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未央宫中坐龙椅
    此时青尘和冰尘二人已然来到陵墓第一层的未央宫前,与帝都城中的未央宫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是通体笼罩了一层薄薄黑雾,不像是堂皇帝宫,倒像是鬼域森罗。

    青尘一挥大袖,黑雾散去,冰尘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在她的感知之中,此地宛若一方“井口”,无数的阴气自“井下”喷涌而出,就算她这个地仙十八楼境界的大修士,也能感受到丝丝凉意,这种凉意并非是作用于体魄,而是直接作用于神魂之上,若是汇聚成风,即是阴风,凡人只要被吹上一吹,便要丢掉三魂六魄,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虽然道门中也不乏驾驭鬼类僵尸的手段,但冰尘还是天然厌恶这等与堂堂人道几乎背道而驰的旁门左道,只因活人属阳,死人属阴,生人之身自然天然厌恶阴气,哪怕是地仙十八楼的大修士也不例外。

    青尘一指这座阴间未央宫,“你瞧,此处阴气冲天,果真如贫道所料,萧煜以这座陵墓为桥梁媒介,沟通九地之下的幽冥阴世,使此地化为阴间鬼域,那么便可在某种程度上颠倒阴阳,逆转生死。”

    {!首#;发“^

    “此地分为九层,越是往下,距离九幽黄泉就越近,而阴气也就越重,贫道甚至可以猜测,若是到了第九层,几乎与真正的阴间死域再无区别,不但吸摄一切生机,而且就算真正的神仙降世也要被处处掣肘,这才是真正逆天改命的手段。”

    冰尘脸色凝重,眉头紧紧皱起,“如你所说,既然化为死域,那么萧煜这个死人便可在死域之中与活人无异,的确是逆天改命的手段,但天理昭昭,萧煜就不怕天谴?而且我记得除了当年的太清宫之变以外,你还曾经以七杀斩灵剑和落魂七丧书暗算萧煜,差点就让他魂飞魄散,此时你还敢来此地,难道就不怕被萧煜顺势报了当年之仇?”

    “怕,当然怕。”青尘平静道:“可是不管怎么怕,也要来此地走上一趟,因为这是贫道最后的证道契机,若是还抓不住,那么上天补偿给贫道的最后一点气数也要烟消云散,到那时气数将尽,身体腐朽,难逃坐化而终的下场,与其如此,到不如拼死一搏,说不定能求得一个大道长生。”

    冰尘正要说话,在皇城四周骤然出现无数影影绰绰的身形,正在由虚变实。

    原本空空荡荡的一座死寂城池,在顷刻之间化为一处人声鼎沸之地。

    青尘轻轻叹息一声道:“走吧,这是第一层的护卫阴兵开始现形了,若是被他们缠上,也要费一番手脚。”

    说罢他迈步走入未央宫中,冰尘也紧随其后。

    此时的未央宫中空空荡荡,没有文武百官,也没有护卫甲士,只有视线尽头的一把龙椅,椅上有一团黑色雾气聚散不定。

    当两人进到未央宫之后,这团黑雾骤然凝聚成人形,看不清面庞,上面仿佛笼罩着一层黑雾,或者说,他整个人就是由浓到化不开的黑雾构成的,与其说是一个人,倒不如说他是一道影子。

    虽然只是一个影子,但是他身上所透露的气息,却已经昭示了他的力量,在此时此地,恐怕不会弱于一位地仙十六楼的大修士。

    青尘停下脚步,问道:“是该称呼你萧煜还是域外天魔?”

    这道飘摇不定的影子笑道:“我曾是域外天魔的万千分身之一,也曾是萧煜的心魔,如今既不是域外天魔,也不是萧煜,而是这一层陵墓的守陵人。”

    说话间,他身上的黑雾褪去,露出本来面目,虽然脸上带着笑意,但不觉半分和善,倒是多有煞气,眼中闪烁着乌黑的光泽,让人觉得在这乌黑中,时光在缓缓变慢,万物在其中沉沦,只是目光就要夺人心魄,什么魔道巨擎都比不得眼前之人。

    青尘无动于衷,冰尘却是脸色微变,不仅仅因为此人的诡异莫测,更因为眼前之人与当年的人皇萧煜几乎一模一样,只是在气态上有很大不同,少了属于人皇的威严,多了几分莫测诡诈。

    这个与先帝萧煜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身影轻轻说道:“你们想要去第二层,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办法就是将我斩杀,对于你们两位地仙十八楼境界的修士而言,肯定能做到,不过要费一番手脚,至于第二个办法嘛,就要简单多了,将这座未央宫毁去即可,实不相瞒两位,当年萧煜斩去心魔之后,以大神通将我束缚在这方寸之地,数十年来不可离开半步,只能做一个所谓的守陵人,若是你们能毁去未央宫帮我重获自由,我不但不会阻拦你们的道路,而且还能做你们的引路之人,助你们不费半分力气地通过下面几层。”

    冰尘略有意动,青尘却是断然否决道:“明陵连通九幽之地,未央宫位于中轴,乃是阴气出口,若是贫道毁去未央宫,无异于要堵住这个出口,到时不但会引起庞大阴气的反噬,甚至还会牵动整个陵寝的阵法,那时候你能重获自由不假,我们恐怕要玉石俱焚,成为替死之鬼,都说天魔诡诈,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原本笑意盈盈的天魔脸色骤然一变,瞬间狰狞无比。

    剑修和武修一道战力惊人,却不晓天机,不通术数,很容易成为他人的手中之剑,反倒是占验一道,虽然战力远远不如剑修武修一途,但能看破天机而处处料敌先机,不为虚妄所迷,就如当下这般,如果只有冰尘一人,天魔有五成把握说服她毁去未央宫,可偏偏青尘也在,一眼就看破了天魔的谋划。

    既然谈不拢,那么天魔只能履行自己的职责。

    只见这尊魔头从龙椅上缓缓站起,双眼中的黑芒大盛,幽暗深邃,身上气息向四周蔓延扩散开来,随之他如同一道被火光拉长放大的影子,充斥了整个未央宫。

    这一刻他仿佛成了这方世界之主宰,万物之中心,天地之枢机,他以神仙俯瞰凡人的姿态看着两人,再开口时,嗓音已是变为数个人混合在一起的重音,“在这里,我不死不灭。”

    随着这个声音响起,整座未央宫,乃至整个东都城,都开始微微晃动。

    何谓天人合一?

    他虽然被萧煜禁锢在此地,失去自由,但也与此处融为一体,在这儿,他就是整个天地,只要这层陵墓不被毁去,那他无论被杀死多少次,都会死而复生。

    青尘淡笑道:“不需要你死,只要不挡路就够了。”

    话音未落,冰尘已然举起手中的断贪嗔。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