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古墨家今天机阁
    蓝玉将十一尊镇狱血卫一一破去之后,仍是保持着虚手握无形之剑的姿态,缓缓朝大齐门内走去。

    剑修一道,可御剑千里,杀人无形,千军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也可三尺青锋在手,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自古以来,不乏有能够以剑入道之人,又称剑仙。

    抛开传闻中只能由人皇用出的天子剑不谈,剑修有四。

    一是身与剑合,人剑合一,手持长剑,却可飞天遁地,纵横之间,剑气可撕天裂地,甚至其本身也为剑,发肤肢体皆为杀人利剑。

    二是祭炼飞剑,灵性无比,以意驾驭飞剑,转瞬千里,及至大成之后,可御剑杀人于千里之外。

    …更●r新v最快上f2

    三是以身体为鼎炉,以本身气机为真火,辅以西金精气,在体内练出一枚剑丸,剑丸练成之后,将口一张,剑丸化作白光而出,盘空飞击,斩人首级,只是此道虽然杀人厉害,但是有重术而轻道之嫌,难以证得长生之途,故而在两位剑仙之后少有人修炼。

    四是求无剑胜有剑,重意而不重形,剑于无形,凝气成剑。

    剑宗作为天下剑修正统,可谓是前三者的集大成者,唯独对于第四条道路涉猎不深,反倒是一直与剑道二字挂不上钩的天机阁中有关于此道的传承,而作为天机阁阁主的蓝玉则是此道之大成者。

    在祖龙始皇帝一扫天下之前,还没有三教之说,那时候西方佛家尚未传入中原天下,儒家和道家也不像今日这般地位尊崇,那时候是诸子百家争鸣,除了儒道两家之外,还有法家、墨家、阴阳家、名家等四家能与其齐名。后来,又在此六家的基础上,增加纵横家、杂家、农家、小说家等为十家,只是后来一位儒门圣人直言:“诸子十家,其可观者九家而已。”于是去掉小说家,将剩下的九家称为九流,这也是最早的九流之说。

    再后来,武帝推崇儒术,唐皇尊崇道门,再加上大梁太祖皇帝钟情于西方教佛门,在三代帝王的大力推崇下,逐渐有了今日的三教之说,前任天机阁阁主傅尘,出身大郑第一世家傅氏,又曾拜入道门,后来历任天机阁阁主和白莲教教主,融汇诸家所长,他又在自己亲笔所着的《笔溪杂谈》中再增兵家、医家,认为:“故论先秦学术,实可分为阴阳、儒、墨、名、法、道、纵横、杂、农、小说、兵、医十二家也。”

    天机阁便是传承与墨家一脉,与大成至圣先师所代表的儒家、道祖所代表的道家曾经齐名并列,法家祖师称其和儒家为“世之显学”,而儒家亚圣也曾说过“天下之言,不归道则归墨”的话语,足以可见当年的墨家之辉煌。

    墨家最为鼎盛时,能与后来为天下之师的儒家分庭抗礼,当时有“不入于儒,即入于墨”之说,墨学的影响一度甚至在儒家之上。而墨家之所以衰弱,与儒门的崛起有着直接关系,归根究底,要做帝王之师的儒门是权贵之学,为天下制定一个又一个的规矩,等级森严,而墨家则是百姓之学,追求天下大同,两者如同冰炭同炉,是绝难相融之事物,历代帝王们自然会推崇讲究“天、地、君、亲、师”的儒家,而不是“以天为法”的墨家。故而儒门在武帝尊崇儒道之后便一路高歌猛进,而墨家却屡受打压,逐渐衰微,最后分为两支,一支变为了今日的天机阁,以机关术数为主,同时辅以神道为教的理念;另外一支则是被称为游侠,也就是如今武修一脉的前身,如一盘散沙,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墨家已经亡了。

    说来也是可笑,出身于儒门的韩瑄讲究百姓之学,反而是出身于墨家的蓝玉站在了韩瑄的对立面上,世事无常,莫过如此。

    当年的墨家首领称“巨子”,以兼爱、非攻、节用、明鬼、天志为宗旨行事,墨家祖师为第一代巨子,下代巨子由上代指定,代代相传,享有至高无上之权威,墨家的成员都自称为墨者,被誉为“皆可使赴火蹈刃,死不还踵”。

    其中墨者又分为类似于文官的“墨辩”和类似于武官的“墨侠”,蓝玉今日所用的无形之剑便是传自当年的墨侠。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墨家讲究似剑非攻,故而无锋胜有锋,与讲究“剑是杀人利器”的剑宗理念完全背道而驰,故而剑宗祖师对于这种自墨家中流传而出的剑道手段弃之不用,不承认其算是剑道一途,甚至墨家本身对此也多有争议,故而此法名声不显于世,甚少有所流传。

    蓝玉举起手中的无形之剑,轻轻叹息一声。

    正如他本人虽然继承墨家所学,却未曾继承墨家的理念一般,他手中的这把剑是非攻之剑,可他今日却要用来杀人染血了。

    ……

    大齐门之后还有承天门,此时的承天门门楼上正站着一名中年儒士,他身边则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身穿正一品飞鱼服。

    已经正式做了乱臣贼子的端木睿晟,毕竟是执掌暗卫府多年的正一品高官,城府深沉,哪怕十一尊镇狱血卫被悉数破去,他仍是面容平静,从容不迫,没有半分惊怒之态。不得不说,老人这份每逢大事有静气的沉稳气度,远胜自己的儿子端木玉。

    至于那名中年瑞士,正是鬼王宫徐经纬,他与徐经纬和孟东翡从小未央宫退去之后,奉宫主之命,送端木睿晟返回帝都,并协助他掌控帝都城。

    端木睿晟转头望向中年儒士,轻声道:“徐先生……”

    徐经纬双手扶在城门楼的栏杆上,笑道:“宫主早就知道皇城大阵需要枢机密钥才能完全运行的事情,大郑朝时所用的枢机密钥已经毁去,而如今所用的枢机密钥则是传国玺,不过请端木大人放心,宫主那边早有安排。”

    端木睿晟正要开口说什么,徐经纬已经是提前说道:“此时孔逸箫和孟东翡已经进入天机阁重地,按照宫主的办法,他们两人大概可以控制大阵一炷香的时间。”

    端木睿晟稍稍沉默片刻,再度开口问道:“一炷香之后呢?”

    徐经纬平淡:“毕竟是天机榜上的人物,难以预料,若是能够重伤他,那么我们三人联手就有把握让这位蓝相爷就此身死道消,若是伤不到他,或是仅仅只是无关紧要的轻伤,那我们就只能离开皇城了。”

    端木睿晟陷入沉思,神情变化。

    徐经纬叹了口气,无奈道:“若是当初能说动这位蓝相爷倒戈,那么如今已经是大局可定,只是这位蓝相爷要做鲠骨忠臣,那也是没法子的事情。”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