息,如一方璞玉,虽然晶莹通透,但终究是死物。

    女子看上去大概三十余岁的年纪,身姿婀娜,典雅雍容,如画上美人,风姿丝毫不输秦穆绵,又与萧知南有几分神似,不过神情中少了几分女子的柔弱,多了几分威严刚强,徐北游第一眼看到这名女子时,就立刻猜测出了她的身份,大齐太后林银屏。

    似乎感受到生人气息,女子缓缓睁开双眼,望向眼前四人,当视线落在萧玄的身上时,脸上的冰冷表情渐渐柔和,变为一片慈爱之色,轻唤道:“灵宝。”

    皇帝陛下神情复杂,嗓音沙哑,“母后。”

    坐在凤座上的太后娘娘伸出手,皇帝陛下上前握住,不顾皇帝仪态地半蹲身子,就像是个久别故乡多年后再次见到母亲的归来游子。

    徐北游和萧知南自然也规规矩矩地向这位长辈行礼,唯独秦穆绵负手而立,别说是行礼,就连头也不肯低上半分。

    林银屏对此不以为意,握着儿子的手掌环顾一周,视线又落在了萧知南的身上,笑道:“这就是本宫的孙女吧,上次见她时还是怀中一尺半的小人儿,如今都这么大了,模样真是俊俏。”

    萧知南面对这位与自己极是相似的皇祖母,心中既有亲近,也有惶恐,不知如何是好,不过最后还是血脉中的亲近之意压倒了惶恐,她上前几步来到林银屏的身边,轻声道:“皇祖母。”

    张百岁垂手立在一旁,徐北游则是站在秦穆绵的身旁。

    一时间竟是有些泾渭分明的意思。

    林银屏不去看一生宿敌秦穆绵,转而望向她身边的徐北游,问身旁的萧知南道:“这就是你的夫婿?”

    萧知南轻轻点头。

    徐北游朝这位大齐太后再次行礼,不卑不亢道:“徐北游见过太后娘娘。”

    林银屏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态度不冷不热。

    徐北游也没有过多苛求,仍是站在秦穆绵身边,眼观鼻鼻观心。

    这让秦穆绵多少有几分难言的老怀甚慰,在这个境地之中,还有一人站在自己身旁,不至于真的变成一个让人可怜笑话的孤家寡人。

    林银屏毕竟曾经是执掌庙堂权柄镇压蓝韩党争的垂帘太后,在短暂的温情之后,她开口问道:“灵宝,你此番入陵,所为何事?”

    皇帝陛下起身,不在生身之母面前藏着掖着,将圜丘坛之变的前后经过大致讲述一遍。

    太后娘娘听完之后啧啧感叹一声,倒是没有多少惊讶,只是说了句这两个不省心的东西到底还是反叛了,不过林寒毕竟是她的弟弟,当她听到林寒也身在其中的时候,也还是有些恨铁不成钢的遗憾。

    林银屏轻轻说道:“都说长兄如父,长姐如母,本宫和陛下做了大半辈子的父母,让他们做了魏王和镇北王,封地金银,美人权位,应有尽有,也算是对得起他们了。”

    她望向皇帝,“他们这样对你,既是恩将仇报,也是以大欺小,虽说你们君臣有别,但终究是一个做叔叔的,一个做舅舅的,陛下在的时候,温顺恭谨,陛下不在了,就露出狼子野心,这样的事情,在史书中屡见不鲜,今天也终于轮到了咱们大齐。”

    林银屏口中的陛下自然不是说自己的儿子萧玄,而是指先帝,堂堂皇帝陛下此时只能垂手而立,静听母亲教诲。

    太后娘娘平声静气道:“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这句话说得不错,所以当年我和陛下就觉得,虽然他们两人怀着那么点不轨心思,但好歹是自家人,表面上也还算恭顺,我们也不能整天琢磨他们两个又背着我们干了什么事,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以不管他们在暗地里玩的那些楔样,只要安安稳稳地听话就行。”

    她叹了一口气,“可还有一句话,叫做姑息养奸,养虎为患,到头来我们还是做错了,让这两个家伙成了尾大不掉之势,硬是闹出今天这么大的乱子,既是萧煜之疏忽,也是我林银屏之过错。”

    秦穆绵冷笑一声,“林银屏,当年萧煜何曾不想将此二人彻底除去,以绝后患,还不是萧瑾在你这儿伏低做小,你又舍不得自己的弟弟林寒,这才向萧煜求情,放过他们二人一马,也终是有了今日的祸事。”

    林银屏终于望向秦穆绵,微笑道:“这是我们自家之事。”

    自家二字被咬得极重。

    秦穆绵嗤笑一声,“战火燎原,生灵涂炭,也是自家之事?国破家亡,天下倾覆,也是自家之事?”

    林银屏毫不退让道:“既然是一家之天下,如何不是自家之事?”

    秦穆绵针锋相对,“都说天下人说天下事,既然天下事都是自家之事,那我这个天下人又如何不能说?”

    大约是已经多年没人敢在自己面前如此忤逆的缘故,林银屏轻轻拍了下扶手,稍稍加重语气道:“你放肆。”

    秦穆绵不再说话,却仍是冷笑不止。

    两个女人因为一个男人敌对了大半辈子,时隔几十年后再次见面,已是阴阳之隔,生死之分,仍是互不相让。

    此时萧煜不在,萧玄作为当之无愧的一家之主只能轻咳一声,打断两人的对峙,转开话题问道:“母后,父皇呢?”

    林银屏伸手指了指另外一具梓宫,“在里面。”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这具棺椁上。

    徐北游从先前徐琰的只言片语中就已经断定,这座陵墓的主人,大齐的太祖皇帝,萧煜,似乎还在沉睡,或者说还未像林银屏和八位守陵人这般逆转生死,仍是保持在一种“死”的状态之中。

    萧玄注视梓宫许久,缓缓问道:“父皇何时会醒来?”

    林银屏直截了当道:“他想醒来的时候自然会醒来。”

    3唯s、一!j正版6,其他》◇都(是¤盗版;#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