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逆转阴阳似鬼域
    青尘率先向脚下的明陵落去,冰尘紧随其后。

    在距离陵园还有百余丈距离的时候,两人仿佛进入到另外一个世界,不见头顶的红日晴空,也不见脚下的梅山明陵。

    “这是哪儿?”冰尘环顾四周,看到了一个陌生的所在,黑白分明,她正站在一条不见首尾的黄土道上,四周皆是一片苍茫白色。

    她低头看了眼脚下的黄土路,轻声自语道:“这算是黄泉路?”

    她又抬起头,向前方极目望去,喃喃道:“难道路的尽头就是幽冥地府?”

    “这儿当然不是九幽黄泉。”青尘的嗓音从她身后传来。

    √‘j永*!久\7免¤费`看sq小说e}

    冰尘回头望去,只见青尘正沿着脚下的土路朝她走来,缓缓说道:“虽然这里不是地府,但萧煜却把自己当作了阴间帝王。”

    冰尘想要以神念探测四周,却发现周围的一片白雾茫茫彻底阻隔了自己的神念,不由微蹙眉头,“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青尘与她并肩而立,说道:“明陵完全开启之后,只要靠近它的方圆百丈之内就会进入到洞天的外围边缘,也就是你所说的‘黄泉路’,我们只要沿着这条‘黄泉路’一路前行,便可跳过地上的陵园直接来到帝陵的地下第一层。”

    冰尘轻轻吸了一口气,“这就是你所说的颠倒乾坤?”

    青尘笑道:“这还是小伎俩,真正的大手段都在后头呢。”

    说罢,他大步向前行去,冰尘略微犹豫之后也迈步随行。

    这个世界黑白分明,大地是黑色,四周是白色,唯一不同的是天空和道路,分别是死灰色和土黄色。

    两人一前一后走在这条土黄色的道路上,两旁是望不到边际的旷野,笼罩在白色的雾气下,看不清其中到底隐藏了什么。

    不知走了多远,这条土黄色的道路开始变宽,在道路足有十丈之宽的时候,这条仿佛没有尽头的道路终于到头了。

    冰尘驻足望去,只见道路的尽头是一扇很是简陋的“门”,仅仅是两道石柱和一道横于石柱上的“门楣”,勉强构成一个门框的形状,而此时的门框之间黑雾翻滚,让人看不清门后到底是什么。

    青尘没有转头,只是抬手一指这道足有十丈之高的巨大石门,“过了这道门,便是真正进入到萧煜的明陵之中,大齐萧氏的底蕴尽在其中,那时候你就会明白萧玄为何会有恃无恐,正是因为这座帝陵。”

    冰尘眯眼望向这座石门中的翻滚黑雾,有些下意识地忌惮,因为这些黑雾让她想起了镇魔殿中的镇魔井,那座看似窄小的枯井也是这般黑雾翻腾,让人望而生畏。

    青尘没有急着跨过这道石门,而是略作停顿之后接着说道:“天上白玉京,地下酆都城,白玉京就是咱们道门的玄都,而酆都城差不多就是说这座帝陵了,贫道将其与玄都相提并论,你便知道此中是如何凶险了。”

    冰尘没有说话,只是一缕白发极有灵性地轻轻飘动。

    青尘转头,望向女子被白发遮挡了的侧脸,“此入其中,定要万分小心,不可有半分疏漏,贫道为了今日的明陵之行,足足用了十六年去精心谋划,是成是败就在此一举,其实你也是如此,剑宗徐北游的进境一日快似一日,若是你这次还拿不到诛仙,那么日后多半也是无望,等他真正踏足地仙十八楼之后,诛仙在手,你又如何是她的对手?”

    说完之后,青尘也不理会冰尘是何反应,直接迈步走入石门间的一片黑雾之中。

    冰尘轻轻哼了一声,也随之迈步穿过石门。

    当两人进入石门之后,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幽深不可见其底的向下道路,四周黑幽幽一片,难分东北西北,不辨上下前后。

    冰尘只能跟在青尘的身后缓缓而行,也不知走了多久,眼前豁然开朗,在她视线的尽头竟是出现了一座巨大的黑色城池,一座比起帝都也毫不逊色的巨大城池,巍峨如山岳,雄伟如巨兽。

    走在前面的青尘脚步不停,沿着脚下的道路径直朝那座城门如巨兽之口的黑色城池走去。

    冰尘跟在后面,问道:“这是哪儿?帝都?”

    青尘头也不回道:“准确来说这儿是东都,大郑的东都,同时也是萧煜九层陵墓中的第一层。”

    冰尘震撼道:“萧煜竟然在自己的陵墓中建造了一座东都?这怎么可能?更何况这还只是整个陵墓的九分之一,就算是神仙降世,也没有这般须弥芥子的手段。”

    青尘淡然道:“若是在人世间,想要在地下修建这样一座雄城,休说是十年,就是二十年也未必能够完工。”

    “难道这里已经不是人世间?”冰尘一下抓住青尘话语中的关键所在,问道:“如果这里不是人世,又会是哪里,难道是阴间不成?”

    “虽不中,但不远矣。”青尘指着黑色雄城上方的滚滚黑云,说道:“所谓三界,天、地、人,人生而立世,这个‘世’便是指我们所处的人世间,若修为有成,可飞升成仙去往三十三天,死而为鬼,则去九幽黄泉,对于我们修士而言,上天不易,入地却不算难,萧煜所建的陵墓就是于人世与九幽黄泉之间,所以此地已经不能算是人世间。”

    冰尘闭目默默感受,果然在四周弥漫着若有若无的死气,而且渐有阴盛阳衰之象。

    青尘轻轻叹息道:“在此陵刚刚建成时,此地还不至于是如此规模,可经过几十年的汇聚地气之后,渐与幽冥阴世相通,以至于阴盛阳衰,不复平衡之象,渐而幻象丛生,就拿我们眼前的这座城池来说,似虚似幻,似真似假,从最初的不过百丈方圆,逐渐扩展为今日与帝都城无异,若想将此地完全破去,就算是天下第一人的秋叶也要折损一成修为,要知道当初碧游岛一战,手持诛仙的公孙仲谋也仅仅是让秋叶折损了两成修为而已。”

    冰尘问道:“那我们该怎么办?”

    青尘平静道:“不要贸然出手,否则引动了整个阵法,虽然谈不上危险二字,但也是一番麻烦,而且此地阴阳颠倒,诡异难测,越往下阴气越重,也就越难以汲取天地元气,所以还是要尽量保存体内气机,毕竟我们不仅仅是进去,还要出来。”

    冰尘嗯了一声。

    此时的城门口、城楼上、城墙上,均是空无一人,两人走过长长的门洞,走入城内,城内仍旧是空无一人,好像这儿就是一座死城。

    冰尘环顾四周,再度开口问道:“我们要去哪儿?”

    青尘一指皇城方向,沉声道:“未央宫。”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