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开门有终南捷径
    梅山明陵地上陵园大门前,以皇帝陛下为首,张百岁、秦穆绵、萧知南三随行,一行四人来到此处,萧平则是留在护陵军的大营中主持大局,以防曲长安的中军来犯。

    自祖龙始皇帝以来,就有六玺定制,以内外之别分为皇帝三玺和天子三玺,此次皇帝陛下除了携带传国玺之外,还带了一方大齐玉玺,下书“昊天之命,皇帝寿昌”八字,一般寻常圣旨用玺就是用这方玉玺。

    *i更新n最|快上1《+

    皇帝陛下手托玉玺,九条肉眼可见的龙形金气围着四人环绕盘旋,竟是未曾陷入“黄泉路”的景象中,得以直接通过陵墓正门,进入陵园。

    说是陵园,实则与城无异,四周由白玉垒砌成两道城垣,形成内外两城的格局,主神道长达数百丈,贯穿内城外城中轴,直通正殿,在神道两侧各自摆置有各种玉石神兽,栩栩如生,不怒而威。

    此处正殿与帝都皇城中的皇帝寝宫甘泉宫十分相似,皇帝陛下沿着主神道来到正殿的殿门前,没有急着入殿,而是驻足而立,然后轻轻叹息一声,回想起当年他刚继位的时候,每逢遇到不顺心之事,便会独自来到此处,向此处的父母诉说一二,只是后来年纪渐长,就不怎么来了,此时细细算来,已经是差不多快有十年。

    萧玄缓缓说道:“明陵大开之后,在整座陵墓周围会形成一条‘黄泉之路’,直通陵墓内部,反倒是这座陵园成了一处安全所在。”

    萧知南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父皇要让女儿留在此处?”

    “已经犯过一次的错误,朕不会再犯第二次。”皇帝陛下摇头道:“朕自信还能护住自己的女儿,待会儿知南你跟随朕一起入陵。”

    萧知南嗯了一声,面容沉静,无悲无喜。

    皇帝陛下迈步走入正殿,殿中略显冷清阴森,他先是上了一炷香之后,负手站定,望着父母的灵位沉吟不语。如今的他已过半百年纪,膝下也有一子一女,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被父母庇护在羽翼下的年轻人,只是这次与叔父萧瑾落子对弈,一招招先手后手搏杀之后,他仍是不得不来到这座梅山帝陵,再一次躲入父母双亲的羽翼之下,这让已是帝王之尊的萧玄多少有些不太自在。

    不过这种情感并未能停留太长时间,静默片刻后,皇帝陛下再度开口道:“时候差不多了,入陵。”

    张百岁猛地一挥袍袖,殿中悬挂着的层层帷幕落下,露出其后的一面九龙浮雕石壁。

    萧知南缓缓抬头,视线停留在这面龙壁上,九龙互相绞扭纠缠,张牙舞爪,神态各异,姿态各异,正在争抢一颗宝珠。

    好一副九龙戏珠图。

    萧知南记得在皇宫里也有一面龙壁,不过却没有这颗珠子,就仅仅只是九龙而已,难道这颗多出来的珠子有什么玄机?

    张百岁上前几步来到龙壁前,然后朝着珠子轻轻一点,宝珠随之深陷下去。

    只见原本紧紧缠绕在一起的九龙竟是缓缓分解开来,整面龙壁从中一分为二,两扇石门出现在四人面前。

    两扇石门合拢的缝隙左右各有四个篆字,“昊天之命,皇帝寿昌”。

    萧知南和秦穆绵都难掩脸上惊讶神情。

    萧玄没有丝毫讶异,走上前举起手中的玉玺,玉玺上的八字与门上的八字严丝合缝。

    在两人的震惊视线中,两扇石门显露异象,只见八个篆字金光大放,然后缓缓隐去不见,紧接着两扇石门发出一阵吱吱呀呀的磨人声响之后,自行开启,饶是以秦穆绵的见识广博,也是一脸惊讶,下意识地说道:“以人道气运封门,非人皇手持玉玺不得如内?”

    石门开启之后,依稀可见是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在通道两旁尽是手持兵戈的兵马俑,皇帝陛下径直走入其中,张百岁紧随其后,两名女子在略微犹豫之后,也跟随进入其中。

    片刻后,石门再次重重闭合。

    这条通道不知几许之长,两旁除了兵马俑之外,每隔十丈左右就有一盏长明灯,灯火千年不灭,照亮一行人前进之路,视线所及之处,两侧的兵马俑在灯火下连成一线,不计其数。

    萧知南对于先帝没有什么深刻印象,因为她从未见过这位皇祖父,对于他的所有了解都来自于别人的口中描述,不过当她真正来到这座埋葬了皇祖父的陵墓时,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触,都说皇帝都是唯我独尊,可在她看来,皇帝与皇帝也有不同,就拿大郑神宗皇帝和大郑哀帝来说,自张江陵故去之后,神宗皇帝就大权在握,一道旨意便可征调二十三万大军北伐草原就是明证,反观哀帝,自登基之始,就先后受本朝武祖皇帝和太祖皇帝挟制,手无半分实权不说,还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哪怕是迎娶了姑姑萧羽衣,仍是要成为一位“惧内”帝王,以傀儡二字来形容是再合适不过。

    萧知南叹了口气,父皇虽然不比郑哀帝,但同样未曾达到先帝的高度,先帝在世时,无论道门也好,还是魏国草原也罢,都是老老实实,不敢有半分异动,那时候的天下的确可以说是海清河晏,也难怪在黄龙十年之后就改年号为太平。可在父皇继位之后,立刻就爆发蓝韩党争,然后看似温顺的魏国和草原开始蠢蠢欲动,到了最后,一向以“与朝廷共进退”自居标榜的道门也不太安分起来,如今的朝廷不说风雨飘摇,可终是有了今日之祸。

    想到这儿,萧知南忍不住又是一声叹息。

    走了大概有半个时辰之后,又有两扇石门出现在视线中,不同的是,这两扇石门左右多了两尊巨大的金甲神将,高有三丈,拄剑而立。

    这两尊金甲神将是由道门和天机阁联手打造,若将两尊神将也视作一个活人,大致就是由天机阁负责体魄部分,而由道门负责气机和神魂,不说道门作为天下第一宗门的深厚底蕴和诸般秘法,就是传承自墨家一脉的天机阁,同样是鬼斧神工之能,两者联手之下,最终使其能有些许灵智的同时,一身战力丝毫不输于地仙境界的武夫。

    此两尊神将建成之后一直不知去向,有传言说是被放在皇帝陛下的寝宫之中以作护卫,却不曾想竟是被萧皇放置于此处,成了两尊“门神”。

    似乎感受到生人气息,两尊神将的双目中骤然亮起金黄之色,然后如活人一般望向四人,不过当视线扫过皇帝陛下手中的玉玺时,两尊神将竟是缓缓单膝跪地,如俗世武将一般朝皇帝陛下低头行礼。

    片刻之后,两“人”缓缓起身,仍是一手握剑,另外一手则是分别按在两扇大门上。

    下一刻,整条通道开始剧烈震动,灰尘簌簌落下,灯火摇晃不休,伴随着轰隆隆的巨响,两扇岂止是万钧之重的石门被两名神将以龙象大力缓缓推开。

    皇帝陛下深吸一口气,五指紧紧握住手中的玉玺,轻声道:“这就是父皇留给朕的终南捷径。”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