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护陵军大营萧平
    皇帝陛下一行人终于来到护陵军大营,护陵军统领是位年纪不知几许的老人,白发稀疏,勉强绾成一个发髻,整个人瘦得皮包骨头,一身锦衣穿在身上空空荡荡,仿佛一阵风就能把他吹跑,脸上更是如沟壑一般的皱纹层层堆叠,已经看不清原来相貌,反而有些狰狞骇人。

    可不管是皇帝陛下还是张百岁都对这位老人极为重视,皇帝陛下亲自扶住正要行大礼的老人,温声道:“您不必如此大礼。”

    一个“您”字,让人不禁对老人的身份浮想联翩。

    老人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老人姓萧,却不是宗室,而是被赐姓萧,一个足以让满朝文武眼睛发红的姓氏。

    身为帝王人主,给臣子属下赐姓之事并不算罕见,甚至寻常权贵人家的管家随着主人同姓也是常事,可在萧家这边却很是罕见,萧烈、萧煜、萧玄三代帝王,赐姓的次数屈指可数,眼前的老人算是一个。

    b永久。7免“费r看小说|

    事实上老人的年纪很大,与萧慎相差不多,辈分也极高,到萧煜为止,总共服侍过三代萧家家主,当年武祖淳皇帝萧烈和太祖高皇帝萧煜都是他看着长大的,大姑姑墨书还是个小丫鬟时,他就已经是安国公府的大管事,位高权重,地位极为特殊。

    萧皇登基之后,重用张百岁,他便来到此处为武祖皇帝守陵,萧皇故去之后,他又成了为两代帝王守陵。

    如今帝都皇城,甚至许多二十四衙门的太监,都不太记得这个佝偻着身子的老人,其实在萧皇入主东都之前,这个老人甚至能与前朝司礼监掌印孙士林并列齐名,而孙士林何许人也,不仅仅是服侍了大郑神宗皇帝和大郑哀帝两代帝王的司礼监掌印,还是平安先生张百岁的另一位引路师父,老人当时的身份由此可见一斑。

    老人单名一个“平”字,萧平。

    护陵军的军营距离明陵只有数里距离,而且占地极大,不但屋舍俨然,而且筑有城墙炮台,几乎如一座堡垒,就算是中军想要一时半会儿之间攻破此地也极为困难,萧玄让随行众人各自歇息之后,与张百岁和萧平两人前往帅帐。

    来到帅帐后,萧玄问道:“情况如何?”

    萧平半躬着身子,回答道:“回禀陛下,明陵已经被人打开,至少有三人进入其中。”

    张百岁补充道:“若是不出所料之外,徐北游和冰尘都已经进入其中,至于最后一人,极有可能是先前无故离去的青尘。”

    萧玄并没有太多意外,嗯了一声,“这座陵墓之内到底如何,你们都算是知情之人,朕就不复多言了,如今之计,朕也要去陵中走上一遭。”

    张百岁欲言又止。

    萧平缓缓开口道:“明陵是先帝和太后娘娘的万年吉地,而陛下又是他们亲子,哪有父母让子女置于险境的道理?你不必过多忧心。”

    萧玄点头道:“对于旁人而言,哪怕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修士,这里也是块险地无疑,可于朕而言,这里却是块福地。”

    在距离帅帐不算太远的地方,两名女子并肩而行。

    萧知南终究没有跟随萧白返回帝都城,而是选择跟随萧玄前往梅山,萧玄没有强求,随她去了。

    此时她和另外一名女子登上一座望楼上,女子属阴,本就身体柔弱,一阵凛冽寒风吹来,即使是披着大氅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她双手抱肩,也不知是不是因为天气太过寒冷的缘故,她的脸色雪白一片,几乎是没有血色的那种白。

    站在她身旁的那位女子看上去年纪稍长,虽然穿着打扮不太像是已婚女子,但满是成熟女子的风情,真要说起来,其实是年纪更小的萧知南已经成婚,头发盘成发髻,算是实实在在的新婚小妇人,倒是那个年纪不知比萧知南大了多少的女子,至今还是待嫁之身,她也曾为自己准备过一袭鲜红嫁衣,只是终究没有穿上的机会。

    年长的女子的容貌丝毫不逊于萧知南,背后背了一个长条包裹,看形状似乎是一架瑶琴,此时她正望着明陵方向怔然出神,缓缓说道:“南归这小子不错,若是早生个几十年,那也是一时豪杰,最起码要比公孙仲谋强。”

    “这倒不是我故意贬低公孙仲谋,而是公孙仲谋年轻时太不像样,说白了就是一个心比天高的贵公子,平日里顺风顺水,草原一败之后就灰心丧气,终日躲在碧游岛上,若不是后来萧慎背叛剑宗,灭去剑气凌空堂,恐怕他还不会离开碧游岛半步,以至于让张雪瑶一个女子抛头露面,这才有了后来的东湖别院被俘,最后还是秋叶出面才把张雪瑶从江南道门的手中救出,也难怪人家传言说秋叶和张雪瑶之间不明不白,怪得了谁?”

    “不过在上官仙尘和公孙伯符死后,国破家亡,遭逢大变的公孙仲谋倒是变了个人,于危难之际接过诛仙,为剑宗奔走一生,这才有了后来的天下无人不识君。”

    “徐南归这小子,有些公孙仲谋的风范,也有些上官仙尘的影子,但更像萧煜,都有一股见了棺材也不掉泪的劲头,从骨子里来说,他们重生死,也轻生死,做了这种男人的女人,难免要担惊受怕。”

    萧知南望向明陵,叹息一声。

    若是按照张大伴所说,徐北游应该已经进入明陵之中,生死难测。

    虽然他答应过她会活着回来,但她知道,有些时候,男人的誓言和诺言是靠不住的,无论居心是好是坏,都是如此。

    萧知南突然问道:“太妃,您后悔遇上先帝吗?”

    秦穆绵摇头道:“不曾后悔。”

    萧知南追问道:“为什么?”

    秦穆绵笑道:“优秀的男人就那么几个,可不就许多人盯着,没抢到手只能怪自己本事不够,哪有什么后悔不后悔的。”

    萧知南听到这个意料之外的答案,微微怔然之后无奈一笑。

    秦穆绵反问道:“怎么,你后悔了?”

    萧知南点头轻声道:“后悔把他带进这滩浑水之中,若是他也像母后一样,我该怎么办?又该怎么面对那些将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的人?”

    秦穆绵轻叹一声,“这话也对,自从公孙仲谋和上官青虹相继故去之后,剑宗就只剩下一帮孤儿寡母,不过好歹还有个徐北游,也算是有个盼头,若是徐北游也没了,那可真是天塌一角。”

    萧知南没有说话。

    年轻时也曾倾国倾城的秦穆绵转头望着她的侧颜,有些感慨,希望她不要走张雪瑶的老路才是,当然,也别走自己的老路。

    过了许久,萧知南突然用双手在嘴上比作喇叭的形状,朝着明陵方向大声喊道:“活着回来!”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