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视死如归守陵人
    如果说明陵的第一层是大郑年间的东都城,那么明陵的第二层就是一方古战场,曾经决定了东北牧氏和西北萧氏日后各自命运的地方,西河原丹霞寨古战场。

    ◇k1正版eg首$u发

    当年那场大战,分别由大都督徐林和辽王牧人起亲自领军,杀得血流成河,此时的陵墓第二层,没有西北军,也没有东北军,只有数不清的阴兵,在一名阴将的指挥下,如潮水一般涌向那两道身影。

    而这两道身影却是无意与铺天盖地的阴兵过多纠缠,只是一路向前,在巨大的阴兵方阵中生生杀出一条道路,直奔第三层的入口,也就是丹霞寨。

    两人正是大真人青尘和太乙救苦天尊冰尘,两人在第一层遇到的天魔虽然近乎不死不灭,又有地仙十六楼的修为,但他面对的毕竟是一位十八楼大地仙和一位十八楼之上的准神仙,最终还是被冰尘一剑从中斩成两半,然后从未央宫龙椅后的入口来到第二层。

    这一层天空中的黑云更低,皆是由无边无际的阴气凝聚,其中阴风鬼哭不绝,几乎让地仙修士无法御空而行,地面上是无边无际的阴兵,就如当年西河原一战的两支大军,在此地无休无止地厮杀,死而复生,周而复始,不过当两名外来者出现时,他们立刻停止了互相之间的厮杀,转而开始一致对外。

    一开始两人并不以为意,这些阴兵再多,终究还没到蚂蚁咬死象的地步,而且阴兵不比活人,若是一位大修士大肆屠戮活人,只怕会立刻引来天谴,就算地仙十八楼境界的修士也有身死之忧,所以少有修士会如此行事,可斩杀阴兵却是没有这方面的顾虑,若是青尘和冰尘两人愿意,就是耐着性子将这一层的阴兵全部斩杀殆尽也不是不可。

    初始时,冰尘一剑便斩去数千阴兵,使得古战场上出现了一块巨大显眼的空白,不过这块空白很快就被后续而来的阴兵填补上去,再有片刻之后,青尘发现阴兵竟是有越来越多的趋势,不敢再有半分轻忽大意,与冰尘联手直冲丹霞寨。

    青尘望着已经遥遥可见的丹霄寨,沉声道:“这些阴兵进退有度,章法森严,已经与真正军阵无异,若是贫道所料不错,此地之所以阴兵源源不绝,是因为下面几层陵墓中的阴兵已经开始向上支援,我们若是一味硬拼,只怕会深陷泥潭之中。”

    冰尘点点头,又是一剑挥出,一道宽达十丈的长虹剑气向前直掠,如大江拍岸,摧枯拉朽地将眼前的阴兵军阵撕裂出一个巨大口子,无数阴兵在这道剑气之下,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地彻底化为飞灰,然后两人沿着这条口子一路向前,不但可以清晰看到丹霄寨的大门,而且还能看到第二层陵墓的守陵人,这是一名全身披甲的武将,只是与张海九不同,他身上所着的并非是西北军的玄甲,而是东北军的明光铠,哪怕在阴气弥漫的陵墓中,铠甲上仍是泛出惨白的光,而且他与第一层的守陵人天魔不同,从未亲自出手,只是一直坐镇于丹霞寨中指挥阴兵。

    此时双方只剩下数百丈的距离,这名曾经属于牧人起东北军一员的将领缓缓抬起手。

    在他身后出现一支同样是身披明光铠的重骑兵。

    其实早在当年的那场大战中,他也曾经亲自率领三千重骑,视死如归。

    武将去沙场,本就要有战死沙场的觉悟。

    在他为将的第一日,那位老辽王牧人起就对他说过一句话,从军为将,不能死在刑场上,不能死在病榻上,要死在沙场上。

    文人死社稷,武人死沙场。

    他叫徐戥,曾是牧人起麾下将领,西河原一战时,牧人起大败亏输,率领两万残军狼狈而逃,徐戥率领三千人马俱是披甲的重骑断后,以其全部战死的代价换取牧人起逃出生天。

    在他战死之后,尸体被西北军收殓,后又移入明陵之中,成为八位守陵人之一,负责镇守第二层陵墓。

    八位守陵人,各有神异,单以境界修为而论,徐戥无疑是排名垫底,若是在明陵之外,甚至不是冰尘的一剑之敌,不过若是在明陵之中,他倒是还有一战之力。

    此地的阴兵之所以厮杀不休,其实是他的练兵之道,优胜劣汰,他用了几十年的时间从中择选出一支数量在三千人左右的重骑军,在陵中阴气的加持下,这支重骑军汇聚在一起时,足以媲美一位被阴气压制的地仙十七楼修士。

    马蹄沉闷如滚雷,甚至压过战场上阴兵的嘶吼声和天空中阴风的呼啸声。

    一道惨败色的洪流如大江倾泻一般涌出丹霞寨,出现在青尘和冰尘的视野当中。

    人马皆披甲的重骑!

    徐戥亲自领军,毫无畏惧地直冲青尘和冰尘。

    这次不是冰尘出手,而是青尘猛地向前踏出一步,整个第二层陵墓轰然震动。

    青尘在完全汲取佛祖菩提之后,已然踏足十八楼境界之上,之所以比不上秋叶,也仅仅是因为少了玲珑塔和都天印两件道门至宝而已。

    青尘踏出一步之后,不见再有其他动作,原本呈势如破竹之势的三千重骑竟是有了一个重重的停顿,先前的蓄势顿时变为无用之功,就好比是一颗投石机抛出的巨石在距离地面还有丈余距离的时候,被一位地仙修士接住,然后再轻轻放到地上,再无先前摧城毁墙的骇人威势。

    紧接着便是冰尘一剑接上,在这处天昏地暗的鬼域之中,竟是生出渺渺云气,隐隐约约之间似乎还有潺潺流水之声,尽显仙道剑的飘渺莫测。

    若论杀伤力,剑修要高出其他修士足足一个境界,哪怕冰尘比起青尘还低了一个境界,此时杀起人来,也还是稍胜半筹。

    冰尘每一剑的轨迹都飘渺难测,无迹可寻,每一剑也都是凌厉无匹,无论是战马,还是披着重甲的骑兵,一剑之下,皆是难逃被分尸而死的下场。

    虽然冰尘是道门中人,但是冰尘的剑道修为完全毋庸置疑,抛开已经垂垂老矣的萧慎不谈,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冰尘是最接近上官仙尘的剑道人物,尤其是在公孙仲谋身死之后,这个说法更是显得确凿无疑。

    若不是徐北游横空出世,在江都城外斩下冰尘一臂,拿到诛仙之后的冰尘甚至有望彻底接过上官仙尘的衣钵。

    三千铁骑在冰尘近乎浑然天成的剑道之下,如冰雪消融,很快就只剩下徐戥一人。

    已经被剑气斩去一臂的徐戥端坐于马上,不但不退,反而朝着两人发起了只有一个人的冲锋。

    冰尘看似漫不经心地随手拿剑一指,一道剑气立时贯穿了他的眉心。

    这名视死如归的守陵人坠马而亡。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