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有人自湖下而来
    赵王萧奇,在很多人眼中,他是个太平王爷,在一众藩王中差不多是排名垫底的角色,先不说曾经的齐王现在的太子萧白,或是辽王牧棠之、燕王萧隶等人,就是比之灵武郡王萧摩诃也多有不如,只能跟一个孙子辈的萧去疾相提并论,最后还是因为辈分的缘故,才做了一个宗人府的宗人令。

    这次皇帝陛下离开帝都前往圜丘坛祭天,按照行程计划,来回也不过一天的功夫,所以赵王萧奇留守帝都的事情在外人看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毕竟不是南巡,仅仅一天能出什么乱子?可随着皇帝陛下在圜丘坛遇袭,返回帝都的道路被中军封锁,不得已只能前往梅山护陵军大营,赵王萧奇的地位就变得微妙起来,虽说留守的共有三人,除了萧奇还有大学士李贞吉和赵宗宪,但后两者终究是外臣,比不得头上顶着一个萧字姓氏的宗室亲王,所以三人还是以萧奇为主,他已经能在某种程度上左右局势的走向。

    此时萧奇已经从太庙返回自己的王府,赵王府与皇帝陛下的皇宫倒是相距不算太远,从大齐门出来也就是一盏茶的功夫,之所以如此安排,实是因为其他藩王的府邸都分散在天下各州,只有他一个留守在京的藩王,自然不好离得太远。

    一场大雪之后,门前堆满了积雪,雪停之后,各家各户的仆役都拿着扫帚出来扫雪,赵王府的门前也不例外,足足四个仆役扫雪,再加上在大门前呈雁翅排开的一队带甲兵士,尽显一位亲王王府该有的气派。

    王府占地广阔,府内自然是引水成湖,萧奇人负手站在已经结冰的湖水岸边,凝神沉思。

    帝都城里,多的是利欲熏心之辈,却没有几个真的傻子,当下的局势一变再变,赵王萧奇在最开始的窃喜之后,难免忧心忡忡,皇帝陛下能够平安回来自然最好,可如果回不来,就算太子殿下、燕王等人都跟着遭遇不测,可还有一位魏王在旁虎视眈眈,他是武祖皇帝次子,又是太祖皇帝之弟,再是名正言顺不过,他若率军登岸,就算自己手里握着一个帝都又能如何?而且萧奇也不是傻子,今日之事处处透着蹊跷,说不定就是那位魏王一手谋划的,也只有这位多智近妖的魏王才能在帝都城外把堂堂皇帝陛下逼到要动用传国玺的地步。

    萧奇低头看了眼脚下方便停船上岸而砌筑的石阶,石阶最低一层已经被冰封在湖水中,隔着冰层,看不清冰面下的境况,只是隐约可见有鱼影闪过。

    忽然之间,湖面上的冰层上出现一道裂纹,紧接着这道裂纹不断向外蔓扩散延开来,而且扩散的速度越来越快,使得整个冰封的湖面支离破碎,就像一块斑驳的龟甲。

    一个黑影在冰面下隐约可见,然后这个黑影开始急速上浮,越来越清晰。

    片刻后,萧奇终于看清楚了,那是个人影。

    ”唯一正j版,其sl他“#都;是/盗y版

    紧接着,整个湖面彻底破碎,一个拳头破湖而出。

    这一拳如春雷萌动,万物苏醒,蛰虫惊而破土出穴,又如寒冰解冻,鲤鱼跃于湖上。

    拳重如山,破开湖面冰层,激起千层浪。

    而拳头下面是一高大身影跟着冲出湖水。

    拳劲霸道绝伦,划破长空,携带呼啸风声。

    站在萧奇身后不远处的中年护卫脸色剧变,顾不得什么礼节,一把抓住主子的肩膀,脚下一点,向后退去。

    湖水纷纷落下,宛若一场骤雨。

    下一刻从湖水下冲出的身影破开“雨幕”,脚步不停,身形如雷,直奔两人而来。

    王府护卫挡在萧奇身前,交叉双手挡下这一拳,袖口尽碎,整个人向后腾空而起,不过紧接着又被来人一把抓住手腕,狠狠一记贴靠撞在胸口上,在王府中养尊处优多年的护卫脸色骤然苍白,他强咽下已经到了喉咙的鲜血,倾力一记肘击,却是被来人轻描淡写地挡下,紧接着又是一记膝撞顶在他的腹部,使他向后飘飞出去,若不是他在最后关头拼命扭开身形,险些要把萧奇一同撞翻在地。

    王府护卫落地之后,又是向后倒退几步,每一步都在地面上留下一个深深脚印,这才停下身形,五脏六腑仿佛都拧在了一起,他这时才看清刚才出手之人是个高大汉子,脸色冷俊漠然,仿佛一块冷硬的湖底石头,让他后背不由生起一股寒意。

    有句话叫做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不仅仅是文人可以将一身才学卖给帝王家,许多武夫更是如此,正如当年公孙仲谋与慕容玄阴对话时的家狗野狗之说,做一条野狗,难免会被人一砖拍死,变成一锅狗肉,可若是变成了家狗,那就大不一样了,毕竟打狗还得看主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做家狗养尊处优惯了,与人搏杀的技艺难免生疏,遇到野狗时难免要落入下风。

    下一刻,高大男子又是向前一步,同时挥出一拳。

    拳如炸雷。

    “这世上哪来那么多地仙境界?”

    这名王府护卫冷哼一声,强自提起气机,双掌一抖,气机汇聚双手,分别拍向那名高大男子的两侧太阳穴。

    只是这名不知是何方神圣的高大男子竟是出乎意料地不闪不避,无视王府护卫的双掌,仍是一拳砸下。

    王府护卫终究还是惜命,做不出以命换命的狠辣举动,只能收回双掌,在胸前勉强摆出一个防御姿势挡住这一拳,然后他整个人瞬间双脚离地,向后轰然倒飞出去,这名人仙境界的王府护卫竟是没有太多反抗之力。

    高大男子得势不饶人,又是接连几步踏出,一步数丈,一步一拳。

    这名王府护卫瞬间又是连中数拳,还未落地,就已经气绝身亡。

    两人交手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转眼间王府护卫身死,只剩下萧奇一个人。

    萧奇身为萧家之人,也曾修习大名鼎鼎的萧家拳意,不过不得其法,终其一生也不过是停留在初窥门径的地步,此时面对来势汹汹的刺客杀手,仅仅是摆出一个起手式,便被高大男子迅猛一拳砸在额头眉心处,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轰然一声,后背撞在院墙上。

    墙壁被撞得支离破碎。

    高大男子又是飞掠上前,一只手掌按住萧奇的头颅,狠狠撞在墙壁上。

    墙壁轰然倒塌。。

    堂堂宗室亲王萧奇后脑尽碎,双目圆睁,死不瞑目。

    片刻后,大批王府护卫来到此处,只剩下地上的两具尸体。

    与此同时,在帝都城的其他地方也上演着类似场景,暗卫府如同一抹不断扩散的阴影,正慢慢地笼罩着帝都城。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