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章 霜天晓角开帝陵
    徐北游在意识彻底消失之前,脑海中浮光掠影地想过很多,最终定格在了那只剑匣,这只寄托了师父全部期望乃至于承载了整个剑宗的剑匣,可真重啊,背着它也真累啊,有些时候,真不想去管什么剑宗,也不去管什么天下分合,就此沉沉睡去。

    然后他就真的睡去了。

    白光中,剑匣凭空出现在他的身后,然后诛仙和八剑悉数归入剑匣之中。

    冰尘手持断贪嗔向后暴退数百丈,落在一座山头上,望向白色光柱,毫不掩饰脸上的忌惮之色。

    一缕清风拂过,在她身旁多了一位青衣老道人,缓缓说道:“梅山帝陵明面上是以萧霖的景陵为主,实则是以萧煜的明陵为主,勾连方圆千里的地气,自成一方洞天,就是秋叶来了也不敢贸然行事。”

    冰尘没有回头,直接问道:“徐北游为何能引动此地异象?”

    青尘平淡道:“因为贫道在汉水之畔送给他一把钥匙,这把钥匙本应落入李清羽的手中,不过被贫道捷足先登,算是贫道最后的登天契机。”

    冰尘皱了皱眉头,问道:“你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先前明明已经登顶十八楼之上,甚至还引来了劫云天雷,可说收就收,倒是闻所未闻。”

    青尘淡然道:“勉强算是十八楼之上,不过还比不得当年的紫尘和上官仙尘,甚至距离全盛时的秋叶也差了稍许,距离神仙境界还差一个契机。”

    冰尘望向光柱下的梅山帝陵,“你的契机在那座陵中?”

    d看|m正fb版x章k节上iq

    青尘不置可否,伸出手指轻轻一点,“出匣。”

    光柱中,徐北游背后的剑匣震颤不休,片刻后,剑匣大开,有一剑出世。

    不过这次却不是诛仙,而是另外一剑,霜天晓角。

    此剑乃是儒门四十八神剑中所剩无几的四字神剑之一,原为剑宗三大长老张重光的佩剑,在张重光死后,被斩杀了张重光的微尘转赠于萧煜,萧煜将其与佛祖菩提一起留在了汉水下的佛寺中,几经辗转之后,终于是重新回到了徐北游这个剑宗传人的手中。

    徐北游得到霜天晓角之后,发现此剑被人以气机封禁炼化,剑意剑气全无,只是比寻常剑器坚固锋利,如死物一般,没有半分灵性,徐北游解不开上头的封禁,又舍不得将其丢弃,只能放在剑匣中。

    此时此刻,霜天晓角再不复先前的死气沉沉之态,一扫剑上蒙尘,重现光彩。

    青尘望向天幕上的霜天晓角,缓缓说道:“萧氏一门能得天下,绝不是偶然。”

    “萧氏先祖萧霖,扶龙于大郑太祖皇帝,一手创建暗卫府,并参与了两次北伐草原,生国公死郡王,这才有了萧氏一门在大郑一朝的累世荣宠。”

    “到了萧烈这一代,太庙之变,扶灵入宫,自任丞相,挟天子而令诸侯,让大郑的天下支离破碎。”

    “再到萧煜,奋先辈之余烈,入主草原,虎踞西北,南征蜀州,北伐后建,东进入关,南下定鼎,终是一锤定音,有了今日大齐的锦绣江山。”

    话音刚落,分明是一片晴空的明陵上方天幕,骤然响起滚滚雷声。

    冰尘猛然抬头望去,只见那柄霜天晓角正缓缓落下。

    青尘已经说了,这把剑是钥匙,开启梅山陵墓的钥匙,此时它缓缓落下,便是要开启梅山帝陵。

    在那座帝陵中埋葬着的、沉睡着的是大齐的开国帝后二人。

    启运立极光文肃武孝高皇帝,萧煜。

    孝慈文献顺圣高皇后,林银屏。

    ……

    正在前往护陵军大营的皇帝陛下一行人自然也看到了这幕天地异象。

    皇帝陛下轻叹一声,“梅山帝陵被打开了。”

    随侍在皇帝陛下身侧的张百岁眼神森然道:“这帮乱臣贼子竟然敢打扰先帝安宁,当诛!”

    皇帝陛下轻声道:“这倒也不完全是坏事,当年父皇举半个天下之力修建了这座陵墓,内中玄机重重,就算被人打开了,也不是随便什么人就能进去的。”

    张百岁仍是难掩忧虑之色,“陛下,恕老奴直言,此番来人中可没有等闲之人,仅仅是地仙十八楼境界的修士就有三人,若是让他们进入先帝的陵寝,惊扰了先帝安宁,传扬出去,陛下的脸面,以及咱们大齐朝廷的脸面,可就彻底掉在地上了。”

    “朕知道。”萧玄面容平静,“不过这正是当年父皇的用意所在,若是父皇不想他人进入他的陵寝,又何必留有钥匙?”

    张百岁转头望向帝陵方向,欲言又止。

    萧玄继续说道:“有什么话到了护陵军大营再说。”

    ……

    林寒不善于天机数算,当看到那幕天地异象时,不由问道:“那边应该是明陵方向,难道是萧煜让人挖坟掘墓了?”

    萧瑾闭目默算片刻后,睁开眼睛说道:“让你猜对了,的确是梅山帝陵被开启了,原来青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明面上帮我们袭杀萧玄,实则是却是伺机打开梅山帝陵,若无意外,他的飞升契机应该就在帝陵之中。”

    林寒笑问道:“不知我那位姐夫会不会被开棺戮尸?”

    萧瑾摇头轻笑道,“你想多了,那座帝陵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青楼楚馆,凡是敢身入其中的,多半逃不过一个血光之灾。”

    林寒一笑置之。

    萧瑾望向明陵方向,缓缓说道:“太平二十年的时候,萧煜驾崩,我上书请求入京拜祭皇兄,却被那位皇嫂严词申斥,所以我觉得事有蹊跷,想要试探一二,于是让底下的人动用了一些早已准备多时的谋划手段,这才有了所谓的蓝韩党争之事。其实不是我萧瑾的能耐多大,而是人心二字,若是蓝玉和韩瑄两人之间没有朋党之争,那么任凭我如何鼓弄唇舌,又如何能够成事?说到底我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林寒问道:“那徐家?”

    萧瑾轻声道:“徐家的事情有些复杂,你那个姐姐其实是替人背了黑锅,真正要让徐琰去死的,其实另有其人,或者说徐琰有取死之道。”

    至于到底是什么人要让徐琰去死,又是怎样的取死之道,萧瑾没有说,林寒也没有问。

    两人之间有了片刻的沉默。

    稍许之后,林寒问道:“现在梅山帝陵大开,我们过不过去?”

    萧瑾摇头道:“我决定,不动。”

    ……

    徐北游迷迷糊糊之间感觉浑身寒冷无比,如坠冰窖。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身在何方,只感觉周围一片黑暗。

    忽然大地开始颤动,紧接着徐北游的耳边响起了如滚滚闷雷一般的马蹄声。

    徐北游不由地想起了自己以前在丹霞寨古战场中遇到的阴兵。

    下一刻,徐北游猛然惊醒。

    在他眼前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百万阴兵,尽是黑衣黑甲,在徐北游视线的尽头,则是一杆黑底金边的萧字大旗。那年那蝉那把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