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铸有金人一十二
    徐北游紧紧拥着怀中的萧知南,却是睁大了眼睛望着石门方向。

    石门后的光越来越亮,在徐北游的视线中,站在前方的皇帝陛下和平安先生已经完全淹没在光芒之中,变成了一抹只能隐约可见的黯淡残影。

    石门后似乎藏着一轮烈日,正要冉冉升起。

    在这近乎无穷无尽的光芒中,口中衔珠的盘龙宛若活了过来,飞速游动离开,就像原本挂在门上的大锁被人打开。

    两扇石门开始一寸一寸地缓缓开启。

    每开启一寸,都会响起轰隆声音,先是石门,然后是徐北游等人的脚下,再是这一层陵墓,最后似乎是整个陵墓都在震动不休。

    ……

    第一层陵墓中,整个“东都城”震动不休,无数个黑影或是在街道间上没头没脑地四下乱跑,或是躲在屋中瑟瑟发抖,一副天塌地陷,惶惶不可终日的景象。

    未央宫中,龙椅已经被毁去,露出其后去往下一层的入口,殿内还有还有丝丝缕缕的黑气游散在角落中,数次想要重新凝聚成人形,可剧烈的震动却让他数次都是功亏一篑,在黑气中缓缓浮现出一张虚幻面孔,略带狰狞之色。

    他干脆不再试图凝聚身形,离开未央宫,缓缓升空,悬停在未央宫的上方,俯瞰整个“东都城”。

    第二层陵墓中,那些死去的阴兵,有些已经烟消云散,什么也没剩下,有些强大的阴兵却还留下了铠甲兵器,随着地面轰然震动,这些铠甲兵器也随之跃起,然后发出轻微的细碎声响,化为飞灰彻底消散无形。

    第三层陵墓是乌斯原的景象,同样是一片狼藉,大地开裂,山岳崩塌。

    第四曾陵墓中,刚刚踏足这一层的青尘和冰尘猛然停下脚步。

    冰尘问道:“这是怎么了?”

    青尘脸色凝重道:“如果贫道猜测不错,这应该是第九层陵墓正在被打开。”

    冰尘脸色微变,“萧煜出世?”

    青尘点头道:“应该是了。”

    冰尘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又握紧了手中的断贪嗔。

    哪怕她如今已经是十八楼境界的剑仙,可面对那个曾经横扫天下的大齐先帝,还是有几分发自骨子里的畏惧。

    就在此时,两人的视线尽头出现了滚滚烟尘,直冲天际。紧接着便是无边无际,如潮水一般的阴兵朝着他们两人涌来,一杆杆萧字大旗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第五层……

    第六层……

    第七层……

    第八层……

    6◇永/久t,免费看fh小x说%i

    甚至整座梅山都开始震颤起来。

    ……

    护陵军大营中,萧平沉默地望着明陵方向,脸上神情异常凝重。

    按照时间来算,陛下一行人已经抵达第九层陵墓,那么此时应该就是先帝的墓室正式开启,看其声势,甚至更甚于上一次送太后娘娘进入墓室。

    待到墓室完全开启之后,已经沉睡了几十年的先帝就会醒来。

    这么多年的谋划,在今天终于要见一个分晓了。

    萧平喃喃自语道:“大公子,老奴可还能在有生之年见你一面否?”

    ……

    梅山的边缘地带,神魂出游的萧瑾和亲自赴此地的林寒也感受到了剧烈的震动,林寒下意识地望向被世人誉为无所不知的萧瑾,问道:“这又怎么说?”

    萧瑾平静道:“瞧这声势,八成应该是明陵要完全开启了。”

    林寒脸色微变,虽然他嘴上不曾说起过,更不曾承认过,但他还是在心底里忌惮、甚至是害怕那个姐夫。

    毕竟他能有今日地位,完全都是仰赖姐姐和姐夫一手提拔起来的,尤其是姐夫,在他心目中积威之深,积威之重,甚至让他宁可去面对茫茫白灾,也不敢去与姐夫正面敌对,所以姐夫在位时,他没有半分反叛之心。

    不过在这方面,萧瑾要比林寒强上许多,他与萧煜虽然是兄弟,但自小并不生活在一起,萧煜跟随父亲萧烈生活在安国公府中,而萧瑾则是跟随母亲陵安公主生活在公主府中,直到萧瑾五岁那一年,兄弟两人才终于在公主府上见了第一面,当时素有早慧的萧瑾就曾直言训斥这个兄长,半点也不留情面,后来更是亲自带着镇狱血卫袭杀萧煜,其狼子野心可见一斑,只是最后迫于形势,才不得不归顺兄长。

    林寒不由问道:“我们该怎么办?”

    萧瑾没有半分畏惧,沉声道:“萧煜谋划多年,胜败就在今日,我们同样也是如此,当下之计是要背水一战,让其余人全部入陵。”

    林寒略微犹豫,然后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

    ……

    第九层陵墓的大门已经缓缓开启大半,从门内向外喷洒出无量之光,不但将陵墓中的黑暗完全照亮,甚至还把沉沉的阴气也净化一空。

    青尘和徐北游都曾经猜测位于整座陵墓最深处的第九层,一定会是阴气最重之地,甚至还要更甚于前面八层之和,几乎与传说中的幽冥阴间无异,可谁也没有想到,第九层陵墓中非但没有半分阴气,反而是蕴含了无量之光,仿佛是极乐佛国,天上仙境。

    此时徐北游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念头,阴极阳生。至阳即是至阴,至阴即是至阳,正因为第九层陵墓是极阴之地,所以才会生出如此景象。

    开门之声响彻了整个陵墓,也响彻了整个梅山,当它缓缓停止时,两扇巨大的石门已经完全打开,而在门后,则是萧皇的安歇之地。

    当无尽光芒散去,原本护卫在皇帝陛下身前的两尊金甲神将迈步朝门内走去,脚步铿锵沉重,地面震颠。

    徐北游骤然露出震撼之色。

    只见在门内是一条笔直通道,一眼望不到尽头,而在通道的左右两侧竟然还各自立着五尊一模一样的金甲神将,都是拄剑而立,如铜墙铁壁的护卫驻守于此地,使外人半步不得入。

    紧接着,两尊金甲神将进入门内之后,没有沿着通道深入其中,而是各自归入左右的队列之中。

    如此便是凑齐了十二尊金甲神将。

    在一瞬间,十二尊金甲神将的气息连接为一体,身体表面流转出各色符篆,气势骤然高涨,威猛如战神下凡,每一尊都几乎可以媲美地仙十二楼境界的武道大修士,体魄丝毫不逊于同境界的佛门金身,若是十二人联手结阵,威势更是难以想象,恐怕面对十八楼也有一战之力,或者说这十二尊金人本就是为了应付地仙十八楼大修士而铸造的。

    依偎在徐北游怀中的萧知南也看到了这一幕,喃喃道:“传闻中的十二金人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此时,皇帝陛下大步走入门中,轻声道:“销锋铸鐻,以为金人十二。”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