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偷天换日大阵开
    时值隆冬,哪怕是皇城之内,也少有争奇斗艳之色,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在这片素白之中,天策府和天机阁安静坐落在皇城深处,就像一文一武护卫于君王左右。与天策府相差不多,天机阁也不甚显眼,在巍峨富丽的皇城中,甚至被强行衬托出几分寒酸,很难让人相信这就是九流中第二大宗门所在之地。

    此时的天机阁一片狼藉,留守于此地的天机阁弟子或死或亡,鲜血染红白雪。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天机阁下设诸多分阁,每处分阁中都有一位大匠造及数量不等的匠造,以至于帝都城的天机阁总阁就只有蓝玉一人,毕竟天机阁位于皇城重地,不好驻扎太多地仙修士,而且皇城守卫何等森严,正常情况下,就算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大修士也不敢贸然进入其中,再加上蓝玉这位天机榜第六人亲自坐镇,所以天机阁也没有必要在此留有太多防守力量。

    谁又能料到,皇帝陛下带走了皇城的绝大部分守卫力量,蓝玉也跟随其中,使皇城处于前所未有的虚弱状态之中,这才使得端木睿晟和鬼王宫等人有了可乘之机。

    天机阁总阁一直都是禁地,庙堂诸公只知道天机阁是一片连绵的二层小楼,平日里有蓝相爷坐镇此处,天机阁的真正精华则是分散在各大分阁之中,呈外强中干之势,至于这座总阁中到底有什么玄机,无人知晓。

    只有皇帝陛下和蓝相爷等寥寥几人知晓,那片连绵小楼只剩下总阁的冰山一角,真正的总阁是在地面之下的几百丈处,这里是一座历经了两朝数百年的地下大殿,共分三层,与萧皇陵墓不同,呈正三角状,上小下大。

    第一层是阁主及各位大匠造的议事所在,同时也是去往另外两层的必经之路,第二层是天机阁历代秘藏,既有各种珍奇材料和机关制作,也有几乎是无所不包的百万卷藏书,天机二字,从不是一句妄言。至于第三层,则是支撑起整座皇城大阵的枢机所在。

    此时有两人走在从第二层去往第三层的通道中,虽然通道中没有镶嵌夜明珠之类的物事,但不知用何种材料制成的墙壁却是散发出幽幽荧光,光线温暖柔和,刚好能让寻常人视物。

    通道的尽头是两扇闭合在一起的石门,上面篆刻着各色墨家符篆。

    孔逸箫停下脚步,伸出手指以某种玄奥轨迹开始指指点点,石门上的符篆也随之亮起,小半柱香的功夫之后,两扇石门上的所有符篆全部亮起,石门也随之缓缓开启。

    两人视野豁然开朗。

    这是何等壮阔的一座大阵,站在此处一眼望去,竟是看不到边际,头顶如星辰,脚下似山河,在其中央位置则是一座圆形高台,上面有一处方形凹槽。

    孔逸箫望着这座大阵久久无言。

    站在他身旁的孟东翡缓缓同样是震撼难掩,问道:“这里就是皇城大阵的枢纽所在?”

    孔逸箫点了点头,指着那座圆台说道:“此时阵法只是开启了大约三分之一左右,只要将传国玺放入此处,便可完全开启大阵,或者是完全关闭大阵,不过既然是阵法,那就一定会有破绽,认真说起来,这个破绽还是当初萧煜改造天机阁阵法时留下的。”

    孟东翡好奇道:“怎么说?”

    孔逸箫解释道:天机阁的阵法是在大郑年间所建,最初的枢机密钥也并非传国玺,在萧煜登基之后,下令二次改建皇城大阵,并将枢机密钥换成了传国玺,以此连接大齐气运,使阵法的威力倍增,不过有得就有失,如此一来,阵法无法如以前那般毫无破绽,宫主以漏尽神通窃取了些许气运,足可以做到以假乱真的地步,不过如何来到大阵的枢机之处却是一大难题,毕竟皇城护卫森严,天机阁又是禁地,等闲不得入内,想要潜入其中难如登天。”

    孟东翡笑道:“好在今日终于来到此地,实属不易。”

    徐经纬从袖中取出一方小印,大小与传国玺等同,同样是九龙枢纽,同样是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大字,确如孔逸箫所说那般,可以以假乱真。

    孔逸箫手托这方仿造的传国玺,平静道:“根据当年道门杜光庭记载,传国玺是由一块岁星之精所化的玉石雕琢而成,所以宫主就找了这块天外陨石,将其雕琢成玺,单就以材质而论,比起真正的传国玺也不遑多让,不过传国玺毕竟有数千年之传承,经数朝历代几十位帝王之手,其中蕴含的人道气运远非我手中这块仿造传国玺可以媲美,这才是传国玺的真正精华所在,如果用这块假传国玺替代,只能维持大约一炷香的时间。”

    孟东翡点了点头,笑道:“一炷香的时间差不多了,都说皇城大阵可以挡住十八楼之上的准神仙,那我们今天也看看,能否将蓝玉这位天机榜第六人彻底留在大阵之中。”

    看)i正7}版:(章节k上cq

    孔逸箫沉声道:“不可轻忽大意,当年改建此阵之事便是蓝玉亲自主持,这些年来也是由他负责此阵,如果蓝玉还有什么不为人所知的后手,也在情理之中。”

    孟东翡脸色一正,点了点头。

    孔逸箫拿着仿造的传国玺缓缓走上圆台,然后将其一寸一寸放入圆台上的凹槽之中。

    整个印玺骤然光芒大盛,紧接着以其圆台为中心,无数蓝色光芒沿着地面上深有三寸的纹路向着四面八方延伸出去。

    这座一直半睡半醒的大阵在这一刻彻底活了过来,那些光晕就像惊蛰时分的蛰虫,随着春雷之声一涌而出。

    大阵开始复苏,这处阵法中枢也开始逐渐变化,所有的光线都尽数敛去,最后只剩下最纯净的黑色和四下游动的蓝色光芒,一时间两人仿佛深处宇宙星空之中,上有星转斗移,银河涌动,下有山脉变化,百川入海,四周是无边无际的一片苍茫。

    孟东翡望着眼前的这一幕,难掩震撼之色。

    孔逸箫同样是第一次见识此等景象,脸色凝重地望着大殿地面上这些几乎可以称之为“石槽”的纹络,喃喃道:“这是一座符阵,一座夺天地造化的符阵。”

    大齐门和承天门之间的白玉广场上,持无形非攻之剑前行的蓝玉忽然停下脚步,脸色凝重。

    整个白玉广场的每一块地砖都亮起蓝色光芒,在短短一瞬间,整个白玉广场变为蔚蓝一片,如波涛般的光晕起伏不定,一瞬间,蓝玉仿佛置身于苍茫大海之中。

    这是一座大阵,虽然没有道门雷池大阵的威严不可逾越,也没有剑宗万剑大阵的森然杀伐,可却比起两者丝毫不逊色半分。

    蓝玉立于阵中,环顾四周,轻声自语道:“有点意思。”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