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雪后初晴白如丧
    梅山帝陵大开,数道身影飞掠而来,在距离明陵不远的一座山头上分列左右对峙。

    左侧之人是魏无忌、赵无极,右侧之人则是两位道门大真人公孙败和李闯,四人作为朝廷和道门中的大人物,自然知道梅山帝陵的玄奥可怖,那是连掌教真人也不愿轻易踏足的地方,所以此时的两位道门大真人已是心生退意。

    当然,魏无忌和赵无极虽然是先帝老臣,但也不想轻易涉足,毕竟他们也不是太过了解其中玄机,若是身陷其中,如传说中那般成为侍奉旧主的鬼将之流,不但断绝长生之途,而且还要永世不得超生,那又是何苦来哉?

    魏无忌稍稍后退一步,摆出以赵无极为主的姿态。

    赵无极也没有过多谦让,只是瞥了他一眼便收回视线,早在逐鹿之战时,般若、张定国、魏献计三人就互为好友,甚至结为异性兄弟,不过后两者是白莲教教徒,而般若却是暗卫府中直属于萧皇的四大暗卫之一,后来张定国和魏献计之所以归顺萧皇,般若可谓是功不可没,只是其中手段略有不光彩之处,也正因为如此,另外两人虽然在名义上还认般若这个大哥,但相互之间却多了一条难以跨越的巨大鸿沟。

    后来萧皇分别给他们三人赐名无极、无病、无忌,而他们三人也分别进入天策府、大都督府和暗卫府后,因为各自立场不同,愈行愈远,那份本就不厚的兄弟情义,也就消散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个谁也不会主动提起的空名。

    赵无极双手五指轻轻开合,忽然想起那个远在西北的二弟张无病,平心而论,在三兄弟中,唯有张无病为人最正,可偏偏就是最像正人君子的张无病几经沉沦起伏,如今不但彻底远离了帝都这个是非地,也远离了他们这两个结义兄弟。

    有些不合时宜地陷入到沉思中的赵无极没有急着开口说话。

    倒是公孙败有些沉不住气,犹豫了一下主动说道:“虽然我们阵营不同,但说白都是各为其主,谈不上生死大仇。”

    回过神来的赵无极轻轻一笑,“事关天下兴亡,更甚于生死大仇。”

    公孙败的脸色有些难看。

    反倒是看似一个糙人的李闯神色淡然道:“你我四人此番交手,不分胜负,如今梅山帝陵大开,已不是我等可以轻易插手,不如各自退去,我们回玄都,你们去见皇帝陛下,就此别过,如何?”

    魏无忌冷笑道:“天底下哪有这等好事,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就算你们是道门中人,可未免也太不把陛下和朝廷放在眼里了。”

    公孙败脸色微变,寒声道:“你要如何?还想把我们留下治罪不成?就算我们有罪,那也是我们道门自己的事情,要由掌教真人亲自定夺,还轮不到你们朝廷骑到我们头上指手画脚。”

    赵无极眼神阴沉。

    ……

    帝都,暗卫府,白虎堂。

    一袭黑色官袍的端木睿晟端坐于高堂主位,在他身旁的两个位置空空如也。

    他轻轻抚过身前的桌案,然后望向堂下肃然而立的诸多暗卫官员。

    整个白虎堂寂然无声,针落可闻。

    d3?永!f久免)x费…~看#小/说0

    端木睿晟收回视线,眼神略有恍惚,蓦然想起了许多陈年往事。

    如今的端木氏显赫尊贵,若不是那个徐姓的年轻人横插一脚,甚至差点就能迎娶公主殿下过门,其地位可见一斑。可早在六十年前,端木氏还是个被蜀州唐氏赶出了蜀州的落魄世家,那时的端木氏家主也不是他端木睿晟,而是他的父亲端木琳琅。

    之所以能有今日的端木世家,是因为端木睿晟代替自己的父亲做了一场豪赌。那时候的萧皇未曾称王称帝,甚至还顶着一个西北逆贼的名头,可他就是在那时候选择追随萧皇,这才有了日后的从龙之功,也有了所谓的“齐初三杰”。

    今时今日,他又要再做一场豪赌。

    成了,更进一步。

    败了,万劫不复。

    这既是走投无路之后的无奈之举,也是被逼到了墙角的殊死一搏。

    蓝韩党争的结果已经初见端倪,在承平元年的时候,蓝党之所以能获胜,是因为大权在握的太后娘娘选择支持蓝党,或者说选择打压韩党,而这一次,太后娘娘已经不在,接过庙堂大权的皇帝陛下选择站在了韩瑄那边。

    端木睿晟之所以能一跃成为暗卫府的掌印都督,正是因为他在承平元年的时候站对了位置,所以在其后的二十年中,一路青云直上,可惜成也蓝玉,败也蓝玉,随着第二次蓝韩党争中的蓝玉节节败退,蓝党大厦将倾,树倒猢狲散,纷纷另择高枝依附,再次选择了蓝玉的端木睿晟就显得极为尴尬。

    若是有的选,端木睿晟也想要转投门庭,可是这一次他没得选,因为伴随着蓝玉的大厦将倾,还有另外一件事也逐渐浮出水面,那就是他与鬼王宫有所勾连之事,其实说起来不过是互相利用,可在皇帝陛下打算杀鸡儆猴的关键时刻,那就成了有口难辩的滔天大罪。

    按照那些腐儒的规矩,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只是端木睿晟不想守这个规矩,所以他趁着魏王等人大举来犯的时候,趁乱回到帝都城,此时城内只有赵王萧奇和大学士李贞吉、赵宗宪三人留守,都是些未曾摸过刀枪的孱弱文人,不成气候,在满朝文武尽数离城的情形下,只要将此三人除去,帝都城便是他的囊中之物。

    端木睿晟转头看了眼背后的吊颈白虎,轻轻叹息一声,一辈子看似胆大包天,实则却是如履薄冰,那么多次胆战心惊的斟酌、权衡、取舍、豪赌,才换来这只不输大都督府麒麟的白虎,也不知今日之后,还能否再坐在这里。

    端木睿晟收回视线,沉声道:“传本督命令,由我暗卫府缇骑接管九门,无本督手令,任何人不得出入。”

    一名暗卫府缇骑统领上前一步,恭敬道:“诺。”

    端木睿晟接着问道:“内阁情形如何?”

    一名暗卫府都统回答道:“回禀都督,并无异常。”

    端木睿晟下意识地向前微微俯身,问道:“赵王萧奇那边呢?”

    这名暗卫府统领沉声道:“保证万无一失。”

    端木睿晟向后靠在椅背上,脸色稍缓,轻声道:“好,记住,这是大事,不能有半点差池。”

    “明白。”

    “还有,城内的牡丹也是个不小的变数,着手清理一下,尤其是公主府那边,要多加注意。”

    “已经派人去做了。”

    “至于其他的事情,可相机决断。”

    “属下明白。”

    端木睿晟挥了挥手,所有人分头离去。

    他独自一人起身,踱步到门口,望向门外积雪。

    素白如丧。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