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陵墓九层如冥府
    仅以规模而论,萧皇的明陵仅次于祖龙始皇帝的陵墓。正所谓祖龙扫**,虎视何雄哉,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萧皇虽然没有征调刑徒七十万的手笔,但是征调民夫十余万,甲士十余万,也算是五百年来历代帝王中无人能出其右者。

    明陵分上下两部分,地上部分仿照皇城格局,分内外两城,其中同样设有正殿、寝殿、便殿,并无甚出奇之处,位于封土山腹之下的地下部分才是真正菁华所在,根据寥寥无几的只言片语记载,地下地宫并非一层,而是呈倒三角状,层层往下,共有九层,萧皇和林皇后的棺椁就停在最底层的第九层中。

    有传闻说,陵中颠倒乾坤,化阴为阳,化阳为阴,天在下,地在上,不见天日,鬼现人隐,犹如一片幽冥鬼域。

    {u《唯h?一正)(版,其4x他都y是)2盗i版

    还有传闻说,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中,凡是以上作乱之人,被枭首诛杀之后,尸体亦是被送入明陵之中,使其化作护陵鬼将,生生世世为奴,永世不得超生。

    更为骇人听闻的说法则是隐隐从几位道门大真人那里传出,说萧皇当年骤然驾崩并非是因为寿尽而终,而是坠入魔道,受天劫而亡,这座明陵其实就是仿照道门镇魔井的一座镇压大阵,用来镇压已是化作魔头的萧皇。这个说法倒也不能说是空穴来风,毕竟当年萧皇曾经修炼玄教秘法天魔策,以至于心魔大盛,早在几十年前就数度为心魔所困,而另外一个修炼天魔策之人完颜北月,更是直接分化出一个慕容玄阴,不但使自身难以飞升证道,而且还坐困愁城数十年,若说萧皇被心魔所乘,化作魔头,也不是不可能之事。

    总之各种说法林林总总,在地仙境界的大修士之间流传甚广,让人不知是真是假,只是忌惮朝廷势大,没人敢去梅山一探究竟。

    此时梅山明陵大开,使大雪变为晴日,空中万里无云,陵园中的各种殿宇、城垣、门坊以及道路桥梁上虽然还残留有积雪,但是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看不出半分传闻中的鬼域气象,倒更像是帝都城内的那座巍峨皇城。

    青尘和冰尘并立于此处高空之上,望向脚下的陵园,冰尘略微疑惑道:“都说明陵之中宛若鬼域,可为何此时看来,却没有半分鬼气可言?”

    青尘缓缓道:“有些传言倒也不全是无端猜测,确有几分道理,毕竟当年的道门也派人参与修建此陵,留下只言片语也在情理之中,此地的确是盗取天地造化为己用,以人力建造洞天,从外观望无甚出奇,但内在却是藏须弥于芥子,重塑地水火风,自成一方天地乾坤,不但可混淆天机,还能逆转阴阳,化死为生,已是近乎天上仙人的手段。”

    冰尘略带几分诧异道:“既然能够混淆天机,那么占验之道也是无用,你又是如何知道这些的?”

    青尘轻笑道:“贫道迈出了那一步之后,与天地相感,虽然不能知道此时陵墓中的天机如何,但能隐约看清建造此陵的前因后果。”

    冰尘轻哼一声,不甚相信,只当他不愿完全告知。

    青尘也不计较这些,接着说道:“冰尘师妹,贫道不妨直言相告,贫道最后的飞升契机就在这座帝陵之中,而你苦求不得的诛仙也已经随着徐北游入陵,不知你是否愿意与贫道联手,一起进入其中一探究竟?”

    冰尘沉默不语。

    她已经是地仙十八楼境界不假,又是诸派诸宗中战力可与武修相媲美的剑修,可是有得就有失,武修剑修虽然战力惊人,但是不精通术算一道,不通天机,不晓造化,在这种事情上容易沦为他人手中棋子,这也是为何道门修士始终看不起武修的根本所在,终究是恃力莽夫,只会逞匹夫之勇。而且冰尘早在几十年前就吃过大亏,当时她与青尘共同谋划了太清宫之变,最后事败,青尘一走了之,毫发无损,而她却被投入镇魔井中,受了十年之苦,她一直没能忘却此事,自然对青尘心怀几分忌惮。

    青尘似是知晓冰尘心中所想,淡笑道:“为表诚意,贫道就再与你讲一讲这座陵墓的凶险所在,明陵地宫共分九层,之所以如此,起因是道门六代掌教在其晚年撰写的游记《极西见闻录》中讲述了一个关于极西之地的神话传说,有一个异域神灵,号称众神之王,得天独厚,自诞生起便有神仙威能,除了掌管冥府的冥王以外,所有的异域神灵都臣服于他,于是他决定征讨冥王。冥土有九层,冥王就躲藏在最深处的第九层,神王攻入冥土之后,每攻下一层冥土就要损耗一分修为,当他来到最后一层时,已是元气大伤,结果便是被以逸待劳且占据地利的冥王击败,陨落在冥土之中。”

    冰尘沉默片刻,然后轻笑道:“有点意思。”

    青尘指着脚下的帝陵说道:“所以萧煜就效仿这个故事中的冥王,将自己的陵墓也建造为九层,九层各自分离又共为一体,就算是身怀玲珑塔和都天印的秋叶进入其中,也会如那个故事中的众神之王一般,讨不到半分好。”

    冰尘恍然道:“原来从那时候起,萧煜就已经开始防备秋叶了。”

    青尘淡然道:“帝王用帝王心术,情理之中的事情。”

    接着他又说道:“既然是防备秋叶,那么就算一位地仙十八楼的修士踏足其中,也是危机重重,更甚于祁山巫教祖庭,师妹若是没有贫道的指引,必然要陷于九死一生的境地,而贫道飞升在即,不好太过折损修为,也要借助师妹手中的三尺青锋,故而是合则两利。”

    冰尘想了想,说道:“你我二人联手也并非不可,但要事先定下歃血盟誓。”

    青尘微笑着点点头,说了个好字,然后从袖中取出一道蓝色符篆,“同心符,以心血浇灌之后,连接心弦,同进共退。”

    冰尘盯着这道蓝色符篆,不置可否地沉吟不语。

    青尘也不催促,就这么沉默地等待着她。

    大概一炷香的功夫后,冰尘终于下定决心,点了点头。

    青尘伸出手指,不见任何伤口,却从指尖生生挤出一滴血珠,落入符篆之中消失不见。

    同时冰尘也以断贪嗔在自己的手掌上划出一道伤口,仅仅是流出一滴血珠之后,伤口处便恢复常态,血滴同样落入同心符中。

    蓝色的同心符碎裂成点点蓝色荧光,在两人之间建立起一条淡蓝色的扭带,然后缓缓消失不见,此乃心弦,同心共想的灵犀之弦。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